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贅婿逆襲:剛離婚就和校花同居 第3章_安幽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夏輕雪今天梳起了高高的髮髻,身上穿着一身素白長裙,臉上沒有一點表情,冷若冰霜。

「回家。」

夏輕雪語氣冷漠。

「好。」

葉秋白髮動車子,開了出去。

一路上,兩人並沒有說話,一直以來,他們就是這樣的相處方式。

「下午有時間嗎?」

還是夏輕雪先開口了。

「等下要送小晴去學校,回來之後,就沒什麼事了。」

葉秋白回答道。

「快去快回,回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

夏輕雪冷漠地道。

「好。」

葉秋白應了一聲,還是繼續開着車。

很快,車便是停在了家門口。

「姐,你回來了。」

「姐夫,快快快,送我去學校,來不及了。」

這個時候,夏小晴已經風風火火地從屋裡出來了,徑直就是上了葉秋白的車。

「行,我加快一點速度。」

葉秋白臉上難得有一些笑容,只有和夏小晴相處的時候,他才會有點笑容,因為夏小晴是這個家裡,唯一把他當人看的人。

「嘻嘻,姐夫,你要把我送到校門口哦,我不怕丟人,怕走路。」

夏小晴照了照鏡子,似乎對自己今天的妝容特別滿意。

「好。」

葉秋白只是回答了一個字。

「姐夫,你能不能別總是好好好的,感覺傻傻的。」

夏小晴瞥了一眼葉秋白。

「我不是和你說過,我很多東西,都忘記了。這些年來,我的腦子,都是空空的。」

葉秋白苦笑。

「以前的事情,不記得就不記得了,但是生活是現在的生活,你至少還記得我,所以,你要有點人味,不能總是行屍走肉的樣子。」

夏小晴忍不住吐槽。

「好。」

葉秋白笑了笑,回答道。

「又好?」

夏小晴翻了翻白眼。

「行,可以,我會把你送到校門口。」

葉秋白一臉的苦笑。

「那還差不多。」

對葉秋白反應,夏小晴勉強滿意了。

這一路上,夏小晴的話語很多,吱吱喳喳說個不停,但是葉秋白只是應和。

又是小半個小時,車終於到了江城國立大學附近,葉秋白找了個地方停好車。

「到了。」

葉秋白對夏小晴道。

「怎麼,你不和我下去嗎?這還沒到學校門口呢!」

夏小晴撇了撇小嘴,有些不高興。

「那走吧!」

葉秋白有些無奈。

「嘿嘿,走吧!」

夏小晴這才心滿意足得下了車。

下了車,夏小晴大刺刺地挽住了葉秋白的手臂,葉秋白本能地掙扎了兩下,卻是招來了夏小晴的不滿。

「怕什麼?你是我的姐夫,是我的親人。」

夏小晴嘟了嘟嘴,葉秋白無奈地笑了笑。

「喲,這不是小晴嗎?」

「小晴,你幹嘛又和你的廢物姐夫來學校了,多丟人啊?」

這個時候,一個油頭滑臉的小青年走了上來,一副輕佻的樣子。

「張輝,我和誰來學校,關你什麼事?還有,你說誰是廢物了,你才是廢物,你全家都是廢物。」

夏小晴一聽這話語,就不高興了。

這張輝,是江城張氏地產的少公子,是夏小晴瘋狂的追求者。

「喲,還護着你姐夫呢,你是有多稀罕你這廢物姐夫啊?」

張輝意味深長地看着兩人。

「關你屁事。」

夏小晴一臉的厭惡。

看着張輝擋在自己面前,葉秋白眉頭一皺,兩個字吐出了口:「滾開。」

「呵,滾開?挺厲害啊,一個廢物上門女婿,欠收拾是嗎?」

張輝看了一眼葉秋白,有些意外,不就是一個廢物贅婿,這麼硬氣?說著,他伸手想要去推一把葉秋白。

只是,下一刻。

「咔嚓!」一聲,葉秋白的反應非常快,一把抓住了張輝伸過來的手掌,將他的手掌捏的嘎嘎作響。

「啊!」

張輝連忙露出痛苦的神色,痛呼了一聲。

「我說了,滾開。」

葉秋白冷聲道,說罷,一腳落在張輝肋間,張輝重重地摔出六七米遠,整個人趴在了地上,痛苦得根本起不來。

這一幕,看得夏小晴傻眼了,自己這個一向唯唯諾諾的姐夫,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殺伐果斷了?

今天自家這個姐夫,似乎和往常有些不同了,是比往常更加吸引人了,夏小晴心中嘀咕。

「走吧,送你到校門口。」

葉秋白抓住夏小晴的小手,朝着校門口而去。

「還記得,我以前教你對付色狼的招數吧?用那些招數,保護好自己。」

葉秋白叮囑道。

「當然。可是,姐夫,你怎麼會這些,你的那些招數,真的很好用。」

夏小晴相當驚奇。

「我也不知道,我忘記了,這些招數,彷彿都是我的本能,我以前,好像練過。」

葉秋白搖了搖頭,面無表情地道。

「好吧!」

夏小晴有些無語。

不多時,兩人便是到了校門口。

「我要回去,你姐找我還有事。」

葉秋白對夏小晴道。

「哦,那你開車慢點。」

夏小晴叮囑了一聲。

葉秋白點了點頭,然後才離開。

夏小晴在校門口看着葉秋白上車離開,然後才離開,這個時候,張輝還趴在地上掙扎,根本起不來。

夏家,夏輕雪家中。

此刻,夏輕雪的父親夏東國,母親馬桂芳都是坐在客廳,彷彿在等待着什麼,夏輕雪從房間走出來,將一份文件放在了桌面上。

「那個吃軟飯的,怎麼還沒回來?」

馬桂芳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應該很快就回來了,他送小晴上學去了。」

夏輕雪冷漠地道。

「離了也好,輕雪,你和林遠才是門當戶對的一對,人家林遠是留學生,家境還這麼好,和葉秋白結婚這麼多年,也是委屈你了。」

夏東國頗為感嘆地道。

夏輕雪聞言,只是沉默不語。

片刻之後,門外傳來汽車的聲音,葉秋白走了進來。

「爸、媽,輕雪,我回來了。」

葉秋白走進來,看到一家子都在,有些錯愕。

「葉秋白,坐吧!」

夏輕雪指了指自己對面的位置,對葉秋白道。

葉秋白坐在了夏輕雪的對面,一時間,感覺氣氛有些微妙。

「葉秋白,我們離婚吧!」

夏輕雪直視葉秋白,臉色冷漠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