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絕世神醫妃楚雲苓 > 第368章 容嬋受傷

絕世神醫妃楚雲苓 第368章 容嬋受傷

作者:楚雲苓蕭壁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0 00:29:42

-賢王已被貶為庶人,往後也再無賢王妃。

雲苓命冬青收好和離書,自將沈沁送去了新購置的小院。

新院子雖小,卻也在朱雀大街上,隻是地方極為冷僻幽靜。便是如此,也不是沈沁手裡的銀錢能購置得了的。

她手裡留下的銀錢根本不夠買宅子,隻能租住。

“這處宅子太偏了,舊年無人居住,因地段不好也賣不上價錢,便一直閒置著。”

雲苓開口解釋院子的來處,這是鎮國公府名下的院子,她從容湛那裡友情價買的。

“我與容湛有幾分交情,他願意以每月兩百文的價格租給我們,你和春芽便安心住下吧,這裡地處靖王府和文國公府中間,有什麼事我們也能照應一二。”

再把租金說低些,雲苓怕沈沁會有所懷疑,若讓對方知道真相,定不會願意接受她為自己如此破費。

沈沁在小院子裡轉了一圈,神色感激,“這兩日多謝你替我奔走,也多謝鎮國公世子慷慨相助。”

位置是非常冷僻,擺放的傢俱也看得出歲月已久,但她卻很喜歡這裡的寂靜。

而且離靖王府不算太遠,日後若想見糯兒也方便。

雲苓見她決定住下了,方纔鬆了口氣,不放心她和春芽兩個女子孤身作伴,又安排了夜一平日裡多加關照二人。

蕭壁城自打回了京以後,每日便忙的腳不沾地,不是在宮裡就是在大理寺中,還要奉旨去捉拿那些參與謀反的罪臣。

燕王不在大周,瑞王身陷囹囫自身難保,五皇子在養傷……絕大多數的要事和重擔都落在了蕭壁城身上。

京中很是動盪了幾日,蕭壁城肉眼可見地瘦了一圈。

他也顧不上吃留情的醋了,每日深夜回來就累的呼呼大睡,翌日天還未亮,匆忙洗漱幾下便又離了府。

如此一來,倒是跟容湛的關係拉近了不少。

這位被心疾困擾了二十多年的翩翩世家公子,在身體痊癒之後,終於向世人展露了自己的才華,成為朝廷中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雲苓何嘗不心疼自個兒男人,但眼下她也實在是忙的頭昏腦暈。

顧長生的毒較為凶險,鍼灸的時候也不能掉以輕心,再加上留情手腕的舊傷也非一日之寒,每天診治兩個病號,加起來就要耗費大半天的時間。

留情不熟悉大周的情況,想幫忙也不好輕易插手,乾脆安心幫她帶起孩子來。

這日難得逮到個空閒喘息一會兒,冬青匆匆來報。

“王妃……賢、賢王殿下在門口求見您!”

雲苓神色微動,起身去了前院。

靖王府門口,一個青衫男子靜靜地站在石獅子麵前。

他容貌清俊雅緻,深黑地眼眸卻恍若一潭死水般好無波瀾,冇有一絲生氣。

站在那裡,彷彿是一具徒有空殼的行屍走肉。

直到看見雲苓的身影,賢王的眼神中才終於有了幾絲波瀾。

他微啟雙唇,聲色喑啞。

“阿沁在哪兒?你一定知道的,是不是。”

雲苓眸光冷淡地掃了他一眼,若是瑞王那種大傻子站在眼前,她可能還會生氣地罵兩句。

但對於賢王,她卻是一句話都不想多說。

“我是知道她在哪,但是不會告訴你,她也不想見到你。”

雲苓摸出袖中的信封扔給他。

“這是阿沁要我代為轉交給你的,你簽字畫個押,壁城會把此書送至戶部備案。你要是不想簽字畫押的話……”她頓了頓,繼續道,“也無所謂,反正她不會再見你的。”

語畢,雲苓便將大門關上了,將賢王隔絕在門外。

賢王舉著和離書,身形僵在原地一動不動,目光怔怔地落在上麵。

縱使身後的朱雀長街喧鬨沸騰,他也恍若身處於另一個寂靜無聲的世界。

他一步步地走著,腳下如灌了鉛似的沉重。

直至回到賢王府門口,已是黃昏將至,府前冷清寂寥,門上貼著大大的封條。

賢王眼眶微紅地看著前方,腦海裡陡然劃過女子關切嬌嗔的笑臉,還有女兒依賴孺慕的眼睛,心中的澀意與悔恨如滔天潮水般席捲而來。

“我隻想這輩子與你平平淡淡,安安穩穩度一生。”

昔日的話語猶在耳邊響起,不知不覺間已是淚意點點。

“殿下。”

一道擔憂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正是護衛無影,今日是賢王出獄的日子,他已經在此等後續久了。

安親王死後,他們這些勢力也遭到瓦解,但仍有幾人願意繼續追隨賢王。

“屬下等人已經安置好了落腳點,其餘人已等候多時,還請殿下移駕。”

賢王府並不像表麵上看著那麼普通,他們有單獨的暗賬,手下控製著許多商鋪與產業。

在這次查抄的過程中,大部分銀錢都被靖王冇收充公了,但還有那麼一小部分僥倖得以留存下來。

不過無影總覺得,以靖王的本事,不該會有所遺漏。

賢王緩緩轉身,漠然地看著他,眼神無光。

“不要再叫我殿下,世間已無賢王,你們都走吧,我現在已經什麼都冇有了。”

阿沁、糯兒、母妃、皇長叔……

他所在意的人,全部都已遠去,甚至來不及再見她們一麵,亦未能留下任何念想之物。

無影麵色肅穆,沉聲道:“我們的命都是主子救下的,無論如何,這輩子都隻遵從您的命令!”

賢王嘴唇動了動,半晌後終是緩緩開口。

“我要去寒山寺。”

母妃和皇長叔葬在了南山之巔,他還未來得及祭拜。

懷揣著那一紙滾燙的和離書,賢王恍若無處可歸的遊魂一般飄蕩離去。

*

靖王府,雲苓回到了攬清院中。

正欲繼續搗藥,又見喬燁神情緊張,彷彿火燒眉毛一樣,氣喘籲籲地趕來報信。

“王妃……王妃!大理寺那邊出事了,王爺急喚您過去一趟!”

雲苓放下藥杵,皺眉道:“怎麼回事,誰出事了?”

記得裡麵關押著的是楚雲菡母女。

喬燁神色急切,“瑞王殿下不知從何處聽得訊息,以為楚雲菡要被處死,說還有話問,非要來見她不可。瑞王妃也跟著一併而去了,容世子的人冇攔住,叫他們二人硬闖進去了。”

“誰料那楚雲菡竟欲刺殺瑞王殿下,卻叫瑞王妃替他擋了!”

雲苓麵色一變,連忙朝外麵走去,“她傷哪兒了?”

容嬋現在可是懷孕五個月了,瑞王那豬腦子乾什麼吃的,連老婆都護不好!

“髮簪刺傷了肚子,幸虧王爺正好帶了禦醫和仵作辦案,已及時處理了傷口,說是冇有凶險,但還得請您去瞧瞧才能放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