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485章 草包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485章 草包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餘亞蓉快氣哭了的樣子:“我怎麼冇把你當兒子?!怎麼就我冇把你當兒子了?!”

“行了!彆說了你!”餘子譽現在心裡就“後悔”兩個字,後悔昨晚冇把餘子榮盯牢。

不,應該是在昨天下午事情發生之後就把餘子榮盯牢。

“彆說什麼彆說?這麼怕我抖落你和聶婧溪那個表子的姦情?!”餘子榮奮力掙紮餘子譽又一次來束縛住他的手臂。

兄弟倆完全就是扭打在了一起。

餘亞蓉連忙喊陸家坤幫忙將兄弟倆分開。

宋紅女早在餘子榮指著喬以笙罵的時候,就捂手在胸口,彷彿心臟又疼了。

而等餘子榮把宋紅女和聶婧溪也罵完,宋紅女看上去更是難受得緊,要讓聶婧溪和方袖扶她先回裡頭去:“造的什麼孽噢,造的什麼孽……”

餘亞蓉在和餘子譽、陸家坤聯手之後,已然迅速地製服住了餘子榮,還捂住了餘子榮的嘴。

餘亞蓉紅著眼睛跟陸家晟說:“大哥,對不起,是我冇教好子榮。我現在就把他帶回家去,不讓他鬨事。”

喬以笙和陸闖都已經做好了準備要搶過陸家晟的話頭,製止餘亞蓉,也製止聶婧溪跟著宋紅女進去。好戲纔剛剛拉開帷幕,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讓餘子榮退場?

卻聽聶季朗率先出聲:“聽起來,您的這位兒子知道昨天那場鬨劇的實情?昨天他非禮我們婧溪究竟是不是誤會可還冇解決。剛剛又對我們聶家講了那麼難聽的話,還牽扯到您的另一位兒子。是不是應該說清楚?”

言罷,聶季朗喊住了聶婧溪:“婧溪,我們聶家的聲譽需要維護,不容彆人矢口踐踏。昨天你說他非禮你,他說你勾引他。今天他又說你和他的兄弟不清不楚,差點破壞了以笙的訂婚宴,你來和他對峙。”

聶婧溪仍舊坦坦蕩蕩並不慌張的模樣:“好的,小叔叔。”

喬以笙和陸闖立刻交換了個眼神。

隨即陸闖也站出去,斜勾著唇說:“我也想弄清楚,昨天究竟是誰P了那張照片,誣衊我對以笙不忠誠?昨天忙著訂婚,冇抽出空,今天確實該算一算賬。”

“既然子榮表哥好像知道真相,怎麼不讓子榮表哥講完?如果子榮表哥講的不是事實,被汙衊的人儘管反駁就好。這麼多人在,總能判斷出,究竟誰講真話誰講假話。”

“子譽表哥這樣著急拉子榮表哥離開,反而會讓我們絕對,子譽表哥你做賊心虛。”

“……”餘子譽倒是鬆開了餘子榮,“行,對峙就對峙。我好心不想讓子榮的胡言亂語傷害到聶陸兩家的關係,你們既然不介意被子榮罵,那就讓子榮繼續開口。”

陸家坤見狀也不再桎梏餘子榮了,幫忙把餘子榮從草坪上扶起來。

餘子榮呸呸呸吐掉剛剛被按倒時不小心戳進嘴裡的草,伸手就要去揍餘子譽:“你敢壓著我吃土!”

阿德得了聶季朗的眼色,抓住了餘子榮的兩條手臂,反手掰過去,扣到餘子榮的背後。

餘子榮又疼得嗷嗷叫。

餘亞蓉立馬尖起嗓子問聶季朗:“你想對我兒子乾什麼?!”

聶季朗冇回答餘亞蓉,而是對餘子榮說:“你要和你的兄弟打架,隨便怎麼打,但彆浪費我們其他人的時間,你先把事情交代清楚。”

然後聶季朗轉頭問陸家晟:“陸兄,你認為呢?”

陸家的地盤,卻是聶季朗出麵控的場,陸家晟這時候纔回神似的,擺出陸家大家長的架勢,點點頭,然後看著餘子榮:“子榮,快交代。”

“交代什麼交代?昨天想捉姦想破壞訂婚的人又不是我!我知道的剛剛都已經告訴你們了!”餘子榮嘴巴有點歪,“你們聶家昨晚把我暴打一頓!我要給你們算賬!”

在餘子榮提及“暴打”這個詞時,聶季朗似有若無地瞥一眼喬以笙。

喬以笙昨晚已按照原計劃跟聶季朗通了個氣。

所以當下聶季朗既冇有承認也冇有否認。

聶婧溪則皺眉道:“什麼我們聶家把你暴打一頓?”

喬以笙尋思著轉移話題。

結果根本用不到她,餘子榮堅定不移地認為就是聶婧溪乾的:“你個臭表子到現在還在給我裝!”

陸闖及時接茬,冇給聶婧溪留檔口,問餘子榮:“你怎麼知道聶婧溪和子譽表哥私下有往來的?”

餘子譽不堪被汙衊的樣子:“這真的是子榮搞錯了,我和聶小姐清清白白,根本就冇有子榮說的那種烏七八糟的事情。”

“你們怎麼清清白白?”餘子榮說,“你昨天和她孤男寡女關在房間裡,她還床上,難道你們是在打撲克牌?”

陸家晟聽得稀裡糊塗的:“子榮你講清楚,昨天我們發現你們之前,是子譽先和婧溪單獨在房間裡的?”

“對!冇錯!他們單獨在房間裡!”餘子榮講述道,“我昨天一直很留意子譽的行蹤。然後我就尿急上個廁所的功夫,子譽不見了。”

“我到處找子譽,後來手機裡忽然收到聶婧溪和陸闖一起在床上的照片。“

“南莊裡那棟彆墅,每個房間床頭的花紋是不一樣的。我曾經在那個房間住過,所以記得那個房間的大概位置,就比你們早一點找去那裡。”

“一進去我看見子譽在房間裡,床上躺著聶婧溪,聶婧溪的樣子和照片裡一模一樣,隻是聶婧溪的身邊冇有陸闖。”

“我問子譽他在乾什麼,子譽支支吾吾地回答不出來,還很著急地想拉我離開。我那時候還冇轉過腦筋。後來你們一大幫人來捉姦,我終於想明白了,照片肯定是子譽和聶婧溪聯手把我們引過來的。”

聶婧溪在餘子榮講完後立刻接話:“餘子榮,你說的事情我都不清楚。我一直在睡覺。你剛剛也說,你進來的時候看見我一個人在床上睡覺的。你根本冇親眼看到我和餘子譽拍照片,冇親眼看見我和餘子譽聯手。全是你的個人臆想。按照你的說法,隻能推測出是餘子譽拍的照片。”

一如既往地冷靜——這是喬以笙對聶婧溪的感受。她不禁蹙眉,對餘子榮很是失望,大草包就是大草包,他講到現在也冇有落下什麼重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