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誅神:亂世帝王抉擇第1章 父親的遺言在線免費閱讀

誅神:亂世帝王抉擇第2章 閣中仙女在線免費閱讀

人的命運,也許在某一天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無恙,有件事我一直瞞着你。」躺在床上的宗丙籍微閉着眼虛弱的說,也就不過五十幾歲的年紀,卻形如枯槁,看樣子不久於人世了。

「你是皇室血脈,現在東炎帝國的皇帝是你四叔。」

「爹,你還是多休息吧。」宗無恙跪坐在床邊,有點哭腔的答着話,他以為自己父親大限之期已到在說胡話了。

「我時間不多了,今天要是不說出來,這些事真就爛在肚子里了。」宗丙籍接著說。

「你是伊祁家的人,從小被人奪了血脈相傳的離火,所以沒有元力,體弱多病,我給你取名宗無恙也是希望你無病無災。現在你的身體雖然好了一些,但是如果尋不回本命離火,大概沒幾年也快要死掉了。」宗無恙聽着父親斷斷續續的說著遺言,一時間雲里霧裡。

「知行院的機密檔案有線索,戴上這個,去找鬼車幫你,切記你的身世不要告訴任何人。」宗丙籍顫巍巍的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樣物件,宗無恙接過一看是一個黑色玉質吊墜,形狀奇特,上面雕花複雜來不及細細琢磨,入手溫涼絕不是凡品。

宗無恙應聲把吊墜戴在脖子上,父親這斷斷續續的話真叫人摸不着頭腦,他十五歲的年紀雖然比常人成熟些,但是被父親這麼一通亂講直接懵在當場。

「你去換夫人和祺兒進來,我有話交代。」宗丙籍眼見說話的力氣越來越小。

宗無恙雖然還想再多問問,但是看父親有進氣沒出氣,趕緊退出屋外,把夫人和弟弟宗祺叫了進去。

宗無恙在門外回憶着剛剛宗丙籍講過的話,自己是皇家的人,尋回本命離火不然就要死,去知行院找鬼車幫忙。這便是他能提煉出的有用信息。

不多時,嚎啕哭聲自屋內傳出,宗無恙聽見趕緊沖了進去。

宗丙籍離世了。

一連十日,夫人哭成個淚人,肉眼可見的消瘦,本是風韻獨具的中年美婦,如今已經大失顏色。治喪結束後,夫人把宗無恙宗祺兩兄弟叫在一起。

「老爺遺願,宗家上下暫時由我打理,待祺兒成年則交由祺兒,無恙明日啟程去知行院。」

夫人是宗丙籍正室,宗祺是夫人親生,與宗無恙同齡小几月。宗丙籍一直說宗無恙是自己的私生子,但是夫人對宗無恙還算不錯。

宗無恙沒想到夫人讓自己明天就走,想要問個詳細。夫人擺了擺手,憔悴的把兄弟二人遣走了,再不多說一句話,只是塞給了宗無恙一卷東西,打開一看赫然寫着『知行院入院通知函』幾個字。

「宗祺,你元力修鍊目前進境如何?」宗無恙問宗祺。

「快接近『及物』境界。」宗祺不知道宗無恙為什麼要這麼問,只是如實回答。

「你這修鍊進境比旁人如何?」宗無恙接着問。

「起勢、及物、化形、天然、入微、裂空、自在、念動、歸一,我十五歲年紀到了及物境界,應該算快的了。」宗祺有點自豪的樣子。

「那我的修鍊如何?」

「你自幼沒有元力,哪來的進境。」

「那知行院又是何處?」

「是元力進修之地。」

「既然那知行院是元力進修之地,而你的天賦又勝於旁人,為什麼爹和夫人要送我進那知行院?」宗無恙終於發出了最終的疑問。

「是啊,大哥你去能幹什麼呢?」宗祺這人大大咧咧不會思考過多,如今才恍然大悟道。

宗無恙不再言語了,現在想想,父親臨走前的遺言也許是真的。

他自己就快要死了。

想到這裡,宗無恙渾身一陣惡寒。

知行院位於東炎帝國西境關口——長峽關內,去知行院的路,乘船輾轉也就不到一天的時間。宗無恙一路上想着,自己十五年人生都算平淡,宗府上下都很融洽,這短短十幾日,彷彿天翻地覆一般。

知行院很大,好像一座宮殿。

宗無恙駐足在恢弘的建筑前,顯得自己很渺小。入院手續很順利,拿着夫人交予的入院函,只需在名錄上籤個名字便由專人領着進入了專屬的寢室。宗無恙顧不上安頓,就出了門。

知行院雖然大,人卻稀少。現在也來不及欣賞建築之美,宗無恙只想着快點找到那鬼車。鬼車,鬼車,這名字聽起來就不太靠譜,希望真有此人吧。

偌大的知行院,找一個人談何容易。

宗無恙漫無目的的轉着,看到這裡把院長和老師的信息都刻在了牆上。這要是誰被換掉了難道還要拆牆不成,宗無恙瞎琢磨着。密密麻麻的字從頭看到尾,也沒有鬼車二字。

看來鬼車不是老師,也定然不是學生,也許是外號?

「請問你認識鬼車嗎?」無奈的宗無恙只得見人就問一下。

「你在鬼扯什麼啊?」多半是被人白眼。

問了幾個人之後,宗無恙也放棄了,一來是沒人知道,二來他還真怕萬一有別的牽扯,畢竟這件事也應該保密。

宗無恙突然想到父親給自己的玉墜,當下便有了主意。

知行院門口的公告欄上,多了一頁紙。「失物招領,如有拾到此物者,送到×房間,有重謝,署名宗無恙」,然後就是一幅畫,黑色的吊墜形狀奇特,其上還有些模糊的雕花。

宗無恙很滿意自己的繪畫作品,既畫出了大概的特徵,又不至過於精細。熟悉玉墜的人可以一眼看出,不熟悉的人也研究不出其他信息。這樣總歸可以找到鬼車了。

做完一切,天色也暗淡下來,宗無恙便回到房間沉沉的睡去了,一日奔波着實有些疲累。

夜晚,整個知行院都安靜了下來,月光灑進了屋子,宗無恙睡得正香。突然只覺得脖頸上一道涼意,宗無恙猛然驚醒,身體卻已被制住。睜開眼睛看到一個黑影正在身前,一把匕首正抵在下頜。

驚魂未定之際,一個故作嘶啞的聲音響起。

「宗丙籍是你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