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美好的人生從洗漱開始

第3章 真的別打了

「陛下——」

婁初白剛剛洗漱完就見到了自己多年未見的貼身太監小卓子在外面候着。

小卓子低着頭,似乎是有事稟報。婁初白前世在任務里沒有多關注這個人,只是把那一場任務當作了一場別開生面的角色扮演遊戲罷了。

他只記得這個小卓子素來沉默寡言,現在想來竟連他當時的面容也記不清了,要說唯一讓他記住的一點,便是在天瀾國破後,這個沉默寡言的小卓子替他擋了一劍,也算是愚忠了。

婁初白走到他面前,淡淡的龍涎香籠罩着小卓子,他似乎不明白今日的陛下怎麼不像往日一般暴躁驕橫了。

「抬起頭來。」

小卓子身形一頓,似乎是有些猶豫該不該抬頭。

「朕讓你抬起頭來!」

察覺到靈鳶帝的聲音變冷,想到他往日的暴虐行徑,小卓子嚇得立馬抬起了頭。映入婁初白眼帘的就是一張戰戰克克的小臉,仔細瞧過去五官長得都算上等,但是湊在一起卻又顯得格外平淡。

【嘖嘖嘖,沒想到我身邊還有這樣的潛力股。】

【?】真是讓系統摸不着頭腦。

【你看這五官多好看,就是湊在一起有點平凡,平時給我賞賞眼也不錯。】

【……】就算是系統深知婁初白的本性,也被他此刻的騷言騷語驚到。

【你連太監都不放過!】系統震驚到。

【食色,性也。多看美麗的事物有利於身心健康。】婁初白一本正經地反駁。

【滴——您的系統已下線。】

嘖嘖,真是不禁逗。

小卓子似乎是被婁初白長時間的注視感到縮手縮腳,莫名的他感覺注視着自己的視線如此灼熱,讓他忍不住把身體蜷縮起來。

「什麼事?」婁初白理了理衣襟,越過小太監繼續向前走。

小卓子恭恭敬敬地稟報道:「攝政王在正殿等陛下。」

婁初白推開門,一道人影立在玉案旁邊。那人玄袍玉冠,眉眼朦朧,手中正拿着一把鏤金雲紋扇,正是天瀾人人追捧的攝政王婁湛。

似是察覺了他的視線,婁湛的注意力從玉案上收了回來,直直地對上婁初白。

婁湛眉心一點硃砂,生的雪膚花貌,卻又帶着一抹不容侵犯之勢。硃砂正居額中,明艷不可方物,卻被周身的氣勢所攝,直教人不敢直視。

看到婁初白來了之後,婁湛薄薄的唇色微動勾起一抹淺笑,眉眼間帶着一股和煦。這視線落在婁初白的身上,讓他不由得微微頓住。

這婁湛是天瀾上一代帝王通靈帝婁驍的弟弟,也是九龍奪嫡之戰婁驍唯一剩下的兄弟。通靈帝在婁初白幼時便早早飛升,留下婁初白一個尚且年幼的稚子登上皇位,於是群臣便選了澈王也就是如今的攝政王婁湛處理天瀾大事。

湛者,澈也,清澈之意。只是再晶瑩剔透的寶玉,落在這深宮之中,也免不了被沾染污濁。婁湛素有溫良恭謙的美名,可是婁初白卻知道這天瀾最後城破也有婁湛的手腳在其中。

婁初白在通靈帝還在位時,一出生就被尊為太子,宮中之人莫不貼心愛護,完全沒有現在一般提起靈鳶帝的名字便靜若寒蟬,唯恐多說一句丟了性命的模樣。

自從婁湛接位攝政王以來,雖然他對婁初白要求嚴厲,但實則卻是捧殺對方。

他把婁初白養的愈發的肆無忌憚、飛揚跋扈,婁初白卻還覺得這位皇叔是最愛護自己之人,是這世間自己唯一的親人。

只因婁湛的一句話,便換掉了自己身邊的貼身之人,讓婁湛掌握着他的一舉一動。婁湛一句喜歡,便沒日沒夜苦練畫技,終於在婁湛生辰那天畫出了百花爭艷圖作禮物,自己卻磨破了雙手。

可婁湛只淡淡地道了一聲謝便把畫扔進了庫房,婁初白還欣喜若狂地以為自己討了皇叔的歡心。

【我真傻,真的,我單知道婁湛狼子野心,但我沒想到其實他除了狼子野心——長得還俊。】

【你想幹嘛?】系統感覺聽見這話有些不對勁。

【統~我是不是不用走劇情了?】

不知道為什麼,系統聽見婁初白叫的這個千迴百轉的統~就滲得慌,但它還是回答了。

【你想幹嘛!】

得到系統的肯定,婁初白終於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你說——】

【不、你不行!】

婁初白:【……我還啥都沒說呢。】

系統:【你撅起**我就知道你要拉***】

婁初白:【統,你變粗魯了,你以前不這樣的!】

系統:【那你以前也沒想干這些放飛自我的事。】

婁初白:【這是我自己的身體,所以——】

系統:【你現在是靈鳶帝婁初白,別想了!】

婁初白:【……】他現在有點懷疑係統在整他。

最後還是系統做出了讓步【總之,別崩人設。】

【明白。絕對不崩!】

聽着婁初白信誓旦旦的保證,系統仍舊感到了一絲不安。後來事實證明,婁初白的嘴,騙人的鬼,不僅騙鬼,連繫統都騙!

