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震驚我軍婚的老婆成富婆了小說全文閱讀 第2章_安幽小說
◈ 第1章

第2章

「丁大哥,再用點力···」

「快到了快到了,使勁兒···」

屋裡,女人急促中帶着喘息的聲音,令人遐想。

屋外,一群婦女脖子伸的老長,耳朵恨不得貼在牆上。

程景默一身綠色軍裝,身體筆挺的站在門口,面無表情的看了眾人一眼。

眾婦女也看着他,表情古怪的對他一笑,那笑容分明在說:「程副團長,你頭頂比你那軍帽還綠呢!」

一婦女看着程景默站在門口好一會兒沒動,急了,「程副團長,快開門啊!於向念那婆娘已經連着三天帶男人回家了!俗話說捉姦捉雙,要是讓那姦夫跑了,你可就沒理了!」

另一婦女也着急的附和,「就是!程副團長,這次我們給你作證,是於向念那婆娘不知檢點,又懶又凶還偷男人,明天就跟她離婚!」

還有一婦女義憤填膺的說:「我早看出來這婆娘不是好人,平日里用鼻孔看人,逮誰罵誰,我們要趁此機會將這個社會主義的害蟲徹底消滅!」

看着眾人憤憤然的樣子,程景默還是那表情,剛才猶豫的片刻時間,是他在考慮。

要是真是大家說的那種,於向念趁他不在,在家裡偷人,這婚怎麼也得離了!

他抬手剛推開門,那些婦女就爭先恐後的擠進屋裡,然後傻眼了。

卧室里,於向念和丁雲飛兩人一人抬着三門衣櫥的一邊,正使力的往牆角挪着。

她兩鬢流着汗,鵝蛋小臉白裡透紅,雪白的手背上青筋都掙得清晰可見。

程景默最後進的屋,他一米八七的身高,從一眾婦女的頭頂看過去,也看到了卧室的一幕,他緊繃著的臉,緩和了一些。

於向念看到這麼多人突然衝進來,有些驚訝。

更讓她驚訝的是最後進來的那個男人,穿着一身綠色的軍裝,身形修長,小麥膚色的臉龐稜角分明,濃密的眉,深邃的眼睛,挺直的鼻樑,薄薄的唇。

長得特別帥氣不說,他頭頂還飄着一個藍黃色的光圈。

不過就片刻的時間,她面色就恢復平靜。

沒什麼奇怪的,她都能從新世紀穿越到這七十年代,再離譜的事,也能接受!

倒是丁雲飛看到男人後,面色緊張,「程···程副團長。」

於向念聽到這稱呼才反應過來,她那便宜老公回來了!

她馬上眼睛一彎,露出燦爛的笑容,嬌氣的聲音裡帶着點抱怨,「程景默,你怎麼回來也不提前說一聲,早知道我就不麻煩丁大哥了。」

於向念長得漂亮,鵝蛋小臉,膚白唇紅,一雙杏眼含情帶俏的,比畫報上的女人還好看。

再說身材,也是凹凸有致,不像這個年代的其他女人,乾癟癟的。

這麼好看的人,再配上這嬌滴滴的聲音······

眾婦女:「···」呸!臭不要臉!

程景默的眉頭不着痕迹的蹙了一下,於向念的這種語氣讓他起雞皮疙瘩。

他走進卧室,對於向念燦爛的笑容視而不見,說話也沒什麼語氣,「讓開,我來。」

於向念指揮着程景默和丁雲飛,先是挪了三門衣櫥,又挪了床和縫紉機,還有一個裝着被褥的大柜子,卧室里的空間一下子就大出來了許多。

那些本該是進來捉姦的婦女,看着乾淨整潔的卧室,有着當下最時髦的衣櫥和縫紉機,還有那中間綉着一大朵深紅色牡丹花的粉色床單,眼裡流露出羨慕。

這惡婆娘,命咋那麼好呢?

自己娘家人都是當大官的,嫁了個男人也是部隊里最年輕的副團長。

這會兒功夫,丁雲飛心裏已經恢復了鎮定,他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開始攀談起來,「程副團長,你們這次任務順利嗎?」

「嗯。」

看着程景默並沒有交談的意思,丁雲飛訕笑着,「程副團長在外一個月辛苦了,我就不打擾了,有事喊我。」說完就走。

於向念對着丁雲飛的背影,假模假式的喊:「丁大哥,你喝杯水再走。你可真是個熱心腸的人,下次有事還找你幫忙!」

這一嗓子喊得丁雲飛腳步亂了兩步,於向念看着它倉皇而逃的身影,得逞的笑了。

不過她察覺到一道凌冽的視線正審視着她,一轉頭就對上了程景默的目光。

程景默的眼睛特別好看,眼尾微微上揚的桃花眼,褐色的眸子如寒潭般深沉,眼神鋒利冷銳。

於向念擔心他看出什麼,連忙對他一笑,「你肯定還沒吃晚飯吧,我給你煮碗面。」

眾婦女:「···」

這惡婆娘會煮麵?她們可不信!

她們可是聽說了,於向念連灶台的火都不會點。

於向念明媚的笑容像是閃到了的程景默的眼睛,他的眉心跳了跳。

一個月未見於向念,她怎麼變得怪怪的?

的確!眼前的於向念是一個變了芯子的人。

她是三天前穿越過來的。

她原本是一名出色的外科醫生,因為連續做了三台手術,猝死在崗位上,然後就穿越到了同名同姓的原主身上。

原主十九歲,和程景默的婚姻是家裡人安排的,兩人沒感情,結婚半年了,還沒同房過。

原主婚後,被安排在後勤部當倉庫管理員。

後勤部有個丁雲飛,本來和同部門的白梅暗中相戀着,可見到原主後,被原主的美色吸引,又想藉助原主的家庭背景謀個好的前程,便利用工作便利天天追着原主。

原主不知道丁雲飛和白梅的事,一來二去,喜歡上了丁雲飛,天天跟程景默鬧騰。

更甚的是,兩人趁程景默外出執行任務的時候,在家裡鬼混,被突然回來的程景默抓了個現行。

原主離了婚,嫁給丁雲飛,可也身敗名裂。

原主的家人因為這件事,氣得和原主斷絕了關係,自然也不承認這個女婿。

丁雲飛偷雞不成蝕把米,被迫退伍回了老家,他將這些氣全部撒在原主身上,動不動就是一頓打罵。

原主懷孕後才發現丁雲飛還勾搭着白梅,她氣不過找兩人理論。

這兩人擔心**暴露,直接將原主活活悶死丟進深山,連屍首都被野獸啃食了。

程景默則是在離婚後一心搞事業,最後成了部隊里戰功赫赫的陸軍總司令。

可他也沒有再婚,大家都罵原主坑了程景默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