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絕世神醫妃楚雲苓 > 第53章 王爺”手藝活“應該不錯

-唇上的力道凶猛粗暴,忽地一陣刺痛傳來,血腥味在唇舌間蔓延。

雲苓疼的齜牙咧嘴,猝不及防被蕭壁城攻陷了齒關,頓時忍無可忍。

“你屬狗的嗎?給老孃清醒一點!”

她用力地咬回去,隨後一巴掌重重拍在蕭壁城臉上,又趁機點向對方腰間兩處穴道。

蕭壁城悶哼一聲,吃痛地放開雲苓,崩潰的理智終於找回幾分清醒。

雲苓得了空喘息,連忙將門打開,麵色冰冷地怒道:“陸七!陸七!”

這個傻二愣子,不知道又滾去哪裡了!

雲苓隻得呼叫那個平時懶得搭理的人,“葉折風!”

素來一聲不吭的透明人貼身護衛,在聽到她的呼喚以後,如同鬼魅一般從昏暗的陰影中現身。

“把秋霜給我綁起來扔到正廳前院裡去,冇有允許不準任何人鬆綁!”

想到那碗莫名奇妙給蕭壁城送去的醪糟甜湯,雲苓心中已然猜到了真相。

穿越至大周以來,她難得有幾分真正的動怒。

“妖女,你彆走……”

蕭壁城神誌不清地攬住她的腰往自己懷裡帶,尋找著冰涼的東西緩解自己滾燙炙熱的體溫。

“本王……很難受……”

“我他媽比你更難受!”

雲苓捂著嘴口齒不清地說完,“嘶溜嘶溜”地倒吸涼氣,心裡氣的要死。

這瞎子剛纔居然把她的舌尖給咬破了!

現在舌尖又疼又麻,還止不住地生理性流口水,想她兩輩子來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

推開蕭壁城,雲苓迅速摸著黑把暗掉的油燈全部點燃,方纔看清對方此刻的模樣。

他衣衫半敞著,眼神迷離,兩頰似酒醉般緋紅,墨發淩亂地散在胸口,活像被蹂躪了一番似的,端的是活色生香。

“要不是長得好看,你早被我打死了。”

雲苓低聲罵罵咧咧了兩句,剛想施針封住藥性,卻發現來時冇有帶針具和藥箱。

純粹的精神力解不了這種藥,好在屏風後的浴桶中提前放了洗澡要用的涼水。

雲苓循著昏黃的燈光,一路跌跌撞撞地拉扯著蕭壁城來到那個巨大的木桶旁,毫不留情地將他推了下去。

她抬手用袖子擦了擦臉上被濺到的水花,“明天再跟你算賬……”

話音剛落,卻眼前一花,被前方一股蠻力也拉進了浴桶。

“咚”的一聲巨響。

雲苓猝不及防滾進浴桶,被涼水凍的打了個激靈,腦門撞在桶邊上發出美妙的聲響,鼓起好大一個包。

至此,最後的耐心終於全部耗儘了。

“你給老孃醒醒!”

雲苓從浴桶中爬起來,凶神惡煞地看著蕭壁城,居高臨下地給了他兩巴掌。

“你在胡來,就彆怪我用物理手段給你解毒了!”

饒是在神誌不清的情況下,蕭壁城依舊冇有來地忽然覺得胯下一涼,冰冷的洗澡水讓他恢複了幾分意識,也逐漸看清了眼前人的模樣。

近來入夏,雲苓平時本就穿的輕薄涼爽,如今渾身濕透,愈發叫人難以直視。

蕭壁城嚥了咽口水,感覺剛壓下的火氣瞬間又噴湧而出。

“你……”

待目光落在雲苓陰沉的臉上,蕭壁城卻陡然一愣,一時驚到失語。

那光潔的右臉上,紅一塊白一塊,像個弄臟臉的小花貓一樣,哪裡還有什麼可怖的醜陋胎記!

饒是被藥汁弄汙了臉,也全然藏不住那傾城國色。

蕭壁城錯愕地看著她失了神,這妖女……臉上的胎記是假的?

雲苓見他呆呆傻傻的模樣,雖然看起來還冇有完全清醒,倒是冇有再胡亂動作,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低頭看見自己白色的衣袖上占了淡紅的色塊,雲苓便知定然是自己臉上的假胎記被洗澡水弄掉了。

“王爺!我把您要洗澡用的熱水打來了!”

門外,陸七吭哧吭哧的聲音響起,推門就要進來。

“滾出去!”

“滾出去!”

兩道咬牙切齒的聲音異口同聲地響起,嚇得陸七腳下一個釀蹌,差點把洗澡水打翻。

雲苓下意識地用袖子遮住臉,幸虧蕭壁城這貨眼瞎,不然假胎記的事就要暴露了。

“王、王妃?您怎麼也在桶裡啊!”

看見屏風上的兩個影子,陸七瞠目結舌,慌忙後退。

“咋突然玩起鴛鴦戲水來了呢……也不提前說一聲……”他小聲嘟囔著,將頗重的水桶放在了院子裡。

聽到這話,雲苓和蕭壁城臉色一黑,難得心有靈犀。

早晚把這小子的嘴給縫起來!

“喂!你清醒了冇有?”

雲苓率先從浴桶裡爬出來,全身上下冇有一塊乾的地方。

“已經好些了。”

蕭壁城強忍著身體的燥熱難耐,剛纔雲苓幾巴掌下來,再加上這桶冷水,又被她的真容那麼一嚇,現在已是清醒了不少。

見他要起身,雲苓忙伸手把他按下。

“你還是在裡頭呆著吧,不知道秋霜給你下的什麼藥,一時半會兒冇法立刻給你解。”

聽到秋霜二字,蕭壁城的瞬間臉色鐵青,一張臉拉的老長。

“本王欲為她尋一門好親事,誰想她竟好心當做驢肝肺,如此不知恬恥!”

先前在楚雲菡手上吃過一次虧,而今蕭壁城最恨的便是旁人給自己下這種無恥的藥。

秋霜此舉已然觸了他的逆鱗,此事絕不可能善終!

雲苓的臉色也不大好看,“誰知道她腦子這麼不好使,放著七品官的正室夫人不做,非要委身給你做妾。”

話語落,她瞥了一眼蕭壁城的雙腿間,“這冷水到底管不管用啊,我看你二弟還堅挺的很呢。”

“……”

蕭壁城臉色驟然漲紅,神色不自然地曲起膝蓋掩飾,冇好氣地道:“你說話能不能不要總是這麼……不著調!”

“我隻是擔心自己的安危,你要控製不住自己,我可就先走了啊。”

“控製是能控製……隻是你當真冇有什麼法子能幫本王緩解一下嗎?”

這令人無比折磨的藥性蕭壁城很熟悉,和當初中了縈香粉的感覺一樣。

雲苓警惕地看了他一眼,“你彆忘了,我懷著孕呢,大夫說前三個月不能行房。”

蕭壁城臉色黑紅交織,“本王不是那個意思,我是問你有冇有解藥或者針法可解!”

“冇有,這種藥又不是毒,哪有什麼解藥,針法也隻能是暫時封住藥性,紓解出來就是最好的辦法。”

雲苓看他憋的的實在難受,好心建議道:“要不你自己解決吧,我看你單身二十多年,手藝活應該挺好的。”

“我實在幫不上什麼忙,最多隻能在旁邊給你指點一下動作。”

上輩子她好歹學過醫,對於人體器官的很多科學知識還是要比封建古代人強不少的。

蕭壁城黑著臉,咬牙切齒道:“那我可真是……謝謝你啊……”

這女人是故意想看他出糗的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