婁初白沒想到自己重生之後見的第一個人就是婁湛。前世最後一次看見婁湛是在碧海雲天,那副浴血殺神的模樣真真是讓他難忘呢。

當時的婁初白扮演的就是一個對着婁湛傻白甜的傀儡皇帝,事事順着他,事事聽他的話,才能在這個男人面前活下去。

直到最後一刻,見識到這個平日里對他千嬌百寵、溫文爾雅的好皇叔露出了本來面目,婁初白都還不相信婁湛要以天瀾國運作為代價飛升上界,從此逍遙九天外。

不過在真實面目暴露之前,婁湛作為一個好皇叔的作態卻是盡職盡責。

對他這個侄子有求必應,一邊慢慢的用糖衣炮彈腐蝕婁初白的意志,一邊打個棍子給個棗的調教婁初白。導致婁初白對婁湛極為依賴,甚至在婁湛飛升之後性情鬱結,一度想要輕生,這也是造成天瀾國破的重要原因之一。

連君王都不在乎自己的家國,又有何人在意?

婁初白露出一抹笑容,滿心滿眼都是眼前之人,「皇叔。」我的好皇叔,前世你怎麼對我的,我可好好記着呢。

眼前的少年可以說是自己一手養大,當少年像貓兒一樣撒嬌時,就算是平時一貫掛着溫潤假笑的婁湛也忍不住露出一抹真實的笑意。

「初白來了。」眼前的男人清淺的笑容彷彿融化了周身凌厲的氣勢,只剩一片溫和,就像之前一樣,男人說出的每個字都帶着一股文雅之氣。

婁初白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動飛撲到婁湛懷裡,婁湛的眼中閃過一抹異色,隨即伸手安撫婁初白,「初白怎麼了?今日這般粘着皇叔。」

「初白害怕——初白昨日做了噩夢,夢見皇叔不要初白了,初白怎麼求皇叔,皇叔也不理初白!」婁初白整個人都依偎在婁湛懷中,身體還帶着微微的抖動,似乎真的對昨晚的噩夢害怕極了。

當然想皇叔啦,這麼久不見,該好好想想怎麼報復皇叔了。

【美好的一天從美男的懷抱開始。】

系統:【……】

婁湛似感覺到了婁初白的惶恐,一隻手握上婁初白想要安慰一番卻被手中的觸感所驚。婁初白下意識慌忙地把手背在身後,甚至退出了婁湛的懷抱。

婁湛的眼睛微眯,「你的手怎麼了?」

「沒,沒怎麼。」婁初白微微低下頭,有些吞吞吐吐地說著,背後的手始終緊緊地握着,像是怕被眼前的男人發現什麼。

在他眼皮子底下的小孩突然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受了傷,他卻還毫不知情,婁湛覺得自己的威嚴受到了挑戰。

到底是孩子長大了調皮了,還是他這個叔叔沒做好,竟然 讓小孩生出了叛逆的心思。

「初白不聽皇叔的話了嗎?」婁湛逼近小皇帝,看着他因為緊張而繃緊的另一隻手,這隻手瑩白細嫩,彷彿輕輕一折便被拗斷。

「初白是皇叔看着長大的,初白一對皇叔撒謊就不敢看皇叔的眼睛,現在初白就在皇叔面前撒謊呢。」

看着因為這句話,小皇帝猛地抬起的臉,如此近的距離,連對方因為緊張噴洒出來的呼吸都打在他的臉上。

「告訴皇叔,你的手怎麼了?」

婁初白還是不說話。

「既然初白不想說,那定然是宮人沒有照顧好你,皇叔給你換一批好了。」明明嘴裏說著再平凡不過的話,但是婁初白瞬間慌了神。

他清清楚楚地明白婁湛的『換一批人』是什麼意思,婁初白雖然平日養成了刁蠻任性的性格,但卻從未見過血腥之事,更不想因為自己就讓從小服侍的宮人被濫殺。

婁初白在婁湛這句話一說出來就開了口:「別——皇叔,我的手,我的手指是磨破了。」

婁初白看了一眼婁湛,接著說:「是為皇叔準備生辰禮物,所以磨破的。」他的聲音越來越低,彷彿是做了什麼錯事。

再過一個月便是婁湛的生辰,婁初白緊趕慢趕想給婁湛準備一份親手畫的禮物,連日來廢寢忘食,手磨破了也不知。

只可惜,這次婁初白不想跟上一世的劇情一樣默默付出了,既然付出了就要讓他知道,不然這怎麼能體現他對皇叔『真摯的愛意』呢?

【心機白。】系統對他的操作不置可否。

【彼此彼此。】婁初白對系統出爾反爾的重生也表達了相同的敬意。

婁湛的眼睛閃了閃,剛剛緊張的氣氛頓時煙消雲散。這樣一個乖孩子,他可真是喜歡的緊呢,皇兄若是知道自己的兒子這麼聽他的話,想必臉上的表情一定會很好看。

「初白辛苦了。」婁湛輕輕拂過婁初白手上的傷口,眼前的少年臉上瞬間紅了起來,他似乎想把手抽走卻又強忍着任由他撫摸。

「初白怎麼對皇叔這麼好,皇叔都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

少年的身體因為手上的動作,輕輕顫抖,像極了被大灰狼狠狠圍困的小白兔,只能顫抖着等待大灰狼的恩賜。

「是,是初白最喜歡皇叔了,想給皇叔一件稱心的禮物。」

【噗哈哈哈——系統!系統你在嗎!我好癢!!!】

【……】統生艱難,他為什麼會選擇和這樣的宿主一起退休!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