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贅婿逆襲:剛離婚就和校花同居 第10章_安幽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只是,夏小晴進來之後,看到馬桂芳、夏東國和夏輕雪三人坐在飯桌前大眼瞪小眼的,一時間感覺氣氛好像有些不太對。

「額,怎麼了,怎麼都不說話,姐夫人呢?」

夏小晴有些謹慎地坐了下來,這氣氛太不對了。

「你哪來的姐夫?」

馬桂芳臉色極為難看,沒好氣地道。

「什麼哪來的姐夫?葉秋白啊,我的姐夫。」

夏小晴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他已經不是你姐夫了。」

馬桂芳一臉的嫌棄。

「什麼啊?怎麼不是我姐夫了?」

夏小晴一臉懵逼。

「我和他離婚了?他已經離開了。」

夏輕雪臉色冷漠地道。

「什麼?離婚了?」

「姐,你瘋了嗎?你趕他走做什麼,他哪裡得罪你了?」

夏小晴一臉的不解。

「我跟他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我夏輕雪看不上這樣的男人。」

夏輕雪一臉的冷漠。

「不是,我不知道他到底差在哪裡了?他一直勤勤懇懇的,老實本分的。」

「你不會想要和那個林遠結婚吧?姐,你瘋了,那個林遠不是好人。」

夏小晴萬分不解的樣子。

「我從來沒說過要和誰結婚,吃飯。」

夏輕雪臉無表情,搗了搗飯碗。

「天天姐夫姐夫,那個廢物有什麼好的,吃你的飯吧,你姐的事兒,還用你來操心?你這麼稀罕那葉秋白乾嘛?」

馬桂芳沒好氣地道。

「行了,都吃飯,別討論那個外人了。」

夏東國也是說話了。

「你們……」

夏小晴一時間無語了。

「行了,別我們了,吃吧!」

馬桂芳給夏小晴夾了一筷子,想要塞住夏小晴這張嘴。

夏小晴無話可說,下意識吃了一口,只是飯菜一入口,她就表情難看地吐了出來。

「呸……呸呸!這是什麼鬼,今天的飯菜怎麼那麼難吃,搞什麼啊?」

夏小晴一臉痛苦的樣子。

「難吃?怎麼難吃了?今天媽沒空,是你爸做的,湊合著吃吧!」

馬桂芳白了夏小晴一眼。

「媽,你是對自己的廚藝一點數都沒有,你做的比爸的還難吃。不吃了,這日子沒法過了,我自己吃泡麵去。」

夏小晴站了起來,氣嘟嘟地回房去了。

「你這孩子……」

馬桂芳見狀,也是沒辦法。

「真的有那麼難吃嗎?」

馬桂芳有些不相信。

「是有點。」

夏輕雪已經吃了一些,但是沒什麼胃口,勉強能吃,但是這飯菜和葉秋白做的,根本沒法比。

馬桂芳也是嘗了一口。

「呸呸呸……」

飯菜剛入口,她也是吐了出來。

夏東國看到這一幕,也是一臉的無辜,他是廚藝差,但是馬桂芳的廚藝更加差,夏輕雪隨她媽,也差不多的水平。

「夏東國,你搞什麼飛機,連幾個菜都做不好,鹽不要錢嗎?」

馬桂芳直接就是發火了。

「你們是吃慣了那廢物的口味,而且,我一個大男人,總不能整天泡着做飯這個事吧?」

「要不我們把三年前那個做飯的阿姨請回來算了,雖然沒葉秋白做得那麼好吃,但也能吃。」

夏東國有些無語地道。

「人都不知道去哪兒了,你讓我去哪兒找?再說,請保姆不要錢啊?」

馬桂芳大聲吼道,夏東國聞言,只是沉默不說話。

「我吃飽了,先回房。」

夏輕雪站了起來,回房去了。

馬桂芳和夏東國坐在桌前,都沒有什麼好臉色。

「總不能不吃飯,看樣子,請個阿姨吧!」

良久之後,馬桂芳終於是開口了。

「只能是這樣了。」

夏東國也沒有好臉色,看着一桌的飯菜,很是無奈。

夏小晴回到房間,還是一臉的怨氣。

「搞什麼?有什麼了不起的?還不是一個世界的人,真把自己當回事,你清高,你了不起,這個世界沒男人配得上你了。」

夏小晴將自己的東西扔在床上,嘴上還是不停抱怨。

脫掉身上的外衣之後,她直接躺在了床上,拿出了手機,翻出了葉秋白的電話號碼,直接打了過去。

「對不起,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電話那頭,傳來關機的提示音。

「搞什麼啊,怎麼關機了?」

夏小晴又是連續撥了幾次,還是提示關機了。

無奈之下,她只能是發信息了。

「姐夫,你去什麼地方了?怎麼手機都不開機?」

「姐夫,你怎麼了,你沒事吧?你看到信息回復我一下!」

「姐夫,你不會想不開吧,你千萬不要做傻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跟我說……」

「姐夫,你倒是回句話啊,你這樣讓我很擔心你……」

「姐夫?」

「……」

夏小晴連續發了很多信息,具體是多少條信息,她也忘記了。

以前葉秋白的電話,都是24小時暢通的,信息也是秒回,他從來不會搞失蹤,基本上隨叫隨到,事事必有回應。

發了很多信息之後,她終於是停了進來。

或許姐夫是傷心了,不想見到夏家的任何人了,也對,這些年,這個家從來都只把他當外人。

這麼想着,夏小晴站了起來,拿着水杯出門倒杯水降降火。

「葉秋白?葉秋白?給我倒杯水,還有,我要洗腳了,幫我把洗腳水倒好。」

這個時候,房間裏面傳出夏輕雪的聲音。

夏小晴聽到這話語,有些無語。

「葉秋白,你是聾了,還是死了,聽不到我說話嗎?」

聽不到回應,夏輕雪直接從房間氣沖沖地走了出來。

「姐,你瘋了,葉什麼葉秋白?葉秋白不是讓你們趕走了嗎?」

「以後自己端洗腳水吧,或者看看你以後嫁給林遠,林遠願不願意給你端洗腳水。」

夏小晴搖了搖頭,嘆氣道。

夏輕雪聽到這話語,才想起葉秋白已經離開了,一時間一臉的尷尬。

「我……忘了。」

夏輕雪張了張嘴,最後只說出三個字。

「人家好歹是個男人,別整天聾了,死了的,人都是有尊嚴的,天天伺候你們,還挨罵。想必人家現在是感覺解脫了,你們好自為之吧!」

夏小晴喝了一口水,慢悠悠地往自己房間走。

聽到夏小晴的話語,夏輕雪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我是瘋了嗎?葉秋白都走了,我喊什麼葉秋白?真是心力交瘁的一天。」

夏輕雪嘆了一口氣,搖搖頭,也是回房間去了。

回到房間,夏輕雪坐了下來,直接就是疲累地在了桌面上。

幾分鐘之後,她掏出了手機,看着手機出神。

「我……是不是做得太過分了?」

良久之後,夏輕雪才呢喃般說出了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