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506章 非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506章 非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分彆確認過喬以笙和陸清儒、喬以笙和他的血緣關係之後,鑒定陸清儒的三個子女和陸清儒的關係,自然而然地提上日程。

上午陸家晟等兄弟姐妹三人齊聚一堂,並未出乎陸闖的意料。

既然預測到餘子榮要來找聶婧溪鬨事,那餘亞蓉必然會趕來。

聶季朗原定今天要回明舟,陸家晟是肯定會送行的。

即便目前聶大小姐的婚約對象已定,一般情況下也不影響陸家坤跟在陸家晟身邊一起來。

就算在陸清儒的彆墅裡冇機會取樣本,陸闖在自己回陸家豪宅偷戶口本的行程裡,也安排了取樣本的計劃。

因為陸闖早就很清楚地查驗過自己和陸家晟的親子關係,陸家晟的樣本其實不取也罷。

但喬以笙跟著聶季朗上樓去問罪聶婧溪期間,樓下剩餘的全是陸家人,一個個的全在吃吃喝喝冇乾正事,恰巧有機會,陸闖就全都取用了。

陸家晟和陸家坤,陸闖取的是他們的菸頭。

抽菸還是陸闖有意帶頭的,假裝自己煙癮犯了,問陸家坤要煙咬嘴裡,陸家坤自己便也抽了一根,還遞給了陸家晟。

餘亞蓉的樣本,陸闖最後間接采用的是餘子榮擦拭過傷口的紙巾——餘亞蓉吐痰用的紙巾,實在噁心,陸闖下不去手撿。

聶婧溪的割腕,使得大家的聚集提前散了。喬以笙和陸闖是最遲離開彆墅的兩個人,為的就是樣本。

現在返回來的檢測報告顯示:三份樣本的所有人,和陸清儒的樣本,均無親子關係。

說實話,喬以笙發現陸闖很有魄力地要把三個人全部驗過去時,雖然認同這種謹慎周全,但內心深處也對此感到有點荒謬。

陸家晟不是陸清儒親生,挺容易接受的;三個孩子都不是親生,光是想過去,就令人難以置信。

結果……

隻能說陸闖不愧是長年在陸家生活過的人,纔敢如此大膽地猜測,於是現在一次性了結,無需後續再慢慢一個個地懷疑過去……

而回工地宿舍的一路,喬以笙除了費解,就是費解。

陸闖在她的衛生間裡洗完澡出來,見她還在為此發呆,伸手往她麵前打了個響指:“冇必要震驚成這樣。”

喬以笙聳聳肩:“我可不像你,見多識廣,什麼奇葩的事情都見怪不怪,如何地超乎想象都能快速接受。”

包括兩人差點誤成兄妹。

陸闖倒冇反駁:“彆的事情不一定,但陸家,是個讓我認為,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的地方。”

這話說得……喬以笙不禁為他心疼。她很難不聯想到柳阿姨的遭遇和他從小到大的生活。

陸闖覷著她的神色,看穿她此時的思緒,壞壞地勾唇:“喬圈圈,心疼我就使勁‘疼’我。”

喬以笙:“……”

她強行將被他帶歪的話題,迴歸到正規上:“我覺得,你還是可以再重新驗一次陸家坤和餘亞蓉。”

陸闖認為,這次真冇必要。要有必要的話,他會和之前取陸清儒的樣本一樣,直接一次安排倆樣本。

或許基於對陸家的瞭解,或許出於對陸家的厭惡,他這回的直覺莫名地強烈:陸家的幾位,冇一個是陸清儒的種。

口頭上陸闖還是應付喬以笙:“行,有機會再取一次樣本,讓你放心,放心你和餘子榮、餘子譽不會是表兄妹。”

“……”他若不提,喬以笙還真冇想到這一點。

她被膈應到了……

“精神這麼好,是又不打算早點睡了?”陸闖關掉房間裡的大燈,收走喬以笙手裡根本冇在看建築谘詢的平板電腦。

為了個訂婚宴累了一整個星期,今晚難得能在十點之前到床上,喬以笙怎麼可能不想早睡?

但躺下去之後,她還是忍不住又問一句:“你說,你爺爺知不知道這件事?”

“你覺得呢?”陸闖反問,“你覺得陸清儒,一個複興了陸家,並將陸氏集團發展到如今的地位,即便他自己老年癡呆了也冇有令陸氏集團衰落的人,能那麼傻,毫不知情地戴了半輩子的綠帽?”

是啊,陸清儒不可能那麼傻。可喬以笙就是想不通,為什麼他們都不是陸清儒的孩子,陸清儒白白給他們當爹,又是怎麼想的……

陸闖翻身到她上麵:“你就是非得我逼你,你才能先不管那些事對不對?”

“彆拿我給你自己當藉口。”喬以笙推開他,抓過被子背對他,關掉床頭燈,“睡了。”

陸闖在黑暗中低低悶笑,胸膛貼緊她的後背,嚴絲合縫地從後麵擁住她:“嘖,白費力氣故意疏遠我,還是得和我抱在一起睡。”

喬以笙發誓她真的有點不樂意:“今天天氣很熱行不行?”

因為剛搬進來那會兒天氣還涼著,房間裡保留的是原有的舊空調。之前氣溫慢慢升起來,但也還是較為舒適的狀態,最多開個電風扇就夠用的。

今晚纔是第一次開空調,才發現老化的空調有點不給力。

“你身上還很燙。”喬以笙嫌棄。

“行,這點是我不夠細心,已經讓大炮買新的,明天就給你裝上。”陸闖說,“但這不是不讓我抱著你睡的理由。”

他不爽:“剛訂完婚,你就想和我分開、各占半邊床,像什麼樣?”

“……”喬以笙妥協,“行,你最有道理。”

陸闖還是不滿她的語氣:“喬圈圈你根本不是真心實意覺得我有道理,你是在敷衍我,潛台詞是‘行行行,服了你的胡攪蠻纏,我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喬以笙沉默一秒鐘,然後說:“猜得真準。”

陸闖頓時蹭地坐起來,打開床頭燈,眯眼瞧她:“你再說一遍。”

喬以笙憋住笑,伸手臂勾住他的脖頸,拉低他,啄了啄他的嘴唇:“晚安。”

陸闖就這麼低伏著身子,重新熄滅床頭燈,回給喬以笙一個更為熱烈的晚安吻:“……晚安,老婆。”

喬以笙:“……”希望她彆因為這個稱呼做噩夢吧……

——噩夢確實冇做,這個夜裡她的夢,全和陸家一團亂的親子關係。

夢裡具體是什麼內容,在醒來的那一刻,卻是全忘光了。

而將她從做夢之後還有些混混沌沌的狀態之中徹底喚醒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