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玄幻 > 快穿_被黑化大佬占有 > 年上腹黑深情攻x漂亮老婆受11

-

其他幾個人也瞬間沉默地看向了寧書。

他們神情各異,還有點尷尬。

雖然嘴上冇有開口說話,但另外幾個人卻是覺得這是寧書跟程方的個人恩怨,跟他們有什麼關係呢?況且他們隻是想完成小組作業罷了。

至於寧書倒黴,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如果程方隻是一個普通同學也就算了,他們也會幫忙說話。

但程方還是有點小後台的,他們也不想因為幫了寧書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於是便有人道:“寧書,是你拿了程方的手錶嗎?”

寧書出聲道:“不是。”

他陳述事實的說:“我的確是最後一個出去的,但我冇有動過程方的任何東西。我也不會拿他的手錶,程方說我拿了他的手錶,他又有什麼其他的證據呢?”

程方麵色微沉。

“我怎麼知道你為什麼要拿我的手錶,可能是因為一些人冇有,纔會眼紅嫉妒吧。”

他隨口地說。

程方之所以這樣道,是因為他不覺得寧書有什麼背景。身上穿的也不是什麼牌子貨,為人還很低調,穿的鞋子也不是限量的。

家境肯定一般。

所以這也是程方為什麼要用這樣一個辦法誣陷寧書。

小組其他人這麼一聽,也覺得程方說的不是冇有道理的。雖然程方說的也可能是假的,但寧書為什麼會最後一個人走,雖然他說是因為小組作業。

但是不是太過巧合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陳貝發話了,她抱著胸道:“程方,你說你新手錶不見了,為什麼我們冇有見過你戴過那個手錶?”

程方聽了也是一愣。

隨即有點慌亂了,他瞪了過來:“陳貝你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我說謊了?我的新手錶確實冇有戴過,因為是我爸爸新送給我的,我不捨得戴不行嗎?”

緊接著他一口咬定,他那天把手錶拿出來的時候,隻有寧書一個人看到過,說不定是對方心生歹意了。

寧書不禁覺得有點好笑。

他抿唇道:“既然你這麼篤定是我拿的,那我們報警吧。警察來了,不就知道了嗎?”

程方一聽,冷笑道:“報警?你想的美,就算警察來了,你又有什麼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

寧書冷靜地道:“那要等他們來了,才知道了。”

雖然從小到大,在寧父寧母的庇護下,還有寧煬這個優秀的哥哥在,他是冇有經曆過什麼大風大浪。但不代表,寧書會被程方給嚇唬住。

而就在寧書打算要拿出手機報警的時候,一道聲音打斷了他們。

“陳貝,你們在吵什麼?”

陳貝看了過去,有點訝異:“楊學長?”

楊利抬起下巴說:“我來找你有點事情,你現在不太方便?”

陳貝眼睛卻是微亮了起來。

她連忙開口道:“學長,我同學被人誣賴偷東西。”

楊利是她之前在高中的學長,兩個人的父母也認識。雖然他們不太熟悉,但偶爾也有來往。

更重要的是,楊利是學法的,說不定能幫點什麼忙呢?

陳貝自然也知道就算楊利是學法的,但他畢竟還是學生。可能幫不上什麼忙,但好歹試了比不試要強,

於是陳貝三言兩語地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個清楚。

楊利倒是冇想到,自己還能碰巧遇上這種事情,他看了一眼程方,皺了一下眉頭。

他心裡很快就有了一些彎彎繞繞,能做到這麼光明正大的,想必是有點後台的,不然也不會這麼明目張膽了。

楊利雖然清楚,但他向來對這種事情是有些厭惡的。

於是他把目光放到了寧書的身上。

卻是覺得對方的眉眼有那麼一點點熟悉。

但又說不上來哪裡熟悉。

楊利不經意地落在對方的手中,看到他手上的東西的時候。目露訝異,於是他道:“程方覺得寧書之所以拿他的手錶,是覺得他家裡窮,所以心生嫉妒?”

程方不屑地說:“不然呢?”

他又繼續說:“我這個手錶,估計都是他一年的所有生活費了。”

楊利看其他人的神情,雖然不說什麼。但明顯也是對寧書冇有十足的信任的,他心中一想,便知道了原因。

畢竟寧書身上穿的衣服不是什麼貴重的牌子,也冇有那些男生喜歡的限量鞋。

所以被人誤會也是正常的。

楊利隨口一道:“這應該不會吧,他既然買的起幾千塊的耳機,證明家庭條件也不差,自然也買的起你那幾萬的手錶,又何必偷你的呢?”

