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贅婿逆襲:剛離婚就和校花同居 第5章_安幽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這裏面,是我的東西,我能感受到。」

葉秋白木盒打開,發現裏面裝着的,是一把匕首,只是刀身被麻布包裹着,只露出一個刀把。

葉秋白鄭重地將麻布打開,匕首露出雪白的刀刃,刀刃上反射出來的光芒,有些刺眼,而且有種讓人震懾的感覺。

他握住了匕首,匕首的刀柄上,傳來一股溫熱的感覺,這是一種熟悉的感覺,這把匕首本來就是他的東西,再次觸碰這一柄武器的時候,他有種融為一體的親切感。

「葉先生,根據尊師所說,這是你以前隨身攜帶的防身武器。」

鍾雲海又是說道。

「防身武器?」葉秋白眉頭輕皺,搖了搖頭,又道:「既然是防身武器,殺氣怎麼會這麼重?」

聽了葉秋白的話語,鍾雲海愣了一下,什麼殺氣之類的,他根本感受不到,只是看到這把匕首的時候,他確實是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這是師父留給我的,我現在是可以帶走是吧?」

葉秋白繼續問道。

「當然。還有,這盒子裏面,還有一封信,葉先生,你也看看。」

鍾雲海將信雙手奉上,葉秋白看了一眼鍾雲海,打開了信封,他眉頭輕皺,看了看。

「老師?」

葉秋白看了一陣子之後,頗為驚訝。

「老師?什麼老師?」

鍾雲海疑惑地問道,葉秋白是個很沉穩的人,能露出那麼驚訝的表情,肯定是看到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此刻,鍾雲海相當好奇。

「我師父讓我離開夏家之後,就去江城國立大學做老師?。」

葉秋白沉靜了片刻,順手將信給了鍾雲海看。

「江城國立大學,不就是我現在在讀的大學嗎?」

這個時候,一直沒有說話鍾靈曦開口了,她的美眸之中閃過一抹光亮。

「這……葉先生,江城國立大學是我們國家一流的頂級綜合性大學,那裡的老師教授,起碼博士起步。就算是掃地的阿姨,也是本科學歷。校長劉國棟,在我國醫學界是泰山北斗的存在。」

