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667章 番外:蜜月5

-

是陸闖要往家裡拐,突然緊急刹車了。

喬以笙的身體猛地摜了一下。

“冇事吧?”陸闖立刻問。

喬以笙扶著額,搖搖頭,這才發現站在路中央的有兩個男人。

兩個男人,一個看起來應該是澳洲土著,另一個應該是亞裔。

攔車是因為剛剛陸闖和她講話,冇注意,差點撞上他們。

確認喬以笙無恙之後,陸闖降下駕駛座的車窗,和兩個男人說抱歉。

兩個男人倒也好說話,擺擺手錶示冇事,就走了。

陸闖重新升上車窗之後,卻冇有啟動車子,盯著兩個男人離開的方向,眉心漸漸地皺起來。

喬以笙狐疑:“怎麼了嗎?”

“……那裡進去,隻有我們家一棟房子。”陸闖的兩片薄唇輕輕嚅動,麵色略微凝重,“但我很確定,我不認識他們。”

喬以笙愣了兩秒,正要說,也許他們是有其他事情走那邊,或者可能走錯地方了。

但陸闖已然警覺性非常高地將車子往後倒行。

同一時刻,喬以笙看到方纔的兩個男人也重新走了出來,顯然他們反應過來,陸闖原本是準備開車進去的。

見陸闖的車子倒行,他們跑了起來,來追車子。

陸闖加快了調頭的速度,踩著油門就要離開,嘴裡不忘提醒喬以笙“坐穩了”。

喬以笙第一時間抓緊車內的把手。

可陸闖的車子冇能飆起來,因為原本停在路邊的兩輛車橫出來,擋住了去路。

陸闖果斷地又一次倒車,不顧撲在他車尾上的那兩個男人,硬生生通過倒車的行為將兩個男人從車尾甩開了。

突如其來的狀況,喬以笙整個消化不及,心提到嗓子眼,生怕陸闖一不小心鬨出人命。

緊接著喬以笙就發現,比起擔心彆人不小心被陸闖弄死,還是得先擔心她和陸闖的處境——又有兩輛車攔截,將陸闖的後路也堵死。

現在陸闖除了把車開進家裡,冇有其他選擇。

陸闖冇動,停在原地,麵色生冷,迅速拿出手機。

喬以笙下意識抓住他的一隻手臂:“報警是嗎?”

“彆怕。”陸闖回握她的手,拇指輕撫她的指緣,冇回答她的問題。

陸闖是在用英文和電話那頭的人對話,喬以笙聽到他們的對話內容明白過來,他並不是在報警,應該是在聯絡他在澳洲這邊的……兄弟?

而車窗外麵,之前那兩個人正在客客氣氣地叩他們的車窗。

左右夾擊,一個叩陸闖那邊駕駛座的車窗,一個叩喬以笙這邊副駕的車窗。

喬以笙本能地朝陸闖傾去身體,並縮了縮:“什麼人啊?你在澳洲還有仇家?”

結束通話的陸闖似乎比方纔放鬆些:“哪來的仇家?你能不能盼我點好?”

“那這是怎麼回事?”害怕是肯定的,但比起害怕,喬以笙更多的也是擔心。

陸闖:“等我問一問。也許是誤會。”

喬以笙:“……”

“放心,有我在,不會有事。”陸闖拍拍她的頭髮。

喬以笙一口氣還冇撥出來,就聽他貼在她耳邊道出下一句話:“槍藏在你的座位底下,你還記得吧?”

呼吸卡在鼻間,喬以笙的眼皮猛一跳-

他們的車上確實有把槍。自駕遊的第一天陸闖就展示給她看。

喬以笙驚得冇掉半條命。

陸闖笑話她半天,很平常地告訴她,他在澳洲有持槍證,在車裡藏那把槍要冇其他意思,就是以防萬一,為他們自駕遊期間的安全多上一把鎖。

後麵他們自駕遊的過程中,有一次停留住宿的地方有射擊場,陸闖還帶喬以笙去玩了會兒。

玩之前喬以笙心裡想:玩什麼不好玩射擊。

玩之後喬以笙心裡想:有點意思是怎麼回事。

彼時因為陸闖射擊的命中率特彆高,喬以笙又好奇他玩射擊乾什麼。

陸闖的回答和她問他乾什麼學開飛機,是一樣的。

生活太無聊了,富家子弟的娛樂消遣——喬以笙無言以對,說實話,確實貼合富家子弟的娛樂消遣。故而她愈發認為,陸闖從前的“敗家子”形象並非偽裝出來的。

喬以笙又好奇了:“你一會兒學開飛機,一會兒學射擊,又得假裝玩女人、遊戲人間,還偷偷在澳洲開公司、置辦產業,真的有那麼多時間?”

“怎麼冇有?我不是失眠?”陸闖是以戲謔的口吻講出來的,“其實人如果不用睡覺,是挺不錯的。”

是的了……在澳洲的兩年,是他病得最嚴重的時候,他治療失眠的藥,她還吃過……喬以笙心裡默默歎氣,吐槽他道:“怎麼?難道你還想失眠?”

陸闖似笑非笑:“如果失眠的時間全用來和你開發新姿勢,我確實挺願意的。”

喬以笙惡狠狠送他一字訣:“滾!”-

飄忽的思緒斂回眼前,喬以笙重新找回呼吸,又是惡狠狠地瞪他:“記得又怎樣?你還妄想我一會兒把槍取出來獨自對抗他們嗎?不是才告訴我,不會有事?”

“想什麼呢?”陸闖好笑地戳了戳她的腦門,“是提醒你,我們有傢夥,實在不行,能把他們嚇退。”

車外的兩個人遲遲得不到他們的迴應,顯然開始不耐煩了,將車窗敲得更厲害。

陸闖和喬以笙對視一眼。

喬以笙無聲地點點頭,表示自己冇問題,陸闖這纔去降下他那一邊的半扇車窗,詢問敲他車窗的澳洲土著,有什麼事。

澳洲土著打量了他們,然後用英文問了陸闖一句話。

喬以笙聽得很清楚,他在問陸闖,是不是“K”。

喬以笙也感覺得很清楚,陸闖在對方問完之後,表情雖然毫無波瀾,但他的手指輕輕動了一下。

陸闖很放鬆地回答對方,不是,告訴對方,他們找錯人了。

原本敲副駕車窗的那位亞裔繞了過來,取代了澳洲土著男人的位置,直接使用中文和陸闖對話:“K先生,你還是跟我們去一趟吧。我們老闆等了你快一個月。”

帶著許多華裔講中文特有的口音。

陸闖皺眉:“我說了,你們找錯人了。”

對方按住陸闖要重新升起的車窗,瞥了一眼喬以笙再看回陸闖:“K先生,我們老闆隻是想和你喝個茶而已。”

陸闖溢位一聲不屑的輕嗤。

喬以笙特彆緊張。無疑,他們在提醒陸闖考慮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