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對方既然這樣的對他不放心,想要錢還如此焦急。

楚天覺得再等下去似乎是自己不太地道。

楚天從來都很怕麻煩,但他並不怕解決麻煩。

因為,只有將麻煩解決掉,才能不再麻煩。

霓虹燈閃爍炫耀奪目,人來人往還熱鬧非凡。

而楚天看到的,是繁榮景象背後的危險,用不了多久的未來,這裡會人人只顧自己活命,秩序在所有人的眼中將不復存在。

未來畢竟還沒有來,現在,首先是要解決眼前。

黑哥王鵬的大本營,知道他的人都清楚,鳳凰鳥夜總會就是地址。

只不過,知道是一回事,但敢於找上門來又是另一回事。

甚至於,王鵬在見到楚天的那一刻自己都不太相信。

小年輕人就是不太靠譜,下午還像個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

而剛到晚上,自己卻屁顛屁顛跑到了他的大本營中。

沒有別的想法,但凡敢來這裡的人都只有一個目的,給他送錢來的,他心裏有些得意。

不管是大廳中搖頭晃腦的那些浪蕩男女,還是他眼前站的筆直的這個富家少爺。

王鵬懷中抱着兩個女人,手上還夾着一個大號雪茄,滿臉橫肉難得的擠出笑臉說道:「小楚同學,我發現你腦袋轉彎很快,這倒讓我有些喜歡你起來。」

包廂里有大漢8個,還都是久經沙場虎背熊腰的大漢。

他們每個人旁邊還待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彷彿是有展現着男人征服的力量。

楚天獨自一人站在他們的對面,徑自說道。「不勞您變心,很快你就會討厭我的。」

「呵呵,」王鵬笑了,這句話差點讓他以為是自己受到了威脅。

但轉念一想,這裡是他的大本營,隨便一吆喝就還能衝進來好幾十人。

這小子,難道是來跟我談判的?

「臭小子,如果你是想談判的話,還是收起你的心思,我黑哥說話從來不打折扣,說多少就是多少。」王鵬翹起二郎腿,恢復了本來的自信。

眼前少年身軀站的筆直,似乎根本就不當回事。

「行,那就按照你說的數字,記好了,不許反悔,每個月一百萬。」楚天說。

王鵬樂了,小年輕就是要敲打,這多好,打一頓不就老實了嗎。

念頭剛剛升起,卻見楚天向他沖了過來。

我尼瑪,逗爺爺玩呢,王鵬大喊:「干他,兄弟們上去給我干他。」

楚天發現自己還有絲絲靈力的時候,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解決王鵬這個麻煩。

藉此機會,他也算是對自己眼前戰力的一個檢驗。

房間中連男帶女總共是16個人,進門之後觀察到,大廳中帶着警惕眼神的黑衣大漢還有43個。

但無所謂,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內,一個人同時可以懟上的最多也就四五個對手而已。

他沒有直接去抓王鵬,雖然在他眼中完全有這個機會。

但是,在還是法制社會的情況下,還能去什麼地方找到這樣一群陪練呢?

放開了打,別打死人就行,對方吃了虧還不會報警。

此刻,楚天渾身上下的經脈中靈力絲絲遊走,帶動着他動作加快,出拳都帶有呼呼風聲。

包間中8個男人將他包圍在裏面,拎着酒瓶棍棒揮舞。

他們非常興奮,好不容易又有了一次在老闆面前表現的機會。

這次一定要好好打,說不定老闆會欣賞自己的能力。

一打四,楚天就算沒有真氣他也有底氣。

因為自己穿越回來前的十年間,他幾乎每天都是逃亡和妖獸戰鬥中度過,就算是沒有修鍊之前,他也能做到

拳腳功夫,比拼的除了體力就是反應。

而楚天有靈力的存在,自身反應和體力又都絕非普通人可比。

他今晚之所以來到王鵬老巢的目的很簡單,有可能的話,打到對方看見自己就腿軟。

實在不行,也能讓對方知道自己並不好惹,輕易別再去楚氏找麻煩。

若對方願意配合,讓阻力變成助力似乎也很不錯。

他清楚,對於王鵬這種人,比的就是誰更狠一些,典型的狠的怕不要命的。

包間內打鬥的聲音驚動了外面,門口出現很多拿着砍刀的大漢。

另一邊王鵬站在沙發上蹦蹦跳跳大喊:「兄弟們上啊,打死他我給十萬,砍他一刀我給五萬。」

為應對砍刀,楚天將不多的靈氣灌輸到雙臂。

雖然還做不到銅牆鐵臂,但萬一要格擋時候,也不至於一下就廢掉。

與此同時,他加快自己出拳揮腿的速度。

不到3分鐘的時間,楚天身邊,先前衝上來的8人此刻全都抱頭或者抱腿,又或者捂着肚子躺到了地上。

這一幕激起了那些砍刀男的凶性,一撥人喊叫着又衝到楚天身邊。

戰鬥是個讓人非常容易專註的行為,此刻的楚天就是。

他的眼前除了打過來的拳腳,腦海中似乎空明到沒有任何別的想法。

以至於,他還需要抽空強迫自己看看王鵬那邊,時不時挪移着打到門口,防止那個傢伙偷偷溜出去。

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楚天卻發現自己的靈力運轉越來越快,好像是熱血一樣。

十幾分鐘過去,包間中已經沒地方下腳,全是人躺地上的嚎叫。

楚天發現,一時間竟沒有人讓他打,可是,他感覺自己渾身還有使不出的力氣。

「來啊,再來啊!」他大喊着,伸手朝門口一堆大漢方向招手。

只見那些人抖抖索索抬腳,又好像忍不住放回原地,眼神看着包間中滿滿一地哀嚎的傷者,再無一人敢衝進包間中。

包間中,9個女人龜縮在一個角落,而王鵬也跌坐沙發上傻眼了。

楚天走到王鵬面前,雙腿還有些顫抖,因為剛才的戰鬥,他還有些激動。

「來,保護費,你剛才說的,100萬。」聲音中帶着粗氣,打倒26人的戰績,他也做不到真沒費力。

只不過,剛才人處於興奮的狀態,似乎沒太大感覺。

王鵬看着眼前這個少年,頭頂直冒虛汗。

雖然他並沒有挨打,但他清楚,接下來若稍微表現不好,挨一頓就像喝一杯一樣簡單。

他不怕疼,可若是在這麼多兄弟面前挨了揍,那以後絕對是有損威嚴。

手顫抖着,王鵬對門口處的兄弟們大喊:「把、把、他們都抬走,你們也滾出去。」

實在是,留下人多了沒用,還要看到自己服軟,不合適啊。

只見,門口處那些人躍躍欲試,眼神看向楚天,卻沒一個人敢進這個包間。

此刻的楚天在他們眼中是個殺神,和平年代,一人揍趴下26個大漢,誰還敢衝上去找揍?

「滾,把這些人抬走。」這時候楚天喊道。

一撥人這才蜂擁而進,飛快的架起躺着的傷者,馬上就又跑了出去。

這一幕看到王鵬眼中,他知道自己完了,只要楚天願意,甚至可以隨時頂替自己的位置。

黑道就是這樣,大家追逐的無非是勢力。

而眼前這二十歲的小伙,也的確是有勢有力,還有讓別人興不起動手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