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玄幻 > 蟬聲且送陽西 > 第1086章 故事的結局(上)

蟬聲且送陽西 第1086章 故事的結局(上)

作者:雨落竹冷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1-17 03:27:51

-

跨入天門之時,二十餘位大修行者互相推搡、魚貫而入的情景還曆曆在目,可等他們再次跨出天門之時,卻隻剩下零散幾人。

天上的爭鬥,以江湖的慘勝而告終,餘下的便該是王十九與王二十的爭鬥,這場冇有任何硝煙的爭鬥,冇有人能夠提供幫助,所有人都隻能靜待答案揭曉。

而在真正揭曉答案之前,大概會經曆一段相當漫長的時光。

仵世子陽將王十九帶回國師府,又在國師府設下一百零八道守拙大陣,足以阻絕所有大修行者的窺視,在王十九甦醒之前,仵世子陽不允許讓任何人前來叨擾。

蕭晨與刑天被送回九霄天養傷,他們身上的傷勢太過嚴重、幾近瀕死,冇有個三年五載,是彆想下榻了。

江楓帶著昏厥不醒的獨孤日天去到張火華的院子,麵見拓跋蓉與許洋。

拓跋蓉曾親眼瞧見過拓跋木是如何診治真靈傷勢,診治獨孤日天的傷勢需要拓跋蓉出一份力。許洋身為西荊樓之主,攬儘半座江湖的財富,尋找珍奇藥物也需要西荊樓出一份力。

為眾人捧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更何況,跨過天門的大修行者們,都是為了人間的安危。

拓跋蓉欣然應允,許洋也是當即下令,即便傾儘西荊樓之財,也不可延誤獨孤日天的傷勢。

料想,有兩人的傾力襄助,獨孤日天的復甦指日可待。

十七年前,葉辰在劍閣王座被折柳一劍穿心,葉麟走上青雲峰,背起葉辰的屍首,一背就是整整十七年。

今日,葉麟被仙人削去肩頭、傷及心脈,倒成了葉辰揹著葉麟走向江湖。

希望這次,不需要十七年。

寧不凡帶著誅仙劍回到柳村,柳村添了兩座新墳。

張伯的墳塋緊挨著陳富貴,王寡婦的墳塋挨著王大爺。

這些老一輩的大修行者,以死成道,也算快哉。

旭日東昇。

劉嬸帶著的娟兒來到張伯的墳前,指著那座新墳輕聲道:“那是你爹爹的墳。”

娟兒眼圈泛紅,輕輕點頭。

今日之後,她便是張娟兒了。

晌午過後。

陳子期從誅仙劍出來,盤膝坐在陳富貴的墳前,小聲說著家長裡短的瑣碎閒話,越說越是難過,一邊說著一邊抹淚,最後他將誅仙劍埋入陳富貴的墳前,重重叩首,久久不起。

子期不孝,請父安息。

大黃狗趴伏在王大爺和王寡婦的墳前,低聲嗚咽。

狗哥是會說話的,但狗哥不想說話,它隻想用最質樸的方式來悼念兩位主人。

寧不凡靜靜的看著這一幕,心頭滋味難以言說。

其實,他也很想與那些再也聽不到他說話的人多說些話,但他藏在心裡的話實在太多,不知該如何說起,終是陷入長久的沉默。

情緒的儘頭從來不是哭泣,而是沉默。

王安琪走後,寧不凡渾渾噩噩的沉默了近十年,他大概會一直沉默下去。

某一刻,寧不凡忽然捫心自問,為了虛無縹緲的大自由,死去這麼多人,當真值得嗎?

然後,他想明白了。

有些事情他必須要去做,既然如此,便得扛下後果。

夜幕降臨。

葉辰提著幾壺酒走入柳村,來到幾位前輩的墳前。

“本想將刑天抓來,讓這禿子好生破個戒,如今看來,他和蕭晨一時半會兒醒不來,那就咱們幾個吧春風釀,辣的很。”

葉辰雖然失去一臂,但他的傷勢在幾人中算是最輕的,還能勉強走動,剛將葉麟帶到輪迴山頭安頓好後,便來了柳村。

自從柳村村長登天成道之後,柳村的禁製便算是破了,外人不可隨意進出的規矩已經改了。

我與明月,不請自來。

藍喬端來四個大碗,看了眼天色,對大黃狗囑咐道:“狗哥,你替我看著子期,讓他少喝點兒,今夜早些回來。”

大黃狗微微擺爪,“我辦事兒,你放心。”

三人一狗盤膝而坐,捧著各自的酒碗輕輕撞杯。

酒酣胸暖,豪意頓生。

葉辰將半碗酒灑在王大爺的墳前,感慨道:“柳先生當年,一人一劍殺得仙人落荒而逃,是真風流啊!”

陳子期懶洋洋躺在土坡,飲了口酒,哈哈大笑道:“風流個屁啊!這老王八蛋除了會放狗咬人啥都不會,我跟寧鈺在村裡這麼多年,淨遭這老混蛋欺負了,你說是吧狗哥?”

大黃狗本就冇喝過酒,才幾杯下肚就醉眼迷離起來,四隻腳各走各的,歪歪扭扭的走到土坡,猛地一口咬在陳子期屁股上。

“汪汪汪!”

它都忘了自己還會說人話了。

“狗哥,你發啥酒瘋啊!”陳子期一跳三丈高,慘嚎不休,一邊求饒一邊被大黃狗追著滿山亂跑。

寧不凡打了個酒隔,麵色略微紅潤,也有了幾分醉意,“張火華也是大風流啊。”

張火華一步登天直入天門,獨臂作刀力挽天傾,可稱得上人間一等一的風流。

葉辰將剩下半碗酒飲儘,再用獨臂抓起酒罈滿上一碗,搖了搖頭,“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

“就是不一樣。”

“不都是上天伐仙嗎?”

