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2023,10、16,距離全球停電還有46天。

趙天明哼着歌來到商務署,臉上掛着慈愛的笑容,給所有遇到的同事打招呼。

生活如此美好,未來將會燦爛,他高興的心情掛滿臉上。

推開厚重的辦公室門,他愣了。

自己的辦公室中,竟然有四個身穿夏安署制服的工作人員。

帶着疑問,他輕聲說道:「敢問各位?」

「趙署長,經上級決定,你即刻放下手頭所有工作,跟我們去學校進修。」來人絲毫不帶感情的敘說,全然是一副命令的口吻。

話音剛落,對方從包中掏出一張紅頭文件。

趙天亮瞪大眼睛仔細查看,的確沒錯,自己職位暫時解除,即刻前往學校進修的通知。

可這學校的名稱讓他實在摸不清頭腦,竟然是坐落在臨河的大夏防禦軍事大學。

那可是座全封閉學校,就連電話都不讓打的。

曾經聽說過,裏面學生的生活就和坐監獄可差不了多少。

抬頭再看看眼前幾人,他基本確定這是真的,弱弱地問道:「我打個電話通知一下家屬可以嗎?」

「不可以,你接下來的去處是絕密。」對方說完馬上做出請的手勢。

趙天明深呼一口氣,我的天海盛宴啊,不知道還能不能趕上,太虧太虧啊。

完全是同一時間,此種場景在臨河市各個官方機構上演。

但凡是署以上的所有單位,一把手突然間全部接到去進修學習的通知。

臨河市官方機構地震了。

而這一切,楚天自然是不知道。

他正向自己的辦公室走去,邊走還邊想,今天的資金凍結應該是可以解除了吧。

接下來,還需要加快實施自己的計劃。

剛進門,他的眼睛突然被人用手捂住。

「你怎麼不猜猜我是誰?」只聽一個悅耳的女聲說話。

楚天沒有馬上掙開,也沒有回答,而是就那麼站着感受溫度,他珍惜還能再一次遇見的機會。

上一次,對方遠在大洋之外,可並沒有回來。

變了,因為自己的穿越,所有事情都有所變化,自己要抓緊時間。

片刻後,聽到一句「沒勁。」女生說話間放開捂着楚天眼睛的手。

眼前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姑娘,烏黑的長髮散落胸前兩邊,光滑的臉蛋微紅,眉很黑,條長的雙眼閃動着爽直的味道。

「天哥,我在外面混不下去了,要來你公司上班。」女孩大眼睛咕溜溜轉着對他說。

少女玉如顏穆凌之名叫張若瑄,說在外面混不下去絕對是假。

她可是臨河市的出名的天才少女,小時候的跳級、特招不談。

就眼下,那也是十九歲的金融、物流、財經三料博士後。

國家拋出橄欖枝,各大企業爭搶的人才,怎麼可能混不下去呢?

心中升起一股感動,憋了半天楚天才說:「楚氏歡迎張總視察。」

楚天緩緩走到沙發前坐下,眼睛溫柔的看着張若瑄。

她出國都四年零三十二天了,再能見到真好。

現在,自己父母失蹤,楚氏員工大批量離職,同行虎視眈眈,公司資產還因故凍結。

如此之大危機下,所有人都不看好自己,紛紛主動離自己遠點。

而這個時候,她卻放棄自己的前程,義無反顧逆流來到身邊。

不管是因為相信,還是因為情感,又或者別的什麼,怎麼可能一點都不受觸動。

張若瑄站他對面轉了兩圈,明顯是配合著楚天的欣賞,片刻後說道:「看看看,看夠了沒有,快說給我個什麼活干。」

「妹妹回家,想幹啥幹啥,家裡還不是隨你的便。」楚天說著站起來走向辦公桌。

感動還有時間,眼下卻真的還有很多事情要干。

一旁的張若瑄頓時撅起了嘴,臉上露出不開心的神色:「我才不要當你的妹妹。」

說著,她走到楚天身邊摟住他的胳膊。

這聲音配合行為,馬上就有了酸酸的感覺,就像是喝了兩瓶老陳醋的勁頭。

「行行,你看你想當啥,隨便你行不?」說著,楚天假裝不經意推開張若瑄的手。

自己畢竟是有未婚妻的人,雖然並不是喜歡的類型。

但父母之言,就算是父母失蹤了,楚天也打算遵守。

「哼,」張若瑄白了楚天一眼,接著說道:「我要給你當女朋友。」

楚天一愣,這丫頭,說話是越來越沒邊沒譜了,她明知道我有父母選好的未婚妻。

尤其還是父母失蹤的情況下,自己不可能會改變婚約。

「行了,大姑娘可開不得這種玩笑,小心以後沒人要你。」楚天輕聲斥責。

張若瑄伸出舌頭扮了個嘴臉,接着改口說:「那我要給你當秘書,還有辦公室,我也要搬進這個房間裏面。」

坐到老闆椅上打開電腦,楚天看着屏幕上的公司財務情況,擺了擺手隨口說道:「你只要別騎我頭上,剩下你想咋就咋。」

要說信任,張若瑄絕對是楚天最相信的人。

張叔妻子早亡,一直就帶着張若瑄住在楚家。

小時候自己不聽話,做了不少調皮的事情,每到爸爸要教訓自己時候,張若瑄哭的比他還凄慘。

以至於,就連爸爸也下不去手。

因為,每打一下就像是打張若瑄一樣,楚天反而是不叫不喊。

也是因為這樣,自己和父母都始終把她當一家人看待。

收起心思,楚天專心分析財務狀況。

流動資金還有一千萬,大型車三百一十輛,小車五百輛,未結算欠款abc萬,其餘房產地皮零零碎碎還有一個億資產。

這就是好兄弟要abc萬買走的全部,雖然並不完全屬於楚天,可他卻佔著百分之七十的股份。

楚天拿起電話:「豐叔叔,你馬上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豐叔叔全名豐自強,五十多歲,跟着楚天他爸一起打江山的老員工,是楚氏集團財務總監。

掛掉電話,楚天看向辦公室那個正打掃衛生的忙碌身影。

這丫頭,看那樣子是真打算給自己當秘書啊,連辦公桌都找人給抬了進來。

一個眾多企業爭搶的優秀人才,屈尊給自己當秘書真的好嗎?

但此時,楚天的心中忍不住升起一種驕傲。

並不是所有人都不信任自己,也並非沒人願意陪自己扛過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