◈ 

第一章

薄紗,一臉的不屑:」盧蓮蓮,為何現在回京,難道是你後悔了?
還是你的伯母搜颳了你的財物,你變成身無分文的乞丐了。」
盧蓮蓮一席薄紗裙衣,咬着嘴唇無助的站在畫舫中間。」
不要擺出你那種無辜樣子,想要銀子,可以啊,跳一支舞給你十兩銀子。」
盧蓮蓮聽後紅了眼眶,手臂擺動間,薄紗水袖,魅惑撩人。
周圍的人看的眼睛都直了,顧凌天眼角微微抽搐:」好了,別跳了,傷風敗俗!」
」你要是想當婊子,那你就脫,脫一件衣服,我給你十兩金子!」
瞬間,畫舫上的人驚得目瞪口呆。
顧凌天的好兄弟走上前,給盧蓮蓮披上一件披風:」凌天,玩笑開過了就不好了,小心今天的事情被余小姐知道。」
我站在船門口,安靜的看着裏面的鬧劇。
不知道是不是女人之間的敵意,盧蓮蓮抬頭,看向了門口,一瞬間眼神就鎖定了我。
盧蓮蓮本就柔弱的臉龐更顯蒼白,眼角卻泛出得意的神色,斜眼看我,好似嘲諷—你看,你為了顧凌天做了這麼多事情,可是能挑起他心中漣漪的還是我。
我推開船門,慢慢的走了進去。
聽見門口的動靜,大家都轉頭看過來。
在看見是我時,頓時寂靜無聲。
我看着他們,微笑着問好:」各位玩的如何?
今天可開心?」
」眾位今天敞開玩,畫舫的所有開銷,我已經命丫鬟結算。」
聽到我的話,顧凌天的好友張子秋坐不住了:」晚晚,你不要往心裏去,凌天一直在看歌舞,方才只是一時腦袋沒轉過彎,隨口胡咧咧一句。」
解釋的聲音越來越小,我微笑的聽着,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眼神詢問他為什麼不在解釋了。
張子秋卻撓撓頭,看了一眼顧凌天的背影,暗暗嘆息。
他應該是想起來了,面前的人兒是有多麼的喜歡顧凌天,哪怕顧凌天把天捅出個窟窿,我也會想盡辦法幫他補上。
顧凌天一直保持着拿酒杯的動作,僵硬得坐在座位上,一眼也沒有看我。
我知道,他現在有多麼的緊張。」
沒關係,男人三妻四妾,妻賢夫禍少,這個道理我懂。」
張子秋大口的喘了一下粗氣,顧凌天也放下了酒杯,背影漸漸放鬆。
我拿出懷中的定親玉佩,慢慢的走到盧蓮蓮身前,拉起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