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絕世神醫妃楚雲苓 > 第519章 被截胡了

絕世神醫妃楚雲苓 第519章 被截胡了

作者:楚雲苓蕭壁城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0 00:29:42

-翌日,金鑾殿如預料之中的那般熱鬨。

蕭壁城與容湛等人聯合上奏昭仁帝,彈劾張家藐視皇威、尋釁滋事、中傷詆譭他人名譽。

昭仁帝心裡早就積攢了不少怒火,這一次他看了看殿內的蕭壁城和雲苓,心中莫名生出一股無畏之意,就這樣徹底爆發了出來。

“好啊!張大人,你一個探花郎出身的禮部尚書,就是這樣教養下麵小輩的?可真是好禮數啊!”

“眾目睽睽之下,竟敢當眾與皇子動手相毆,究竟視皇威於何物?”

“難不成你張家的地位更在皇室之上,改日朕若見到你,是不是還應該屈膝向你行個禮啊?”

禮部尚書被罵了個狗血淋頭,當場就傻了,他在金鑾殿上橫了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見昭仁帝這麼硬氣。

不止是他,所有大臣都有些暗自吃驚。

要知道昭仁帝一向性情中和,往日雖然也會因政事生氣發火,但絕不會如此情緒外露,大發雷霆。

禮部尚書哪見過這樣的昭仁帝,心頭嚇得一哆嗦,腿一軟立馬就跪下了。

“陛下息怒,老臣萬萬不敢啊!”

“不敢?朕看你們一個個都敢做的很!”昭仁帝重重一拍案,怒聲道,“從明日起,這把龍椅乾脆讓你們輪流來坐算了!”

這話一出,金鑾殿裡一陣騷動,朝臣全都低頭跪在了地上,神情惶恐。

雲苓掃了眼左邊的蕭壁城,又看了看右邊的容湛,隻覺得自己一個人站在殿內實在鶴立雞群。

她糾結了一下,繞到容湛右手邊靠外側的地方,默默地蹲了下來。

容湛:“……”

他往蕭壁城那邊靠了靠,兩人對視一眼,默契地錯開身形,擋住了前方的視線。

昭仁帝瞥見這一幕,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做冇看見,然後繼續坐在龍椅上發火斥罵大臣。

一開始他心裡還有點緊張,但看見往日那些總是逼迫自己的大臣,如今都誠惶誠恐地跪在地上不敢吭聲後,心情逐漸暢快起來。

於是越罵越大聲,將這些年來被牽製時所受的憋屈怒火全都發泄了出來。

雲苓蹲在地上玩螞蟻,隻覺得腿都要蹲的麻木冇知覺了,又悄咪咪地換成了坐姿。

她同情地看了容湛一眼,蕭壁城鐵打的身子也就算了,他一個病西施般的美男子可真是遭罪了。

直到昭仁帝手邊的茶壺都空了,他才終於停了下來,微微緩和臉色,聲音都啞了兩分。

“行了,你們都起身吧。”

眾大臣終於紛紛雙腿打顫的從地上爬起來,隻覺得膝蓋又麻又疼。

蕭壁城麵色無波地利落起身,還順手扶了一下旁邊有些身形不穩的容湛。

“多謝。”

他低聲說完,看了眼蕭壁城和雲苓,雙頰有些尷尬地泛紅。

待眾臣都起身後,昭仁帝纔對張少爺的事作了最後的懲罰。

“畢竟是瑞王先動的手,朕也不重罰你那孫兒了,自己去大理寺令三十大板把。”昭仁帝說著,忽然又話鋒一轉,“但子不教父之過,禮部侍郎今日起便先停職吧,什麼時候在家裡把兒子教導好了再說!”

禮部侍郎是張少爺的父親,禮部尚書的兒子。

眾臣聞言麵麵相覷,說是停職,但他們心裡都清楚,停職其實就意味著降職,搞不好的丟掉烏紗帽都是有可能的。

禮部尚書當場麵色灰敗,若是往常,他或許已經鬨著要撞柱子了。

可這會兒就算冇一頭撞在柱子上,也覺得頭腦一陣發昏。

“老……老臣領旨,今後定會對家中後輩嚴加管教……”

李右相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張家是他一手扶持起來的,如今昭仁帝動了張家,也無異於廢掉他一隻手。

封左相眼裡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李家要是再不收斂,遲早會落得與封家一樣的下場。

掃了一眼龍椅上的昭仁帝,兩人都心情複雜。

自從太子夫婦上位以後,連昭仁帝都不知不覺開始變了。

昭仁帝繼續道:“朕罰張家這一遭,是因你們無視皇威皇權,給你們個教訓。至於容世子狀告張少爺的事,一碼歸一碼,就交給大理寺公平公正地去決斷吧,按照律法來該怎樣就怎樣。”

這也就意味著張少爺除了要挨三十大板以外,還得受單獨的杖刑並賠錢賠禮。

容湛立刻行禮道:“臣領旨。”

禮部尚書的發白的臉開始泛青,容家人都護犢子的很,怕是不會善罷甘休。

昭仁帝這話一出,他也冇法再走後門把人安然無恙地撈出來了。

此事告一段落,昭仁帝方纔又說起其他政事,順便正式定下墨王的婚事。

“文國公府義女梓桃,內秀於心,外毓於行,早前宮中驚變時捨命救駕墨王有功,朕欲特封其為榮安縣主,賜婚於墨王為正妃。”

墨王私下來求過恩典,昭仁帝想了想後點頭同意了。

縣主不過是個虛封,份量自然遠比不上墨王妃,但若把梓桃的身份抬高些,將來麵子上也好看。

話音落下,李右相傻在了原地,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給墨王賜婚!?

他原本計劃這兩天上奏提議選秀之事,好安排李夢紓通過選秀做墨王妃。

怎麼還冇來得及行動,就半路殺出個文國公府義女來?

昭仁帝讓福公公宣讀完旨意後,便揮揮手示意今日無事可退朝了。

他走出金鑾殿,隻覺得今日陽光明媚,風和日麗,天氣格外的好,讓人通體舒暢,心情愉悅。

待他走後,朝堂上的眾臣愣了一下,忍不住竊竊私語地討論起來。

“文國公府何時多了一個義小姐?”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是前些日子光祿寺卿楚大人剛認的。”

“你彆說,這楚大人在官途上冇做什麼實績,運氣倒是頂頂好,真叫人羨慕啊。”

那可是未來的國丈!

雲苓聽著周圍的議論聲,心頭忍不住發笑,要說起她那個老糊塗爹,如今在朝廷中也是被人羨慕嫉妒恨的對象。

明明一無是處,空有副好皮囊,糊塗這麼多年冇少作死,卻愣是冇有付出什麼努力,就躺著成了人生贏家。

先是娶了老帝師唯一的女兒陳氏為妻,如今親女兒做了太子妃,隨手收個義女還是墨王妃。

刑部老尚書捋了捋鬍子,意有所指地笑道:“可不是麼,楚大人的福氣讓人羨慕都羨慕不來啊,哪像有些人,費儘百般心思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聽到這話,李右相的臉色黑成了鍋底,胸口一團悶氣,上不去下不來。

墨王妃之位本該是李家的囊中之物纔對,竟然被楚家給截胡了!

他的目光忍不住在蕭壁城和雲苓身上來迴遊移,很難不懷疑這夫妻倆是在刻意打壓李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