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557章 幽微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557章 幽微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陸闖完全被陸昉的話吸引了注意力,後退到陸昉的麵前:“怎麼知道不是同一個的?”

通過宋紅女之口,獲知了喬敬啟當年的車禍,死於陸家內部利益爭鬥僅為表象,真實原因是喬敬啟的身世,導致聶老爺子和陸家的某個人合謀,陸闖重新整理線索時,也在思考,這樣一來,十年前陸昉的二次殘疾,可能和喬敬啟的車禍,並非同一人所為。

冇想到陸昉現在也提起這件事。

“你對我隱瞞了什麼線索?”陸闖拉過椅子,在陸昉麵前坐下,讓自己平視陸昉,不錯過陸昉的任何一絲眼神和表情。

陸昉也冇有迴避陸闖的目光,正視陸闖雙眸中的研判。但他冇有直接告訴陸闖,他提出條件:“放你二嫂,我告訴你。”

陸闖好幾秒冇吭聲,隻是無聲地和陸昉對視。

最後陸闖站起來,繞到陸昉身後,推動陸昉的輪椅:“我送你回去,路上順便接二嫂。”

送陸昉的陸家的司機,陸闖冇用,打發司機先走了,陸闖親自開車載陸昉。

在往陸家豪宅開去之前,陸闖給大炮去了一通電話。

行至半路,陸闖在一條冇太多行人和車輛的路邊停下,和陸昉二人靜靜地等待。

間或偶爾陸昉咳嗽兩聲。

說實話,以前陸闖和陸昉但凡有單獨呆著的時候,基本都是有事情討論,很少出現這種相互不說話的情況。

即便追溯到最早那些年,他對陸家所有人都還一視同仁地排斥和警惕的時候,也冇有這樣。因為陸昉嘗試和他交好,所以他不說話,陸昉也會跟他說話。

陸闖的目光落向車窗外路麵上由昨夜的暴雨殘留的水窪,往嘴裡塞了根輔助他戒菸用棒棒糖。

他的手指來回不斷地滑動手機螢幕,想發訊息詢問喬以笙現在在陸清儒的彆墅裡什麼情況,又擔心不小心影響到喬以笙什麼。

陸昉倏地開了口:“我知道,這段時間以來,你有很多事情,已經不再告訴我了。”

陸闖語氣淡淡嘲弄:“算起來二嫂還是有先見之明的,二嫂之前接二連三挑撥我和以笙的關係,甚至二嫂參與進了傷害以笙的行為裡,理由不就是以笙的存在,改變了我,影響了我和二哥你的合作?”

對於杭菀是否曾經參與進傷害喬以笙的行為,陸昉仍舊三緘其口。陸昉隻是有些牛頭不對馬嘴地說:“小闖,你永遠無法感同身受,不能走路,對一個人最大的傷害,不是身體上的殘缺,而是對一個人意誌的消磨和自尊的摧毀。”

陸闖的眼皮壓著微縮的瞳孔,第一次踩著陸昉的痛處,殘忍地問陸昉:“意誌的消磨和自尊的摧毀,是你包庇二嫂的理由?”

陸闖認出大炮的車了,車子正慢慢靠近過來。

他的耳朵在繼續收入陸昉的聲音。

聽起來陸昉似乎還在自說自話:“我昔日冇能實現的抱負和理想,全寄托在你的身上,而我的早已被粉碎的驕傲,隻能靠著你二嫂幫我維持,維持我表麵的體麵。”

“其實在外人眼裡,我早就冇有驕傲和體麵可言,所有的一切不過是我自欺欺人。”

“你們也許可以想象我的各種不方便,但你們冇有親眼所見,真正的我的日常瑣碎是怎樣的。”

陸闖的視線轉到車內,入目陸昉的側臉。

陸昉的側臉比正麵更顯清臒,他的神情隨著他沉默而寂靜,於寂靜中隱約能感覺到,他在回憶一些事。

幾秒種後,他道出他的回憶——

“……我隻是想靠我自己去上廁所。我一點點地把自己從床上成功挪到輪椅上了,驅動著輪椅我進去廁所。最後我摔在馬桶旁邊,褲子裡……全是我失禁的穢物。”

“……”陸闖沉默。

這會兒陸昉的聲音,和平時特彆不一樣,蘊含著一股陸闖此前從未在陸昉身上感受到的不知名的情緒。

劇烈地湧動,但又被包裹在一層殘破不堪的皮囊裡,猶如喪失了活動能力的死火山。

“在傷殘病弱麵前,人的抱負、理想、驕傲、體麵,統統不值得一提,隻剩我的自尊一次次地被我的兩條腿踐踏。”

“擺在我麵前的是兩條路,要麼死,要麼忍受。”

“和你二嫂在一起,我有了第三條路。”

“你二嫂照顧我。我的所有不堪、狼狽、幽微,除了你二嫂,冇有其他人能看見。我穿上皇帝的新衣,在人前,維持了我的自尊。”

大炮的那輛麪包車停在了陸闖車子的前麵。

伴隨著陸昉聲音的收束。

陸闖以為這就是收束,所以接在他的尾音後麵說:“二嫂給你送回來了。”

大炮也確實將杭菀從麪包車裡帶下來了。

身上全是灰。

因為被注射了藥劑,杭菀精神不濟,人也站不穩,身體搖搖欲墜。

但從下車開始,杭菀就看向這輛車,看向副駕駛座裡的陸昉。

她想走過來,但被大炮拉住了。

陸闖對陸昉說:“二哥,講清楚,我覺得可信,就馬上放二嫂過來。”

“嗯。”上車之後,陸昉第一次轉頭,和陸闖對上眼,“我和你二嫂從冇相互攤過牌,但你二嫂知道,我已經知道,十年前我的二次殘疾,是你二嫂為了和我在一起,故意為之。”

“……”陸闖久久失語。

這完全是一個,如果作為當事人的陸昉和杭菀兩個人,不主動透露的話,其他人很難發現的一個秘密。

——在聽到視頻裡幾年前的陸清儒做出這個推斷時,喬以笙也是和陸闖一樣的想法。

而陸清儒並非憑空推斷的:“你父母發生車禍之後,我鎖定的第一個懷疑對象,就是陸昉。”

“一切都那麼地吻合:是陸昉和你爸爸秘密接觸,雇傭你爸爸為宜豐莊園設計圖紙,他看起來是唯一和你爸爸有交集的人。”

“調查陸昉的過程中,發現陸昉在工地出事故,並不是被人推下去的,工地也冇有設計陷阱,查來查去,問題隻能出在陸昉自己的腿上麵,所以陸昉冇站穩,才摔的。”

“可陸昉之前兩條腿的檢查報告都很正常,顯示他恢複得很好。這一點我是確認過的。健康的陸昉很適合當工具,我選定他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