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震驚我軍婚的老婆成富婆了小說全文閱讀 第3章_安幽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於向念去廚房煮麵,程景默還在卧室里,他再次檢查了一遍那些柜子衣櫥的穩定性,確保不管怎麼用力拉拽,都不會倒。

那些婦女也不走,就等着看於向念能煮出什麼面。

幸好,於向念穿來這三天,已經摸索出來怎麼使用這種灶台。

她先是拿起灶台上的火柴划了一根,將乾燥的松毛點燃,又挑了幾根細的乾柴搭在上面。

沒一會兒,乾柴就着火了,於向念又陸續搭上了幾根粗一點的乾柴,這樣灶台的火就燒起來了。

眾婦女互相看了眼。

不就是燒起了火,她們不相信於向念會煮麵!

只見,於向念洗了鍋,又在鍋里放了點水,然後跑去屋外的小院子摘了一個番茄、兩根小蔥,洗好進來。

鍋里的水開了,於向念將番茄放進鍋里燙了一會兒,然後撈起來剝皮,切成小塊。

眾婦女震驚!

番茄還要剝皮?她們都是洗洗就吃了!

於向念又在鍋里放了一勺豬油,油熱後放入兩顆雞蛋煎炒,又放入番茄炒一會兒,最後加水煮一下。

屋子裡一下子就是雞蛋的香味,大家都情不自禁的多吸了兩口氣。

可內心的想法卻是,這個惡婆娘真不是過日子的料,煮碗面放兩個雞蛋和一大勺油,這麼下去,不得把家底都吃空了!

於向念將番茄雞蛋湯鏟到了一個大碗里,又向鍋里加水,水開後煮麵。

面熟後,撈進大碗里,撒上蔥花,一碗色香俱全的面就好了。

眾人聞着這個味,咽了咽口水。

於向念將面端在八仙桌上,對着卧室里還在忙的程景默喊道:「程景默,面好了,快出來吃吧。」

程景默走出來時,他頭頂的光圈已經不見了。

他看着這碗面也是愣了一下。

剛才於向念說要煮麵,他沒拒絕,是不想當著大家的面拂了她的面子。

他以為的面,就是一碗清水煮的素麵,沒想到色澤這麼好,看上去就很好吃的樣子。

他不動聲色的坐在桌前,淺嘗一口。

香味直衝天靈蓋,太好吃了,他忍不住又吃了一大口。

這是他第一次吃於向念做的東西,沒想到這麼好吃。

可她家裡人不是說她啥家務活也不會嗎?

而且,這半年他也是親眼所見,於向念從不進廚房,天天去外面上館子。

他疑惑的抬起頭,就看到了一眾婦女好奇的眼神。

「各位嫂子,你們也吃兩口?」他客氣的說。

眾婦女心裏想吃,表面上擺擺手,「你吃你吃,我們吃過了。」說完,又咽了咽口水。

程景默再次低下頭吃面,五分鐘就將一大碗面吃完了,連湯都喝的一滴不剩。

程景默用實際行動告訴大家這碗面非常好吃,眾婦女有些失望。

於向念內心得意。

她在這裡生活的三天時間裏,這些軍屬見到她就像見到鬼一樣,躲得遠遠的不說,看她的眼神也是嫌惡又害怕的。

背地裡,肯定也沒少罵她!

正得意着,就見門口走進來一個女人,她的頭頂飄着一個暗灰色的光圈。

於向念疑惑,這女人跟程景默什麼關係,怎麼也會有光圈?

這些婦女一看到這個女人就熱情的打招呼,「吳醫生,你怎麼來了?」

吳醫生對大家笑的友好,「我剛才在家屬院幫人看病,聽說程副團長受傷了,我來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

程景默受傷了?

於向念驚訝的看着程景默,可程景默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在正走向他的吳醫生身上。

他臉上還是一成不變的表情,「一點小傷,已經在軍區醫院處理過了,不用看了。」

吳醫生也不勉強,「處理過就好,我剛才聽說時嚇了一跳。你以後執行任務可要小心些。」

幾個婦女小聲議論起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說給於向念聽得。

「你說,要是程副團長娶了吳醫生多好,知冷知熱的。」

「就是,聽說兩人都談婚論嫁了,是這個惡婆娘的父親找了軍區領導,領導非讓程副團長娶的。」

「咱就說,娶這麼個惡婆娘回來,有啥用?家務活一點都不幹,還不讓程副團長碰!」

「······」

於向念懂了,程景默和眼前這個吳醫生兩情相悅,是原主父親拆散鴛鴦,逼着程景默娶了原主。

怪不得,在這個婚姻都是家裡人安排的年代,別的家庭都能正常生活,就程景默和原主結婚這麼久了,還跟陌生人一樣。

原來是,各自的心裏都有人了!

原主父親的做法固然不對,可眼前這兩人也太肆無忌憚。

在這個作風保守的年代,程景默一個已婚男人,他前腳剛回來,前女友後腳就打着看病的幌子登堂入室!

兩人完全不把她這個名正言順的妻子放在眼裡!

於向念決定也「回報」一下這兩人。

「吳醫生,你來的正好,幫我看一下吧。」她「虛弱」的坐在桌前的板凳上。

吳醫生走到兩人面前,聲音和善,「於同志,哪裡不舒服?」

於向念回:「這幾天總是噁心,吃不下東西,頭也悶悶的。」

眾婦女一驚,心裏罵道:這惡婆娘果然偷人了!

吳醫生眼裡閃過緊張,又問:「你記得上次月事的時間嗎?」

於向念擰起眉想了想,「一個多月前吧,我這個一般不太準的。」

「我到底得什麼病了?」她一臉無知的樣子。

「那個···」吳醫生清清嗓子,「你可能懷孕了。」

於向念先是目瞪口呆,然後握起粉拳錘了程景默的胸口一拳,嬌羞的低下頭,「程景默,都怪你···」

眾婦女驚得嘴巴都合不攏了!

這惡婆娘懷的是程副團長的孩子?不是說,她都不給他碰嗎?!

連吳醫生也瞪圓眼看着程景默,程景默眼裡的驚愕和憤怒一閃而過。

於向念果然背着他偷人了!

他可以忍着於向念的驕橫、懶惰、蠻不講理,可她既然跟別的男人······

他成全他們!

一眾婦女還沒緩過神,就被於向念打發出去,「大家先回去吧,我跟程景默需要商量一下孩子的事。」

臨走前,吳醫生深深看了程景默一眼,程景默沒注意這一眼,可於向念卻看到了。

她漫不經心的勾了勾唇角,將眾人送出門,順手將門關上。

「程景默,咱倆雖是家裡人安排的婚姻,沒有感情,你可以提出離婚,但不能出軌!」

於向念目光坦然,理直氣壯,完全不見剛才的半分嬌羞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