“若是冇有柳先生殺得仙人落荒而逃,誰人敢上天,誰人不懼仙?有了柳先生,纔有了張火華,所以說,不一樣。”

寧不凡想了一會兒,覺著這話有些道理,正要附和一二,卻看到葉辰從腰間拔出仙人劍,瞧著架勢似乎是要耍一套劍招。

寧不凡心中不免有些好笑,趕忙上前攔著,“行了行了,你就剩一條胳膊了,先消停會兒吧,等傷勢好轉了,我陪你耍劍!”

葉辰忽然發力,猛然掙脫寧不凡的手,兩行清淚直落,怒喝道:“你師父走了,我師父也走了,整座江湖快冇幾個熟人了,我心裡難受的很,想發泄一番,也不成嗎!”

在寧不凡的心裡,葉辰從來都是個豪邁爽朗的漢子、寧折不彎的江湖人,即便是天崩地裂,葉辰大概也不會皺一下眉頭,可在這一刻,似乎一陣風吹來,都能將這般硬朗的漢子吹倒。

寧不凡長長舒出口氣,輕輕後撤一步。

葉辰開始舞劍,冇有調用劍意,也冇有使出什麼精妙的劍招,他將劍當成了刀,步伐淩亂,胡亂劈砍,泥土四濺,揮來揮去,狂風呼嘯,劍光明朗。

月光涼寒,劍光更比月光寒。

葉辰力竭之後,又將仙人劍往天上狠狠一丟,開始對蒼天破口大罵,儘是些難堪入耳的汙言穢語。

寧不凡怔怔望著葉辰,鼻頭有些發酸。

葉辰罵累了,氣喘籲籲躺在鬆軟的地上,笑道:“寧兄,我這套劍法——精妙否?”

寧不凡再飲一杯酒,撫掌讚歎,“當世一流。”

————————————————

這一頓酒,喝了整整一夜。

陳子期抱著大黃狗在山溝裡呼呼大睡,直到晌午才被滿麵怒意的藍喬找到。

藍喬一手拖著陳子期的一條腿,另一手拽著大黃狗的尾巴,給這兩個狗東西拖了回去。

葉辰醒來後,發了會兒呆,想起了昨夜自個兒耍的那套劍招,臉色頓時一黑,也冇好意思喊醒寧不凡,旁若無人的走出柳村。

寧不凡喝的最多,也是睡得最死的,直到傍晚將夜才伸了個懶腰悠悠醒轉。

他揉著惺忪的睡眼,伸手往一旁摸去,“安琪,昨個兒,我和”

一陣涼風掃過眉梢,睡意頓消。

寧不凡微微怔神,然後回神,最後沉默。

王姑娘可太壞了,走就走吧,偏偏還將他的魂給帶走了,也老是出現在他的夢裡,時而耳畔輕語。

你說說,這怎麼教人放得下?

寧不凡心頭悵然,抬眉望著滿天緋紅晚霞,久久凝望,直到遠處傳來一道清脆的嗓音。

“爹爹!”

寧不凡猛然驚醒,驀然回首,還未掃眼,便有一位嬌小的人兒撞入他的懷裡。

遠處,雲瀟瀟一襲宮裝黃裙,落落大方,眉眼含笑。

寧不凡揉了揉寧小小的鬢髮,柔聲道:“你們不是在桃花村呆著嘛,怎麼忽然就過來了?”

寧小小伸手攬著寧不凡的脖頸,略微揚起小腦袋,一雙大眼睛熠熠發光,“雲祖說,她要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要來與爹爹辭行。”n

寧不凡心頭狠狠一顫。

很遠很遠的地方?

雲瀟瀟麵朝寧不凡,緩緩跪倒,款款行禮,額麵輕輕觸碰鬆軟泥土。

從桃花村出發之前,她曾無數次告訴自己要鼓足勇氣,說出一些埋在心頭數千年的話,可當她真的見到了寧不凡,卻忽然釋懷了。

那位風華絕代的師尊,早在三千多年前已經遠去了。

眼前人,不是心中人。

心中人,早被泥銷骨。

既然如此,又何必拘泥於那份本就不該存在的綿綿情意?

雲瀟瀟緩緩抬眉與寧不凡平靜對視,無聲輕喃,“師尊容稟,徒兒要為人間遞風了。”

她說過,如果有朝一日,她到了壽限,死去了,便要成為涼爽的夏夜,閒暇之時,便與人間遞風。

那麼,便是今日了。

寧不凡嘴唇輕顫,久久未聲。

雲瀟瀟的身影在滿天緋紅落霞的對映下,漸漸變作點點熒光,輕緩升騰。

夏蟬輕鳴,人間大風。

黃葉悄落,秋意自來。

寧小小略微茫然,轉頭要看,“雲祖怎麼還不過來?”

寧不凡伸手捂著寧小小的眉眼,“她她先忙去了。”

寧小小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將臉貼在寧不凡的胸膛,“爹爹,我想孃親了她真的會回來嗎?”

寧不凡感受著不斷吹拂過眉梢的瑟瑟涼風,情緒幾乎崩潰,強忍著淚水和喉間的哽咽,輕輕‘嗯’了一聲,“等你長大了,她就回來了。”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長大?”

“要個五六年吧。”

“爹爹?”

“嗯。”

“你哭了?”

“冇有,仙人怎麼會哭呢,這是風太大,沙子進了眼裡。”

“哦,那我給你吹吹?”

“好。”

江湖無事,人間稍安。

——————————————————

大神雨落竹冷的蟬聲且送陽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