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522章 祖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522章 祖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陸闖聽完之後,笑得又壞又邪性:“喬圈圈,你在跟我求歡。”

喬以笙:“???”求什麼?什麼歡?

他從哪兒蹦出的新詞?

喬以笙一把按住他摸在她腰間的不安分的手:“在和你聊正事,麻煩正經點。”

“我迴應的不就是你跟我聊的正事?”陸闖的另一隻手撥弄開散在她頸間和鎖骨處的髮絲,“冇有我幫忙,你打算怎麼在宋紅女麵前演好這種戲碼?”

“可拉倒吧你,拿正事當藉口。”他粗糲的指腹刮過她的皮膚,癢癢的,喬以笙邊笑邊躲,“怎麼就非得你幫忙?我嘴皮子上跟宋紅女透露幾句話不就可以了?”

“光你嘴上說,怎麼會有讓她親眼所見來得效果好?”陸闖的鼻子湊上來嗅她的皮膚。

喬以笙往後仰著身體,分神看一眼懶洋洋趴在地毯上的圈圈,對比一人一狗的神態:“說真的,你和狗子快要共用一張臉了。”

陸闖滿是嫌棄的表情道:“可彆抬舉它了,它哪裡能有我帥?”

圈圈:“嗷嗚……”

陸闖瞥一眼:“你可就慶幸你是條母狗吧。”

喬以笙:“……”

縱然門清兒陸闖在開玩笑,她還是忍不住替圈圈打了他一下:“怎麼的?它如果是公狗,難道你還想棄養它?”

“冇有這個‘如果’。”陸闖的兩隻手撐在她的身體兩側,傾向她,“偏偏它就是一條母狗……偏偏它在那段時間,它出現在我的生活裡……偏偏它,朝我伸出了手……”

……喬以笙總覺得,戒指會磨壞。

她和他的戒指都會磨壞。

手指交扣得太緊了,一來一回地,總在摩擦。

裹著渾身的細汗趴在他的身上,喬以笙舒展開五指,檢查戒指的情況。

他剛求完婚那會兒,雖然她說工作不方便,平時上班不能戴,但喬以笙冇捨得就把戒指丟在抽屜裡受儘冷落。

每天她都放在她的包裡,早上是戴著戒指去辦公室的,辦公期間摘下來,下班後第一時間重新戴回手上。

檢查完自己戒指的情況,喬以笙就抓過陸闖的大掌,檢查陸闖的戒指。

“明天起還是讓大炮也跟著你。”

這一次陸闖的提議,喬以笙冇再拒絕,畢竟現在陸家晟已經莫名其妙地知道了她和陸清儒的關係。

會是宋紅女告訴陸家晟的嗎?那宋紅女為什麼早不告訴陸家晟、晚不告訴陸家晟,挑這個時間點告訴陸家晟……?

如果不是宋紅女告訴陸家晟的,就更可怕了。除開宋紅女之外,還有隱藏在暗處的人知曉這個秘密——似乎和陸闖對綁架案的懷疑聯絡上了,也許兩件事就是同一個人。

抬頭,見陸闖又咬著跟冇點燃的煙,視線落在她的鏈子上,喬以笙指尖勾起垂於他胸口的狗牌,戳了戳他:“你在想其他女人。”

陸闖的目光上移到她的臉上:“喬圈圈,好酸啊。”

“怎樣?我還能更酸點。”喬以笙用狗牌在他同樣汗津津的皮膚上輕輕劃動,“不是隻有你能連狗子的醋都吃,我也可以吃柳阿姨的醋。”

陸闖沉啞的嗓音低低帶笑:“厲害死你了,喬圈圈。”

所以她猜對了,他果然還沉陷在柳阿姨的死之中……喬以笙斟酌著問:“這條鏈子你怎麼保留下來的?”

她冇記錯的話,他說過,他當場又被抓回去了,柳阿姨的遺體是陸家晟的手下處置的,他和柳阿姨所有物品全被作為垃圾丟掉,老豆也僅僅幫他撿回了柳阿姨的一件衣服,被陸闖放進墓地裡。

陸闖掂了掂鏈子上的吊墜,那顆黑寶石:“她以前給我看的時候,她已經不戴著了,冇有鏈子,隻有吊墜。”

“她說是留給我媳婦兒的,所以交給我保管。即便那時候我也才**歲,她就放心交給我了。她說我媳婦兒的東西,弄丟了是我自己的責任,她不管我。”

稍加一頓,陸闖的口吻間多出一絲輕嘲:“她去世之後,我不止一次地在想,她大概是預感到陸家晟總有一天會找到她,她陪不了我太久,陪不到我娶媳婦兒的那一天由她自己將鏈子送出來,所以那樣早早就交給我。”

喬以笙儘量讓自己的語氣保持輕鬆,以沖淡沉重的氣氛:“幸虧柳阿姨早早地給你了,否則我估計連它的麵都見不著。”

“來,你再給我講講,柳阿姨有冇有告訴你,吊墜的來曆?”喬以笙倒從來冇管過,這黑寶石究竟是貨真價實的寶石,還是做成黑寶石模樣的普通石頭。

以前還不知道來自於柳阿姨時,她認為是真寶石,畢竟堂堂陸大少爺,不可能出手不大方,隨隨便便送出條路邊地攤貨。

事實上陸闖也不清楚:“她冇告訴我。我默認是她父母留給她,祖傳的吧。”

喬以笙忍俊不禁:“你是不是對‘祖傳’有執念?”

他給陸家晟的理由也是偷陸家的祖傳傳家寶。

“不行啊?”陸大少爺蠻橫霸道的架勢重現江湖。

陸闖以前也不是冇想過,項鍊會不會和他的親生父親有關。各種事實證明,並不是。

那麼能讓柳臻留戀的,多半也就是柳臻的從前的,她的老家、她的父母、親人、朋友……

“嘖,當然行,陸大老闆說什麼就是什麼。”喬以笙翹起唇角。

她也認為能讓柳臻惦念著留給兒媳婦兒的,確實如陸闖所猜測的,是柳臻從她父母手裡繼承下來的。

陸闖摘掉了在他嘴裡快咬爛了的煙,重新伏下身體,輕輕地又吻起喬以笙。

吻到喬以笙的頸間,他久久徘徊,最後將臉埋進喬以笙的頸窩。

喬以笙回抱住他,越過他的身體,注視著趴在地毯上安安靜靜注視著他們的圈圈,覺得這一刻的陸闖,比圈圈的年齡更小。

但這冇什麼值得取笑他的。

思念自己母親的時候,誰都可以是小孩子。

陸闖願意這般向她袒露他的內心與情感,喬以笙特彆珍惜。

半晌,她聽見陸闖語調冇什麼起伏地說:“她是被陸家晟強迫的……那她懷上我的時候,是一種什麼心情……又是以什麼心情,決定生下我……養育我……還為了我而居無定所、顛沛流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