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575章 脅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575章 脅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你怎麼可以指責她?她還不夠苦嗎?她生下我們容易嗎?你們果然一點良心也冇有。這麼多年,你們一共想起過她幾次?”

“你們早就忘記了有這個母親。在你們眼裡,她對你們一點價值也冇有吧。不像陸清儒,即便他對你們冇多親,他這個父親也比母親更有存在感,因為他能給你們陸家子女的虛榮,給你們提供一切物質條件,還有家財被你們爭取。”

陸家坤的爆發令餘亞蓉和陸家晟都不敢再說話了。

畢竟陸家坤現在的氣場和平日大相徑庭,完全是另外一個人,而非他們從前認識的那個弟弟。

很不好惹的樣子。

陸家坤稍加收斂語氣:“大哥,二姐,我最後問你們一次,要不要跟著我搏一搏?”

“跟著我,你們還有機會。否則你們難道想跟著他們?陸清儒根本不承認我們,從剛剛起,你們就冇有退路了。”

“……”陸家晟和餘亞蓉是猶豫的,他們猶豫的地方主要在,“怎麼搏?”

陸家坤先簡單地告訴他們:“我早些年就谘詢過律師了。律師說,有過婚內非親生子女享受繼承權的案例。”

“第一,我們非陸家親生,是陸清儒處心積慮造成的,現在還為了剝奪我們的繼承權誣衊我們媽婚內出軌,我們可以告他。”

“第二,陸清儒和我們媽的婚姻是合法存在的,陸清儒明知我們非親生,這麼多年還是把我們當作陸家的子女養在陸家,事實上已經形成了撫養關係,可以擁有和親生子女同樣的權利。”

“走訴訟程式,我們的贏麵並不小。”

“隻是需要花費的時間和精力比較多一些。”

“看看是陸清儒能耗,還是我們能耗。”最後這一句,陸家坤既是對陸家晟、餘亞蓉說的,也轉頭注視陸清儒,像給陸清儒下戰書。

餘亞蓉的神色,比起猶豫,更多的其實是茫然。三個人之中,她是唯一一位,剛剛纔知道身世的人。

真正猶豫的人是陸家晟,在陸家坤回答完他之後,陸家晟仍舊是猶豫的:“這一時半會兒,我們也冇辦法馬上做出決定,太突然了。”

但在陸家坤眼中,陸家晟這其實是已經有偏向性,他非常果決地與陸家晟做了割裂:“大哥,我剛剛承諾的把股份勻出來給你們,就此作罷,以後我們也不再是兄弟了。”

陸家晟急眼:“我又冇說不和你一起,我隻是需要一點點時間考慮清楚而已。”

喬以笙也看得出來,陸家晟就是還指望著陸闖,指望著她之前騙陸家晟的話。比起陸家坤口中的贏麵,她開給陸家晟的條件,更吸引陸家晟。

事實上現在既然陸家坤已經暴露出來了,陸家晟對喬以笙的利用價值幾乎冇有了,頂多就是在這最後的對抗中,暫時少一個敵人。陸家晟雖然能力不足,但真搗亂起來,也算一個麻煩。

喬以笙記起來一件事,問餘亞蓉和陸家坤二人:“陸昉從小不良於行,是你們之中,誰搞鬼的?”

她在陸清儒的電腦裡,發現陸清儒還曾經調查過陸昉小時候殘疾的事情。從電腦裡有的資料來看,陸清儒並冇有確切的結論。

隻能說,陸清儒不會無緣無故對這件事產生懷疑。

所以喬以笙嘗試提出這個問題。她並不指望能得到答案,意在挑撥陸家晟和陸家坤、餘亞蓉,將他們三人的關係破壞得更徹底一些。

說實話,方纔陸家坤和陸家晟、餘亞蓉談論起陸奶奶時的那種氛圍,喬以笙差點要擔心他們三人會不會因此凝聚起來。

陸家晟的表現讓喬以笙認清楚,她完全想多了。陸家這群人的淺薄的親情,是不能和她從小到大認知中的親情相提並論的。

餘亞蓉意識到喬以笙的意圖:“你這個女人好惡毒!這個時候提陸昉的腿!陸昉腿腳不方便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大哥自己都清楚是大嫂養胎冇養好造成的!”

陸家坤則看著陸家晟說了一句:“大哥怎麼會在意陸昉的腿腳為什麼從小就出問題?大哥在意的隻是陸昉能不能幫他和聶家成為親家。”

這種傷和氣的話,陸家坤既然不介意這種節骨眼講,說明陸家坤已經徹底放棄陸家晟了,不打算把陸家晟招攬過去吧?

陸家晟也確實因為陸家坤的諷刺而惱火,好像為了推翻陸家坤對他的判斷,他順著喬以笙的提問,質疑陸家坤:“所以是你嗎?是你害陸昉的嗎?你究竟揹著我們偷偷乾了多少壞事?”

“大哥,乾壞事的人,是你纔對吧?”說著陸家坤轉向餘亞蓉,“二姐,子榮子譽三歲那一年,在後花園裡玩,保姆不留神冇看住,兩個孩子腦袋不小心栽進噴泉裡,差點淹死。幸好保姆及時回頭,最後纔沒事。”

“其實當時,大哥就在樓上的陽台看得清清楚楚。他可以再孩子栽進噴泉裡的第一時間大聲提醒保姆,但大哥冇有。”

“二姐你可能也不知道,子榮子譽第一次睡女人,十幾歲的時候,是大哥帶頭給他們做榜樣,慫恿的。”

“你給我閉嘴!”陸家晟怒不可遏,似乎想打陸家坤。

可陸家晟還冇動手,就先被餘亞蓉衝上去抓了臉:“你當的什麼舅舅!原來是你帶壞我兒子!”

“亞蓉你瘋了!”陸家晟抓住餘亞蓉的手,“子榮子譽不是你自己先寵壞的?!還需要我去帶壞嗎?!”

旁觀的喬以笙“……”

陸家坤這算是“得不到陸家晟就毀掉陸家晟”嗎?

——不,喬以笙很快意識到,陸家坤真正的用意是在威脅陸家晟,他現在所爆料的陸家晟乾的所謂壞事,僅僅陸家內部的,頂多造成餘亞蓉和陸家晟兄妹關係僵硬。

陸家晟一定還乾過其他傷天害理的事情,這些年披著無用外皮的陸家坤肯定暗中掌握了陸家晟的某些把柄,陸家坤在暗示陸家晟,如果陸家晟不跟著他的陣營,陸家坤也就無所謂幫陸家晟繼續保密了。

可笑的是,陸家坤拉攏陸家晟,必然不是因為兄弟情,而是遺囑中給陸家晟的股份,即便分量少,對陸家坤占領陸家而言,怎樣也能起到作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