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誅神:亂世帝王抉擇第6章 白衣莫成君在線免費閱讀

誅神:亂世帝王抉擇第7章 通馳國在線免費閱讀

「卓院長,我家張功銘在你這知行院里被打成那個樣子,你要如何解釋啊?」 一個身披重鎧的高大男人站在卓心遠的書桌對面,身姿高大挺拔,氣場非凡,身上不自覺流露出來的肅殺氣息就好像一個殺神。

「張將軍,貴公子並無大礙,休養了這幾天已經沒什麼事了。」卓心遠對殺神恭敬的笑着,不過言語上卻是不卑不亢。

「難道非要等到出了什麼事,我平了你這知行院不成?」殺神顯然並不滿意卓心遠的回答。

「張將軍,這知行院可是先帝下令創建,可不好亂講啊。」卓心遠把皇帝搬了出來,這樣氣勢上就輸了一籌了。

「你打算怎麼處置那打傷我兒子的人?」殺神步步緊逼。

「學生之間切磋,勝負本就在五五之數,張公子又沒什麼事,我也不好處置誰啊。」卓心遠到底是氣勢上差了一些,他此時心裏還惦記着青鸞小姐的囑託,但是又不想得罪眼前這位大將軍。

「好,你不處置,我親自去處置!」張將軍畢竟是殺伐之人,也不想再跟卓心遠扯皮了,說完轉身就走。

「張將軍,不要動怒啊。」卓心遠很敷衍的阻攔着,然而卻沒有什麼實際的動作。相比於青鸞小姐的囑託,他大概還是更在乎眼前這位將軍吧,畢竟青鸞小姐行動被制,也難以知道這外界的事情。

宗無恙,惹誰不好,你非要惹這麼個護犢子的主兒,自求多福吧。卓心遠心裏暗嘆道。

一連幾日,宗無恙都在天字三號如常修行。

幾日都沒見到那張功銘,鬼車的出手果然還是太重了,希望不會打壞掉,畢竟宗無恙也不想事情搞得太大。

也沒見到段修老師,他自那天給宗無恙戴上肌肉鬆弛裝置後就再也沒出現過。好像消失了一樣,不過看其他同學的樣子,他們並不在意,大概段修老師消失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出現了。

幾日來,宗無恙一直都在竭力控制那絲元力的運轉,慢慢的已經摸清了那種平衡。來自元力運行速度與肌肉鬆弛裝置之間微妙的平衡,保持在反噬的邊緣,那種經絡內外的神奇共鳴,使得自己的經絡彷彿越發的堅韌了。

這幾日鬼車一直都沒有再出現過,但是宗無恙卻一直感覺有人在注視着自己,沒有什麼敵意的注視。

宗無恙正在天子三號班一處角落,盤膝而坐調理着自己的精神,他發現通過這幾日的修鍊,他的精神力好像也在變得強大。

「哪個是宗無恙,站出來!」一聲斷喝響起,天子三號班的學生都循聲望了過去,一個身披鎧甲的高大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這裡。他的身後還跟着一票人馬,一個個舉手投足間透着隱隱殺氣,一眼便知都是久經沙場之人。這殺伐的氣勢一下子就鎮住了所有人,有定力稍弱者已經雙腿微微顫抖起來。

宗無恙聽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不明所以的睜開了眼睛,看到眼前景象心裏就知道了個大概。那個張功銘不是說自己的老子是長峽關守將嗎,這應該就是找上門來了吧。

宗無恙雖然只有十五歲,但是從小就不是怕事兒的孩子,這種場面雖然肅殺,不過宗無恙也沒有改變顏色。

「我就是。」宗無恙起身應道。

「好!我看看到底是誰重傷我兒。」張將軍恨恨的說道。

「想必你是張功銘的父親,長峽關守將了。」宗無恙不卑不亢。

「你既然知道我是誰,就趕緊隨我去跪在地上給我兒子道歉,也許我能饒你一命。」張將軍陰惻惻的笑着。

「是你家公子主動約戰,還是他先攻擊,結果是我略勝半籌,這在場的諸位都是見證,哪有我去道歉的道理?」宗無恙平靜異常,說話有理有據,不給張將軍留下任何可乘之機。

「哼,你這小子嘴巴倒是伶俐。」張將軍見說不過,就想直接發狠,「那不如我也來約戰你一下,看你是否能夠略勝半籌。」

「果然不愧是東炎帝國鎮守長峽關的大將軍,我聽說獅子搏兔亦用全力,這張家對付我一個十五歲的小輩,原來也是這般重視啊。」張將軍這氣急之語,反而給了宗無恙把柄,宗無恙話中是極盡嘲諷之能。

「你!」張將軍本就是一介武官,上陣殺敵那是遊刃有餘,但要是論起鬥嘴可真就不是宗無恙的對手。他臉憋得通紅,竟然說不出話來。

張將軍眼看鬥嘴不行,瞬間一股殺意遍布了全身,鎧甲之上彷彿有淡藍色光華流動,一種無形的能量像潮水一般蕩漾開來,周圍的人無不感受到巨大的壓迫之力。

「這人實力不弱,如果我出手可能會被發現。」宗無恙耳中響起了鬼車的聲音,聲音中略顯焦急。

宗無恙此刻也是焦急萬分,他沒想到張將軍竟然真的要與自己動手,憑自己現在的能力,大概一瞬間就會被殺。而如果此時鬼車出手相助,那大概就會暴露出自己,整個後續計劃都會受到影響。

一時間,饒是宗無恙冷靜異常,也不免額頭上微微滲出了汗珠。

「張叔叔,你怎麼來啦?」突然人群中一個女聲響起。

宗無恙聞聲看去,是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孩,年齡與自己相仿,此刻正嬌笑着同張將軍打着招呼。

「成君?」張將軍看到女孩之後,猶疑了一下,收起了自己外放的元力,那股壓力瞬間消失,人群中不少人長呼出一口氣。

「張叔叔來這裡也不來看看我。」女孩繼續說道,話語中似乎有一些嗔怪的意味。

「你怎麼跑到天字三號班來了?不是不去看你,今天有些事情要處理。」張將軍對這女孩異常的客氣,冷冽的臉上竟然浮現出了笑容。

「什麼事情啊,還需要您親自來辦?」女孩聲音清脆婉轉,聽着很是舒服。

就在張將軍不知道如何解釋的時候,一個手下突然跑了過來,對着張將軍耳語幾句。

張將軍聽後臉色微變,隨即對女孩說,「成君,我營中有軍務,這就回去了,下次再來看你。」說完回頭狠狠地瞪了宗無恙一眼,轉身邁開步子離去了,一行手下列隊跟隨,步伐齊整,儘管只幾個人也盡顯威武之勢。

宗無恙有些奇怪,突然出現的這個女孩是什麼人,好像從哪裡見到過?這張將軍是遇到了什麼事情,怎麼這就回去了呢?

疑惑之時,女孩面帶微笑徑直走了過來。

「宗無恙,我是莫成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