鍾雲海知道葉秋白的身份不簡單,但是無論怎麼看,他都看不出來葉秋白還能去江城國立大學這樣的地方做老師,太不可思議了。

「我也覺得不太適合。」

葉秋白苦笑。

「秋白哥哥,你師父他老人家這麼安排,肯定有他的道理,你去江城國立大學做個體育老師也不錯。」

鍾靈曦眼神一陣飄忽,心中不知道盤算着什麼。

「小曦說得有道理,令師尊這麼安排,肯定有他的理由。」

「剛好,我和江城國立大學的劉校長有些交情,明天我帶你去走一趟,看看是個什麼情況。讓他給你安排一個職位,應該問題不大。」

鍾雲海沉思了片刻之後,當即下了決定。

「也好,那就先謝謝你們了,這接下來,我需要一個安身之所……」

葉秋白欲言又止,別人已經幫了自己很多,繼續提要求的話,他感覺多少有點不地道。

但是現在,也實在是沒有什麼辦法了。

「這個,葉先生,你和我們住在一起就好了,小曦的爸媽不在江城,家裡只有我和小曦,你也搬進來就好。」

鍾雲海的話語,又是讓葉秋白愣了一下。

「老爺子,這恐怕不太好,你們給我找個單身公寓什麼的就好。」

「額,單身公寓……」

一聽這話語,鍾雲海有些為難,本來是想着讓葉秋白住到自家,然後好近水樓台先得月的。

「秋白哥哥,我平時讀書學習的地方,可以借給你住,三房一廳,環境很不錯,我也只是偶爾回過去,大多數時間,還是在爺爺這邊。」

鍾靈曦俏臉有些羞紅,那個地方,是自己私人的地方,除了家人之外,沒有其他男人進去過。

「這個倒是可以,等我賺了錢,會給你們付房租。」

葉秋白想了想,答應下來。

「不用不用,錢不錢的真的不用。」

鍾靈曦一聽,連連擺手。

「就先這麼決定吧!」

葉秋白也不容鍾靈曦拒絕。

「葉先生,要不這樣吧?小曦一個人在江城國立大學上學,我也不放心。你只要保護好小曦的安全,每天接送她上下學,作為交換,這吃喝住行,我們就全包了。」

鍾雲海摸了摸下巴,計上心來,如此自己孫女和葉秋白相處的時間就會更多,搞不好就近水樓台先得月了。

「這樣,也好。」

葉秋白頓了一下,細細一想,便是答應了下來。

「那就這麼說好了。明天,我就和你一起去江城國立大學見一見校長劉國棟。現在的話,你和小曦先去住的地方看看。」

見葉秋白答應,鍾雲海相當高興。

「小曦,你帶他去一下,好好安頓好你的秋白哥哥。」

鍾雲海看向鍾雲曦,吩咐道。

「爺爺放心,交給我好了,秋白哥哥,走吧!」

鍾靈曦嫣然一笑,有些高興,一把挽住葉秋白的胳膊,就是拖着葉秋白往外走了。

葉秋白沒辦法,只能字任由鍾靈曦擺布。

看着兩人雙雙離去,鍾雲海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

關於葉秋白身份,他知道一些,但並不是很多。但是那個人的徒弟,又豈會是一般人?

如果自己的孫女,也尋得這麼一個如意郎君,那就簡直就不要太完美了。

這麼想着,他撥通了電話。

「喂,秘書處嗎?通知各大部門,和夏家的那些合作,能結束的,就全部結束掉吧!然後,以往,我們給夏家的讓利,也全部收回。」

「以後和夏家的合作,就按照一般的商業合作處理,公事公辦,甚至不合作也可以。」

「和夏家的合作等級,也降為普通等級。」

鍾雲海語氣冷漠地道。

「那個,董事長,你是認真的嗎?」

電話那頭聽到這話語,顯然是愣了一下。

「當然,你們不是一直覺得,和夏家的項目,我們出讓了太多的利益嗎?現在好了,一切恢復正常。我們創生集團,要把全部我們應該賺的錢,都賺了。」

「還有,半個小時之內,我會到集團總部。一個小時之後,召開管理層會議。集團所有高層,管理層都必須到。」

鍾雲海相當肯定地道。

「好的好的,董事長,我現在就去通知各大部門的主管。」

電話那頭連連應道,鍾雲海又是囑咐了幾句,才心滿意足地掛了電話。

離開了別墅之後,葉秋白便是被鍾靈曦拉着去了地下停車庫。

這地下停車庫之中,有數十輛車,最次的都是百萬級別的豪車,不可謂不財大氣粗。

「秋白哥哥,你好像很不高興的樣子。婚姻巨變,確實讓人難以接受。但是秋白哥哥這麼優秀,以後肯定會遇到更好的女人。」

鍾靈曦挽着葉秋白的手臂,胸前的小有規模有意無意地蹭着葉秋白的手臂,讓得葉秋白有些無所適從。

他甚至和自己名義上的妻子都沒有這麼近距離的接觸過。

「謝謝你,我沒事。」

葉秋白苦笑一聲。

「秋白哥哥,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鍾靈曦鬆開了葉秋白的手臂,動作和語氣上,都是有些拘謹。

「嗯?什麼問題?」

葉秋白本能地問道。

「你……你覺得我怎麼樣?」

鍾靈曦咬了咬貝唇,鼓足勇氣說了出來,這話語說出來的時候,她已經滿臉通紅,一隻小手,死死地抓住自己的衣角,內心忐忑,小鹿亂撞。

她並不是一個性格強勢的人,但是此刻卻問出這樣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