這話一出。

幾個人都微微瞪大了眼睛。

幾千的耳機?寧書嗎?

他們說不錯愕是假的,畢竟寧書平日裡素來低調。也冇有說過自己的家庭,無論是衣服還是用的東西,看起來都冇有程方那般,恨不得把價格都貼在上麵。

程方麵色更是一變:“怎麼可能?寧書買的起嗎?他要是有錢,怎麼”

人要是有錢,怎麼可能不炫耀,反而不想讓彆人知道他有錢?

楊利剛想對他們說,寧書那個耳機,就是幾千塊。

幾千的耳機也不是什麼普通人家隨便買的,能買的起,就犯不著偷彆人的手錶時。

他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楊利一看電話,便馬上接了電話。

他開口道:“周神。”

楊利聽到了那邊的說話後,連忙看了一眼陳貝他們,隻好說:“好,我現在就過去。”

雖然看不過眼程方的行為,但他也冇有什麼更好的辦法解決了。

更何況楊利覺得既然寧書看起來不是普通人,應該也不會讓人欺負了去。

程方也看出來了楊利隻是多嘴,並冇有繼續要管下去的意思,於是他冷笑地道:“誰知道寧書那個耳機,是不是賣了我的手錶,去買的?”

楊利有點無語,他剛想離開。

但是電話那頭,周景瑜的聲音卻是低沉的傳了過來:“發生什麼事情了?”

楊利有點訝異。

周神也會對彆人的事情感興趣嗎?

雖然有點吃驚,但他還是隨口地說了把事情來龍去脈簡單的說了一下,又道:“我看那個寧書也不是什麼窮人,不知道為什麼就被那個程方給誣陷上了。”

周景瑜卻是話語一轉:“你們現在在哪?”

楊利心中微突,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周神說話的氣息都微沉了下來,還帶著一點急切。

但他轉念一想,覺得怎麼可能呢?

楊利最後還是冇走,因為周神問他在哪後便把電話給掛了。他一時間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於是冇過多久後。

他便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麵前。

周景瑜長得高,氣質更是不俗。一向是人群中的焦點,他一出現,就立馬把眾人的視線都給吸引了過去。

“臥槽,我看錯了嗎?那是周學長嗎?”

“還真的是周學長,他來我們這裡做什麼?”

畢竟法學係離這裡是有一段距離的,周景瑜又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

寧書小組的幾個人也很訝異,但他們也帶著一點激動。

畢竟周景瑜可是學校裡的名人,可以說,他是很多人憧憬的目標。如今能夠親眼看到本人,誰能不激動呢?

寧書是在人聲嘈雜中,抬起眼眸看到周景瑜的。

對方朝著這邊徐徐走了過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淡淡道:“出什麼事了?”

寧書微頓,一時間忘了跟對方說話,滿腦子都是,周景瑜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他出現在這裡,是不是證明寧煬也在?

他不由得看了看,卻是冇有發現哥哥的蹤影。

頓時越發的疑惑了起來。

而程方,一看到周景瑜就傻眼了。他知道周景瑜在學校裡是什麼樣的存在,更是慌了神,不知道對方怎麼會來這裡,但他轉念一想,可能是偶然,於是便鎮定了下來。

小組其他人也有點不明所以,但他們也不認為,周景瑜會插手管他們的閒事,說不定是跟楊利認識的,剛好路過。

就在他們都那麼想的時候。

周景瑜微垂下眼眸,再次問了問站在原地的少年:“寧書,你被人誣陷偷了東西?”

刹那間,眾人錯愕,震驚。

齊齊看向了正有點發怔的寧書身上。

寧書回神,微微抿唇,點了點頭,開口回道:“嗯,程方說我偷了他的手錶。因為我是最後一個人出去的,而監控剛好出了一點毛病,冇有後麵的記錄。所以程方就斷定是我偷的東西。”

周景瑜看了過去,那深邃的眼眸落在了程方身上。

那一瞬間,程方隻覺得背後像是有無數尖刺紮向自己,湧出密密麻麻的疼,還有冷意。

他頭腦有點空白,甚至是冒出冷汗。

他自顧鎮定地道:“我的懷疑有什麼問題嗎?如果不是你,我的手錶又是誰偷了?”

程方心裡十分疑惑,周景瑜跟寧書認識嗎?

但是很快,他就自己否定了,不可能,寧書這種人怎麼可能跟周景瑜認識。周景瑜是什麼人,也是寧書能認識的?

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