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494章 棺材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494章 棺材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顯而易見,聶季朗是故意這時候把宋紅女找來,當著聶婧溪的麵聊這一切的。

或者也可以說,是聶季朗故意這時候把她和聶婧溪帶上樓來,旁觀他和宋紅女的這場對話。

整個過程,喬以笙除了認真在聽,也認真在觀察,觀察聶婧溪。

聶婧溪紋絲不動,在正常的眨眼之外,冇有任何反應,好像真的當她自己在被聶季朗罰站,很標準地演繹著罰站的姿勢。

秉持著身為聶家小姐應該保持的端莊體態,她的腰板挺得似乎還比平時更直些,下巴亦微微上揚,帶有一絲不低頭的意味在裡頭。

而她也確實冇有回答聶季朗。

她的目光盯著窗戶外麵,像在發呆,但眼神裡又分明是有焦點的。

喬以笙對聶婧溪的佩服又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她覺得聶季朗剛剛和宋紅女對話過程,也是消磨聶婧溪意誌的一個過程,宋紅女一點一點地揭露聶婧溪的真實身份,就是在一點一點地擊碎聶婧溪為自己豎起的保護殼。

至少今天之前,聶婧溪應該已經知道自己並非聶家親生。但起碼之前她還可以隱瞞。現在完全曝光了,她被**裸地展示在聚光燈下……

說實話,關於出身這種自己並無法決定的事情,聶婧溪冇有任何過錯。畢竟聶婧溪並冇有冒名頂替什麼,他的父親雖然並非聶家親生,但也是上了族譜的聶家正兒八經的兒子,聶婧溪也是名正言順的聶家小姐。

聶婧溪最多就是選擇在知道了自己的真實出身之後,冇有主動告訴大家。

可單單就不主動告訴大家的這種行為,是無可厚非,也無可指摘的。就像喬以笙現在也冇有告訴聶季朗,她並非佩佩和聶老爺子的孫女,根本算不上聶家大小姐。

畢竟在今天之前,也冇有人揭穿出來。

安靜維持了約莫一分鐘之後,宋紅女又開口了,對聶季朗說:“也不知道婧溪現在是做錯了什麼事情,惹二爺不悅了。雖然婧溪的父親是上了族譜的老爺的兒子,但現在老爺已經過世了,佩佩也不在了,當家做主的是二爺您。”

“尤其現在以笙那一脈已經找回來了。如果二爺認為婧溪這一脈已經不適合繼續留在聶家,二爺儘管遵從自己的想法就是了。”

喬以笙一開始聽著,認為宋紅女是在提醒聶季朗,要尊重聶老爺子和佩佩,繼續留下聶婧溪,善待聶婧溪。

但稍一咂摸,喬以笙又感覺,宋紅女像在怕聶婧溪牽連到她,所以和聶婧溪撇清關係,不打算管聶婧溪的死活了。

也是在這個時候,喬以笙發現,聶婧溪終於有反應了。

——聶婧溪哭了。

哭得悄無聲息。

喬以笙從宋紅女身上轉移視線到她身上的時候,聶婧溪整張秀雅的鵝蛋臉已然佈滿淚痕。

聶季朗開口道:“要不要繼續生活在聶家,由婧溪自己決定。她是個成年人了,可以自主她的生活。前提是,婧溪得把該交待的事情都交待清楚。”

宋紅女冇有再說話,一切僅憑聶季朗處置的架勢,她冇資格插手,也不願意白惹一身騷。

方袖則看上去一臉不忍心又心疼的表情,拿了紙巾走過去,塞給聶婧溪。

聶婧溪冇有接。

方袖便幫她擦拭。

聶婧溪閉上了眼睛,終於說了一句話:“我唯一做過的傷害以笙姐姐的一件事,就是我喜歡陸闖。”

喬以笙:“……”

聶季朗讓聶婧溪見到了棺材:“楊芊兒在海外的那個隱秘賬戶,外人不容易查,在聶家內部,是無所遁形的。雖然已經登出了,但終歸是聶家的東西,我願意花功夫的話,是查得到轉賬記錄的。”

“昨天把楊芊兒送回聶家族規處置前,阿德已經審問過了。楊芊兒稀裡糊塗的,根本不清楚她的賬戶被使用過又被登出了。”

“她是因為你到國外唸書,去給你作伴,纔有的那個賬戶。”

“究竟是不是楊芊兒乾的,我還是判斷得出來。”

本來聽到這裡,喬以笙並不清楚聶季朗在和聶婧溪說什麼,但聶季朗的下一句話撥清了迷霧:“是你利用楊芊兒的海外賬戶即將周折,往縱火那人的女兒的賬戶裡轉了封口費。”

“!!!”喬以笙怎麼可能忘記那一場火災。

當初小劉告訴她的最新調查結果,就是警方那邊的調查結果,後勤大姐認罪,扛下所有,不承認背後有人指使,單純是後勤大姐個人和光華嘉業的私仇。

那會兒喬以笙感覺陸闖故意將她遮蔽在複仇計劃之外,對她有所隱瞞,她還特彆沮喪。

所以,那起火災的幕後黑手是聶婧溪……?

聶季朗進一步指出:“婧溪,你動用聶家的資源為你做的那次調查,是你最大的失誤。”

“你應該是遇到關卡的時候,無奈之下動用了一次聶家的資源,為你解決問題後,你就用回你自己雇傭私家偵探的方式。”

“也是因為你隻用了那一次,明明後續應該還有事情需要調查,你卻冇再用,讓我對你的行動方式有了猜測。”

“另外,如果僅僅是陸家相關的,你既然用過一次聶家的資源,完全可以省點功夫繼續用下去。我不禁好奇,什麼事情值得你揹著聶家調查。”

聶季朗的“不禁好奇”令喬以笙記起,聶季朗曾告訴她,他能找到她、找到喬敬啟,是個意外,得益於聶婧溪對她的背調。

真是陰差陽錯啊……喬以笙心底默默唏噓。

旋即思緒轉回眼前,喬以笙很難不對聶婧溪燃起憤怒。

聶季朗剛剛竟然還承諾聶婧溪,隻要聶婧溪主動交代,就幫聶婧溪向她求情?聶季朗憑什麼替她決定原諒聶婧溪?

——倒也不是想不通,怕是因為聶季朗瞭解聶婧溪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人,預料到聶婧溪並不會主動交待,所以無所謂丟出那句話。重點還是在於聶季朗緊接著後麵把宋紅女找進來吧。

“是你乾的?”喬以笙走到聶婧溪的麵前。

聶婧溪緩緩地睜開眼,和喬以笙冰冷的目光對視上。

她的眼睫上尚掛著淚珠,安安靜靜地盯了喬以笙約莫十秒,重複了一句話:“我隻是喜歡陸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