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贅婿逆襲:剛離婚就和校花同居 第4章_安幽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好。」

葉秋白幾乎沒有思索,很是利索地回答道。

夏輕雪聞言,卻狠狠地皺了一下眉頭,想不到葉秋白能答應得爽快,作為一個做上門女婿討生活的廢物,不應該哀求着自己不要拋棄他嗎?

葉秋白的答案,顯然讓夏輕雪很不滿意。

「葉秋白,輕雪和你離婚,你不會從這個家裡分到一分錢,這些年,你給我們家輕雪丟人已經丟的夠多的了。」

夏輕雪的母親馬桂芳臉色極為難看。

面對馬桂芳的話語,葉秋白似乎根本沒有在意一樣,他花了十秒不到過了一遍離婚協議,然後在簽名的地方,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能帶走我房間裏面,我師父的靈牌嗎?」

在離婚協議上簽字之後,葉秋白抬頭問道。

「可以。」

夏輕雪回答得也利索。

「謝謝。」

葉秋白不咸不淡地應了一句,然後朝着自己的房間去了。

片刻之後,葉秋白抱着自己師父的靈牌走了出來,出門之前,他朝着屋裡微微鞠躬了一下,然後抱着靈牌離開了。

「輕雪,我看他就是個傻子,這些年,讓他幹什麼就幹什麼,跟個機械人一樣。」

馬桂芳尖酸刻薄地道。

「別管這麼多了,反正丟掉了這麼個拖油瓶,我們輕雪,以後再也不會被別人嚼舌頭了。」

夏東國輕呼了一口氣,如蒙大赦。

只是此刻,夏輕雪眉頭輕皺,離婚是她這些年來日日夜夜都想的事情,但是這事情到來之後,她卻是感覺無比失落。

這麼想着,她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走出夏家的門口,葉秋白轉頭看了看這個自己生活了三年的地方,沒有多少留戀。

他朝着前面的馬路走去,漫無目的,他不知道離開了夏家之後,自己的下一站是什麼地方,但是總比待在夏家這個地方要好。

只是,當他走到馬路路口的時候,一輛瑪莎拉蒂已經在路邊等着了。

瑪莎拉蒂旁,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和一個妙齡少女站在路口的大樹下,少女穿着一身得體的長裙,斯斯文文的樣子,模樣極美,頗有鄰家妹妹的氣質。

起初,葉秋白還沒注意太多,等他走近了一些,老人和少女主動朝着他走了過來。

「請問是葉秋白葉先生嗎?」

老人率先開口了。

「不錯,你們是誰?」

葉秋白滿臉的疑惑,眼神在少女身上多停留了片刻,因為這個少女實在是太讓人驚艷了。

「那就沒錯了。葉先生,看來今天就是你離開夏家日子了,我沒有遲到吧,我來接你了。」

頭髮花白的老人笑呵呵道。

「接我?」

葉秋白眉頭一皺。

「我是尊師生前的故人,鍾雲海,尊師早知你會選擇離開夏家,我受尊師所託,在你離開夏家之後,給你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哦,對了,這個是我的小孫女鍾靈曦,今年十八歲,現在在江城國立大學讀書。」

頭髮花白的男人笑着回答道,順便介紹了一下自己身邊亭亭玉立的少女。

「秋白哥哥好。」

少女甜甜的喊了一聲,葉秋白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最了解我的人,還是師父他老人家。」

「可是,我又是誰?我以前,是個怎樣的人?」

葉秋白先是苦笑一聲,隨後眉頭微皺。

「要不,我們上車說?」

鍾雲海微微一笑,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葉秋白看了看眾人,不疑有他,便是一頭鑽進了車,自己現在還不知道何去何從,不如就相信這些一次。

現在自己的實力已經恢復,就算這些人有什麼企圖,也不見得能把自己怎麼樣。

葉秋白上了車,和鍾靈曦坐在了後排,瑪莎拉蒂總裁開了出去。

「葉先生,你覺得我這孫女怎麼樣?」

鍾雲海開口第一句話便是問道。

葉秋白聞言,有些詫異,本能地看了看旁邊的鐘靈曦。

察覺到葉秋白的目光,鍾靈曦本能的低了低頭,俏臉上浮現一抹羞紅。

「很好。」

葉秋白只是道。

「葉先生年紀也不小了,是時候成家立室了。」

鍾雲海哈哈一笑,爽朗地道。

「我這剛離婚。」

葉秋白滿心的疑惑,這是什麼意思,讓我和你孫女結婚嗎?而且,他前一秒才簽下了離婚協議,這也太快了點不是?

「哈哈哈……這有什麼關係嗎?夏家的女人,根本配不上葉先生。」

鍾雲海又是哈哈一笑。

「我們現在要去什麼地方?」

葉秋白感覺鍾雲海話裡有話,於是故意岔開話題。

「去我家,他生前讓我幫忙給你交代一些東西。」

鍾雲海回答道。

「好。」

葉秋白應了一聲,他眉頭輕皺,師父到底會給自己留下什麼東西。

「秋白哥哥,離婚並不是什麼大事情,你也不要太過傷心。夏家有眼無珠,這些年,如果不是你,他們夏家又算得了什麼?」

鍾靈曦羞澀地看了一眼葉秋白,然後微微低了一下頭,似乎不敢面對葉秋白的目光。

「是嗎?所以,你們知道很多關於我的事情?」

葉秋白看向鍾靈曦。

「靈曦,不要多嘴。」

鍾雲海看了一眼鍾靈曦,警告的意味很明顯,鍾靈曦聞言,只是微微低頭,也沒有多說什麼。

這接下來,三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着,葉秋白滿心疑問,但是從鍾靈曦和鍾雲海口中,並沒有得到太多的有用的信息。

葉秋白鑒於此,也沒有試探太多,師父封印自己的實力和記憶,肯定有他的原因,自己何必打探太多。

或許,順其自然,自己的記憶,慢慢就會恢復了。而且,他發現,現在能記起來的東西,已經越來越多了,只是都是一些邊邊角角的東西。

小半個小時過去,鍾雲海的車開進了一個豪華別墅小區,在一座獨棟別墅前停了下來。

「葉先生,請吧!」

鍾雲海下車,親自為葉秋白打開了車門。

三人進入了別墅的大廳,別墅內里的裝修可以說相當豪華,葉秋白初看時,也是被震撼到了。

由此可見,這個鐘雲海的身份,相當不簡單,只是,他根本不記得師父有個叫鍾雲海的朋友了。

「葉先生,現在你現在離開葉家了,遵照尊師的囑咐,我會給你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請問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鍾雲海給葉秋白倒了一杯水,意有所指地問道。

「我需要一份工作,一個住處,僅此而已。當然,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把關於我和我師父的所有事情,都和我說一下。」

葉秋白喝了一口水,淡定地回答道。

「這個,葉先生,根據尊師的囑咐,關於你和尊師的事情,我不能告訴你。我那故友說了,順其自然,等你自己慢慢想起,對你的身體和精神都有好處。」

鍾雲海眉頭一皺,有些為難的樣子。

說罷,他走到一個柜子之中,將一個木盒鄭重其事的捧了出來。

「葉先生,這個盒子,是尊師生前所留,說是如果你離開了夏家,就把這個盒子轉交給你。」

看到盒子的時候,葉秋白愣了一下,隨即眉頭一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