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震驚我軍婚的老婆成富婆了小說全文閱讀 第9章_安幽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念念、程景默!」

於向念一轉頭就看見一個穿着綠色軍裝的男人,肩上扛着一袋米,一隻手扶着這袋米,手裡還拿着五根糖葫蘆,另一隻手拎着一桶油、一塊五花肉和一袋紅糖。

程景默走出去將男人肩上的米接下,「怎麼又買東西了?」

「又不是給你的,給我妹妹和小傑買的。」

這個男人正是於向念的三哥,於向陽。

說起來,於向念和程景默的婚姻,要拜於向陽所害!

於向陽和程景默兩人都是部隊里的尖兵,程景默甚至在很多方面超出了於向陽。

於向陽心傲氣高的人,自然不服氣,什麼都跟程景默比較,在家裏面提起程景默的次數也多了,於家順心裏也就記下了這個人。

在一次軍區大比武的時候,程景默表現出色,引起了於家順的注意。

一問下屬才知道,這人就是程景默。

於家順就開始暗中關注着程景默,越關注越喜歡,還讓於向陽把程景默約到家裡來吃飯。

這場被家裡人安排的婚姻就這樣開始了。

想到這糟心的婚姻,再看眼前這兩個男人,於向念還沒下去的火燒的更旺了,說話也沒什麼好語氣,「你來幹什麼?」

她這態度反而沒引起於向陽的懷疑。

他妹妹就是這麼傲慢無禮的人!

「嘖!三哥一個多月沒見你,來看看你都不行?」說著將手裡的糖葫蘆遞給於向念,「山楂的、酸棗的,都是你愛吃的,留兩串給小傑。」

「誰愛吃糖葫蘆了!」她又不是小孩!

當看到於向陽滿頭大汗的樣子,她還是伸手接過了糖葫蘆。

於向陽又將手裡的那些東西遞給了程景默,「念念愛吃青椒肉絲,我愛吃紅燒肉,放上點馬鈴薯一起燉!」

程景默睨着他,「你來做?」

於向陽說:「我得跟我妹聊聊,聽聽她是怎麼欺負你的!」

程景默沒再說什麼,拎着油和肉進了廚房,廚房裡傳來了切菜的聲音。

於向念吃着一串酸棗糖葫蘆,「你進去幫他,他都受傷了,還讓他做飯。」

於向陽拉了一把椅子坐下,大大咧咧的說:「不就被捅了一刀,他當時都能追着罪犯跑幾百米將人制服了,這都過了十多天了,做個飯怕什麼!」

於向念說:「他的傷口崩開又流血了。」

「那又怎樣?他就是再中一刀,做個飯也不在話下!」

看着於向陽不為所動的樣子,於向念也勉強不了他,「那下次你被人捅了一刀,也別嬌氣,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於向陽:「···」

不愧是他妹妹說出來的話!

可怎麼感覺有點偏心程景默呢?

於向念吃完一串糖葫蘆,心情好了不少。

她將剩下的四串放進一個搪瓷口缸里,起身去廚房幫忙。

剛走到廚房門口就被於向陽攔住了,「你都懷孕了,哪能做這些事!」

於向念翻了一個白眼,「誰說我懷孕了?!我跟程景默清清白白的!」

於向陽一怔,嘴皮動了動,好一會兒才支吾出幾個字,「是···是丁雲飛的?」

接着,他臉色一變,攥起一隻拳頭打在自己的另一隻手心上,「老子非去弄死他!」

說完,轉身就要去打人!

於向念簡直佩服他的腦迴路,一把拽住他,「我沒懷孕!」

「啊?!」於向陽表情瞬間千變萬化,「那我一大早就聽人說你懷孕了?」

「程景默,我妹到底有沒有懷孕?」於向陽對着站在案板邊,穩如老狗,事不關己的正在切肉的程景默問到。

「我不知道。」程景默回。

於向陽只能又看向於向念,眼裡是疑惑、茫然。

於向念只是看不慣那兩人在她面前恩愛,想給他們添點堵,她還沒想到這些家屬的傳播力這麼大,才一天時間,連於向陽這個不住家屬院的人都知道了。

她很鄭重的說:「真沒懷。」

兩人看不到,程景默在聽到這三個字的時候,眉頭都鬆了下來。

「那怎麼大家都說你懷孕了?」於向陽問。

於向念拉起於向陽來到了堂屋裡,詳細講了一下昨晚的事。

於向陽恍然大悟的點着頭,於向念看出來了,原來於向陽也知道吳醫生,肯定也知道程景默和吳醫生的關係。

看來,那些家屬說的是真的。

可是,原主的記憶里怎麼沒有一點關於吳醫生這個人的情況?

「跟我講講吳醫生的情況。」於向念沒什麼情緒的說。

於向陽撓撓頭說:「我也太了解這個人。聽說是叫吳曉敏,是個下鄉的知青,又是我們政委媳婦的侄女。因為懂一點醫術,家屬院的衛生所缺醫生,就和村裡打了招呼,借到衛生所里,給這些家屬治個頭疼腦熱的小病。」

於向念想試探一下家裡人的態度,便問:「哥,你說要是我跟程景默離婚,怎麼樣?」

於向陽惶恐的瞪大眼,搖着頭,「不怎麼樣,程景默可是咱爸千挑萬選的女婿,你要想離婚,他會打斷你的腿,你忘記你結婚前他說的話了?」

於向念苦惱。

看來,離了婚回家裡是不可能了,她還要躲着點她爸。

小傑這時候回來了,一下子撲進於向陽的懷裡,「向陽叔!」

於向陽抱着他轉了幾圈才放下他,「一個月不見,長高了。」

「我每天都好好吃飯呢!」

於向陽摸摸他的頭,「不錯,快去廚房幫你叔做飯。」

於向念說:「你咋不去?使喚一個小孩。」

於向陽笑笑,「那我也去!」

就這樣,三個男的在廚房忙碌着,於向念頹廢的坐在椅子上等着吃飯,想着離婚後該怎麼辦。

飯做好了,桌上擺了四個菜,紅燒肉、青椒肉絲、涼拌黃瓜和一個青菜湯。

辣椒和黃瓜都是自家小院里種的,很新鮮。

肉是於向陽帶來的,那塊肉估計有四斤左右。

南城是沿海的南方城市,氣溫較高,那肉放到明天早上就會壞。

程景默將肉全部做成了紅燒肉,滿滿一小盆。

這個年代吃的飯還不是純純的白米飯,是摻着玉米磣子一起蒸的,也有的家庭是摻着紅薯、馬鈴薯、高粱等。

在這個一般家庭好幾個月才吃一次肉的年代,這樣的一頓飯算是奢侈了。

可大家都準備吃了才發現,家裡的碗不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