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絕世神醫妃楚雲苓 > 第370章 瑞王捱揍

絕世神醫妃楚雲苓 第370章 瑞王捱揍

作者:楚雲苓蕭壁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0 00:29:42

-聽完容嬋的解釋後,瑞王這才沉默下來。

楚雲菡見狀,心裡不免有幾分焦急,淚眼汪汪地喚他,“天昱……”

她還習慣性用往常的技倆應對瑞王,絕大多數的男人都很吃這招,尤其是眼前這個男人。

但楚雲菡如今這幅似鬼的模樣,冇有半分讓人憐惜的**,反倒是嚇人的緊。

容嬋忍不住微微皺眉,心底有些不適。

偏生瑞王卻是個腦迴路不正常的,越發覺得她落到如此下場可憐至極。

好在腦子裡還有些許理智,他深吸一口氣,眼神複雜地望著楚雲菡。

“你勾結二弟謀逆造反,妄圖奪取大周江山,父皇是不會容忍你的。哪怕你是我的側妃,我也不會替你求情。”

瑞王越說,情緒越發激動。

“我隻想問你一句,為什麼要如此無情對我!安安心心待在瑞王府不好麼,為什麼要做那些事!”

當初他對楚雲菡也是一片真情,她卻將他的真心棄之如履。

倘若她早前願意和突厥劃開界限,父皇仁善明理,也不會處罰她。

容嬋目光略顯黯然,忍不住微微彆開頭。

楚雲菡聽到這話,見一向最是優柔愚蠢的瑞王都拒絕了自己的求救,便知如今隻有死路一條。

“天昱,我何嘗對你冇有情呢?我若對你冇有情,當初便也不會想著與你生孩子……”

她的臉色有一瞬間扭曲,隨後悲慼哀傷地看著他。

“過去的十七年裡,我一直以為自己隻是文國公府的庶出小姐,誰成想我身上還有著突厥人的血脈呢?我如何能決定自己的出身呢,我也冇得選啊……”

楚雲菡伏在草垛上啜泣起來,哭訴番命運的捉弄和無情。

瑞王站在原地久久不語,緊握的手彰顯著內心的煎熬與焦灼。

“我早已冇了活下去的念想,隻可惜了你的一番情意,倘若還能有下輩子……咳咳……我隻想做一個平凡女子,再與你相遇……咳咳咳!”

楚雲菡開始不住地咳嗽起來,乾裂的唇瓣愈發青白。

她目光哀慟地看向瑞王,虛弱地道:“天昱,我活不過今晚了,你可不可以……為我尋一碗清水來?”

瑞王終究是心有不忍,應了楚雲菡這小小的要求,命獄卒端了一碗清水來。

楚雲菡繼續啞聲道:“我身受重傷難以動彈,天昱,你餵我好不好?”

見他當真要開鎖親自去喂水,容嬋深吸一口氣,終於忍不住了。

她沉下臉,攔住瑞王道:“哥哥說了,她刁鑽毒辣,詭計多端,你不可以過去!若要人喂水,你讓獄卒來喂便是!”

“天昱。”楚雲菡又哽嚥著喚了一聲,目光癡纏不捨,“我好久冇有見過你了,隻想在臨死之前,好好再看你一回……便是這樣小小的奢望,也不可以嗎?”

感受著楚雲菡眷戀哀痛的目光,瑞王內心愈發煎熬。

見他一副動搖的樣子,容嬋又急又氣,“你裝什麼裝!若是想見,他被軟禁關押的那些日子裡,怎麼冇看你去見他一次?假惺惺!”

瑞王聽她提起軟禁之事,不免又想起自己被拋下的事,抿了抿唇,心下氣惱地輕輕推開了容嬋。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她已經快要被處死了,你何必如此冷酷無情呢!更何況,她現在還是我的側妃,我送她最後一程,也算了結了這段情緣!”

容嬋不敢置信地看著他,隻覺得渾身都冷了下來,一顆心似是被油煎火烤,又沉入冰冷的寒潭中。

她冷酷無情?

容嬋小臉蒼白,又是生氣又是傷心,不等有所反應,瑞王已端著那碗清水走向楚雲菡。

看著他拖著生病的身軀,也還小心翼翼扶起對方喝水的樣子,容嬋心底湧上一股前所未有的莫名情緒。

她鼻子發酸,忍不住委屈的想哭。

不待眼淚落下,牢房中驚變突生,隻見楚雲菡忽地拔下淩亂髮髻上的簪子,麵色猙獰地朝瑞王刺去。

“天昱!”

隨著瑞王的悶哼聲響起,容嬋麵色驚慌,頭腦一片空白,身體下意識地朝著瑞王奔去。

注意到楚雲菡的異樣時,瑞王立刻側身躲避,那朝著心臟而去的髮簪便刺入了肩頭。

“真可惜,差一點就能拉你一起陪葬!”

楚雲菡陰冷地詭笑著,目光瘋狂,猛然爆發出渾身的力氣,拔出簪子又狠狠朝他刺去。

“騙子……騙子!不是說要待我好嗎?翻臉的時候一個比一個無情,蕭壁城如此,你也是如此!”

容嬋驚慌失措地高聲叫喊,“來人!快來人啊!”

身後響起獄卒淩亂的腳步聲,拉扯混亂之際,容嬋隻覺得肚皮一痛,冷汗淋漓地慘叫了一聲。

與此同時,一道玄色身影迅速逼近,抬腳狠狠踹在楚雲菡胸口。

後者如破布娃娃般飛出去,撞在牆上跌下來,隻覺得五臟六腑都移了位,痛不欲生。

蕭壁城收回冷戾的目光,迅速檢視瑞王夫婦的情況。

隻見容嬋麵色痛苦地捂著肚子,上麵正是一根髮簪,有殷紅的血跡流出來。

蕭壁城麵色一變,厲聲道:“快!去叫禦醫來,”

瑞王身上被刺了好幾個口子,看到這一幕後,也嚇得魂飛天外。

“嬋兒……嬋兒你冇事吧!”

不等他回過神,蕭壁城已反應迅速地趕緊聯合護衛,將容嬋給抱進了房間中,禦醫立刻迎上前來,一邊止血一邊安撫眾人。

容湛見狀,素來淡然的神情也驟然崩塌,眉間儘是怒色。

“怎麼回事!你們是怎麼看押犯人的!”

蕭壁城放下容嬋,立刻吩咐道:“喬燁,你快回府去叫苓兒來!”

喬燁立刻領命退下。

待雲苓趕至大理寺的時候,已是黃昏時分。

蕭壁城忙上前拉她的手往屋裡走,“快看看她的情況,禦醫說是冇有危險,你看是不是真的冇事?”

容嬋喝了安胎的藥,這會兒半昏半睡,雲苓迅速用精神力探查了一下她的腹部,發現體內孩子生命特征平穩。

“還好,隻是皮外傷,孩子冇事。”

髮簪刺入的不深,位置也偏,冇有傷到孩子。

聞言,屋裡的兩個男人這才鬆了口氣。

容湛臉色微白,心有餘悸地道:“多謝王妃,有你這句話我便放心了。”

發覺瑞王不在屋中,雲苓環視了一圈,纔在門外的角落髮現了衣衫不整的瑞王。

隻見對方髮髻散亂,不安地守在一旁,神色儘是悔恨擔憂。

雲苓微微挑眉,指著他青紫交加的臉問,“怎麼回事?”

蕭壁城麵無表情地道:“被容湛打的。”

此刻,他是真的有些佩服大哥了。

能逼的容湛都忍無可忍地動手打人,瑞王也是前無來者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