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震驚我軍婚的老婆成富婆了小說全文閱讀 第6章_安幽小說
◈ 第5章

第6章

「你們政委辦公室在哪?」分開前,於向念突然說,「我要找你們政委,告張連長家暴。」

程景默只當昨晚是於向念嚇唬張連長隨口說的,想不到她真的要告狀。

「我會跟政委報告的。」他說。

「不用,你們都是戰友,得罪了,以後不好相處。」

「我不怕得罪人,我去找政委說比你去合適。」

於向念有些懷疑的看着程景默。

張連長家暴又不是這一兩天的事,大家都沒向政委報告過,不就是不想得罪人。

但於向念沒說出來。

她想先試探一下程景默,如果張連長沒有得到處理,她再去找政委報告。

「行,那你去說吧。」於向念說。

兩人各自去上班,於向念剛拐過一處房子,就遠遠看見丁雲飛和白梅兩人站在一棵樹下,說著什麼。

她唇角勾起冷笑。

丁雲飛一看見她,就撇下白梅,跑到她面前,「念念!」

於向念忍着噁心,害怕的看了看四周,嬌羞的低下頭,「丁大哥,以後別在外面叫我念念,萬一被人聽見了···」

丁雲飛很男人的說:「念念,咱不怕,我們真心相愛,只要你離婚,我馬上娶你。」

於向念深情的看着他,「丁大哥···你再等我一段時間。」

她那雙眼睛本就生的含情帶俏的,這麼濕漉漉的看着人,丁雲飛的心都發顫。

「念念,我等你!」

話剛說完,白梅也走到了兩人面前,親切的說:「念念,你來了。」

三人說說笑笑的朝後勤部走去。

拐角處的程景默面無表情聽完他們的對話,手指彎了彎又鬆開,最後轉身走了。

他剛才忘記提醒於向念,她昨晚打了張連長,她不是軍人,部隊里雖不會給她什麼處分,但免不了政委會找她談話,讓她有個思想準備。

不想,卻聽到了這樣的對話。

於向念剛坐到位子上沒一會兒,丁雲飛拿着一個飯盒鬼鬼祟祟的進來了。

「念念,我特意去給你買的肉包子。」他說著就將飯盒打開,獻寶一般的端到於向念的面前。

部隊在郊區,他可是出完操後跑到城裡的國營飯店買的,於向念這人嘴巴刁,吃東西挑着呢!

一股肉香味充斥在鼻間,於向念看看飯盒裡又大又白的肉包子,又抬眸深情的看着丁雲飛,「丁大哥,你對我真好!」

「趁熱吃吧。」

於向念痛苦的擰起小臉,「唉,我今早有點犯噁心,聞到這個味就難受。我讓白梅過來吃吧,別浪費了。」

丁雲飛想阻止,可已經來不及了。

於向念話剛說完,就大喊了兩聲,「白梅同志!白梅同志!你過來一下!」

丁雲飛手忙腳亂的將飯盒蓋上,藏在身後,「念念,你別跟她···」

話沒說完,白梅就跑進來了,「念念,你找我?」

於向念笑着說:「丁大哥給我買了肉包子,可我今天有些不舒服,你拿去吃吧。」

丁雲飛和白梅對視了一眼,兩人臉色都變了變。

於向念裝作沒看到,又說:「哎?包子呢?丁大哥,你幹嘛藏起來,你不會是捨不得給她吃吧?我把白梅當成妹妹,你要是對她不好,那我就不理你了。」

丁雲飛將飯盒從身後拿出來,訕笑着遞給白梅,「我哪會捨不得,我是怕包子涼了。」

「白梅,快吃吧。」於向念指了指對面的一個木凳,示意白梅坐那兒吃。

白梅瞪了丁雲飛一眼,接過飯盒坐下吃起來。

她生氣丁雲飛給於向念買包子,不給她買。

也生氣於向念說這些話,好像她吃個包子還是沾了於向念的光。於向念不吃的東西,讓丁雲飛給她吃,她才能吃到。

可肉包子的誘惑實在太大,她聞着那股味都流口水,她也放下臉面吃起來。

白梅也是後勤處的編外人員,工資跟於向念一樣,按理說一個人用是綽綽有餘了。

可她父母都是農民,家裡還有兩個弟弟要養,她每個月都得交給父母15塊錢,只剩3塊錢。

十八九歲的女孩子正是愛美的時候,她這3塊錢要買雪花膏、香皂、布匹各種女孩子的東西,哪捨得花八分錢買肉包子吃。

於向念看着白梅狼吞虎咽的樣子,問:「好吃嗎?」

白梅吃得都忙不上答話,只是點點頭,「嗯嗯!」

於向念苦惱的說:「丁大哥天天給我買肉包子吃,我都吃膩了。」

白梅吃得噎了一口。

丁雲飛居然天天給於向念買肉包子,她可是一次沒吃到!

她抬起頭又瞪了丁雲飛一眼。

「丁大哥,我明天想吃城北那一家的醪糟煮雞蛋,我要吃三個雞蛋,可以嗎?」於向念滿眼期盼的看着丁雲飛。

丁雲飛:「···」

部隊在城南郊區,他要跑到城北。

想了想還是答應了下來,「當然!」

於向念開心的兩眼泛光的看着他,他也看着於向念。

看着兩人深情的對視,白梅忍了又忍,最後站起身來說:「我吃完了,我過去了。」

白梅剛走一小會兒,丁雲飛也說自己有事,連忙走了。

於向念這才憋不住的笑。

不患寡患不均,那兩人肯定得鬧!

果然,後勤部的倉庫後面,白梅委屈的抽抽搭搭的,「丁雲飛,你是不是真喜歡她了?」

丁雲飛連忙解釋,「沒有!梅兒,我早跟你說了,我拉攏她是為了咱倆的以後,我被提拔重用了,你不也跟着享福嗎?」

「可為什麼每天她有肉包子吃,我就沒有?」

「我這不是怕她看見,跟你鬧嗎!我是擔心你!她一個結過婚的人,我哪看得上,我就喜歡你這個善解人意的。」

白梅淚汪汪的看着他,「剛才看見你看她的眼神,就是喜歡!」

丁雲飛想起於向念那雙眼睛,這兩天像是會勾人魂兒一樣。

他又說:「梅兒,我要是喜歡她,還會讓她把她的手錶、單車借給你用?我這是為了你、心疼你!你要是不信,我發誓!」

白梅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銀色手錶,又看看停在倉庫外面的單車。

這些是於向念結婚時的嫁妝,於向念都沒用過,她和丁雲飛兩人就一唱一和的借了過來。

她連忙伸手捂住丁雲飛的嘴,「別發了,我信你。」

丁雲飛順勢抓住她的手,親了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