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那王鵬竟是帶頭束手立在大門前,稍稍彎腰,態度特別卑謙的跟眼前的保安說話。

加快幾步走了過去,張鐵語氣有些不悅的喝道:「黑哥,今天還沒過去,我們說了今天拿錢,絕對會今天拿錢。」

此時的張鐵心中在想,莫不是對方知道我楚氏資產被凍結的事情?

但區區一百萬資金而已,還不至於讓楚氏感到為難。

所以語氣自然不善。

「張總,您放心,我就是帶着錢給天哥送來的,您今天絕對能拿。」對面黑哥臉上陪着笑,聲音還有些低聲下氣。

腦袋不夠用了,張鐵實在是想像不到,對方為什麼會如此客氣。

等等,他說什麼?

「黑哥,你說你是來送錢的?」張鐵詫異的小聲問道。

「快快快」,黑哥對拎着箱子的幾人招手,「快打開給張總看看」

黑衣大漢動作利落,兩個手端着箱子面向張鐵,按下按鈕,箱子嘭的一聲打開。

暈了,箱子中還真是一踏踏鈔票,張鐵看那數額,比說好的一百萬可多了不少。

撓撓腦袋,他覺的自己思維有些不太夠用。

不是自己該給他嗎?怎麼著反而是對方送上門來了?

對了,他剛才好像是叫天哥,有誰敢給臨河市一手遮道的黑哥當哥?

疑惑中,張鐵決定還是先通知下楚天。

「你等等,我請示一下。」他對黑哥王鵬說道。

王鵬腰彎的更低,連連嘟囔:「應該的,應該的!」

太不可思議,這一幕徹底顛覆了張鐵的認知。

黑哥王鵬,不是該動不動就喊打喊殺嗎?就昨天他還是耀武揚威的,這僅僅過去一夜,怎麼凶狼卻變成了綿羊?

他拿出手機給楚天打了過去:「小天,黑哥說是來給你送錢,你看?」

當著王鵬的面,儘管他年齡比王鵬要大一些,但形勢所迫,他也得稱呼黑哥。

「讓他來辦公室找我。」楚天回答。

拿着電話,裏面傳出嘟嘟的聲音,張鐵愣了。

他從楚天的聲音中察覺到的只有平靜,好像是一點都不在乎一樣。

沒有氣憤,也沒有軟弱,甚至都沒有感情,似乎本來就應該這樣。

這絕對不是一個昨天才挨過對方揍,自己還暈了一個小時的人該有的語氣。

剎那間,這個他從小看着長到大的楚天,他覺得似乎自己越來越看不懂了。

他愣神的時間不長,但的確是愣了一下,待他反應過來,心裏馬上有些擔心。

把黑哥這種變化無常的黑道人晾着,對方會不會一氣之下拳腳相加?

他趕忙解釋說:「黑哥,小天請您進去。」

小天是他習慣性叫法,您是尊稱,他清楚自己惹不起黑哥這種人。

「謝張總通報,謝謝!」王鵬說話間還雙手合十感謝。

張鐵徹底凌亂,本來以為是個張牙舞爪的老虎,可突然間發現溫順的就像個小貓,他實在是想不明到底發生了什麼。

但他還是有些不太放心,招呼了幾個身材比較碩壯的保安跟着。

楚天辦公室中,黑哥滿臉堆笑站到楚天面前。

「天哥,這是我給您送來的錢,總共一千二百萬。」王鵬說完話,趕忙招呼其他人把錢放到桌子上打開。

張鐵似乎有些明白,出現這樣的情況肯定是和小天有關。

只不過,這似乎有些太不可思議。

黑哥王鵬,就算是大哥老楚在的時候,雙方頂多也就是井水不犯河水,還沒有聽說整個臨河有誰能讓他如此自降身份。

而小天昨天挨了他們頓揍,今天卻好像翻身成了大哥。

楚天的形象,頓時在張鐵的心中變得神秘起來。

自己從小看着長大的孩子,看到現在有些看不懂了。

也許,真的是自己老了,小天長大了吧。

放下錢,王鵬又拿出張機票,然後領着幾人麻溜的就離開楚氏。

他們走的很快,邊走還邊抬手頭上擦汗,就連王鵬也是小碎步跑起來。

張鐵看到這些有種異樣的感覺,怎麼他們好像是很怕楚天?

轉頭看看小天,氣定神閑彷彿很正常一樣。

唉,世界變化太快,搞不懂啊!

京都,大夏政治中心,所有官方單位集中之地。

附近的商場中,楚天先買了一身衣服,從腳開始,襯衫、西裝都是黑色。

接着找了個能看到外面的飯館,坐在靠窗的地方吃了碗面。

之後,他就在這個地方坐着,一直等到黑夜。

這期間,整個飯店的人好像是就沒發現他一樣,很少有人看向他坐的地方。

就連飯店中的服務員,也基本沒有注意到那裡還坐着個人。

天黑,華燈初上,楚天走出飯店,湧入熱鬧的人群之中。

他不看任何人的面孔,也不與任何人的目光對視,他把自己的全部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自己的真氣上。

在熱鬧之中,這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似乎沒有任何一人能看到或者感受到他的存在。

就連那迎面朝楚天走來的人,如果不是楚天有意避開,那完全有可能直接就迎面撞上。

他周圍左右前後的人群,彷彿是涌動着一股只有楚天能感覺得出來的暗流和張力,悄悄的將那些靠近他的人無形中推開,沒任何人感覺異常。

今天要做的事情風險太大,以至於楚天不得不慎重再慎重,所以他才在人多的地方檢驗一下自己的隱蔽能力。

剛剛築基不久,算是兩隻腳踏入了修仙的門檻。

但他畢竟還不是仙,做不到讓普通人不能發現。

所以,他用靈力包裹住自己的身體,並全身穿成黑色,藉由黑夜的掩護讓別人最小限度的不看到他。

確定萬無一失後,他打了個車去向墓地。

這是座革命公墓,就大夏所有官方機構防禦程度來說,這個地方無疑是最容易進去的。

就這,他還是趁着凌晨四點半時,人們最容易犯困的時間才做出這樣的大膽行為。

進入墓地後,防禦反而是鬆了很多,他一個人隱蔽於夜色中悄悄的一個個尋找碑文。

這還是楚天眼力極好,尤其是築基之後又耳聰目明了許多。

待他找到自己的目標後,也還是用去一個小時。

之後,他蹲在一個墓碑旁邊,端坐身形開始修鍊起來。

當他運起靈氣的剎那,那黑色的身影彷彿隱入到了空氣中,就像先前在飯店時候一樣。

如果不是特意用心觀察,基本沒人會發現他坐在那裡。

他來這裡是為了等人,等一個不認識他,他卻覺得很熟悉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