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687章 番外:歐鷗3

-

身為土生土長的霖舟人,歐鷗對明舟不算熟悉,隻是從小到大,每年會跟著父母過來一兩次探親戚。

今年比較特殊,父母的緣故,她高考結束就被丟來明舟,將度過她的整個暑假。

但對明舟再不熟悉,她也能瞧出,麵前這幢精巧的老洋房價格不菲。

濃密的綠蔭掩映著它被歲月浸染得動人的形態。由於冇有燈火,走近些歐鷗方纔看見,牆頭和柵欄攀附著成簇成屏的野薔薇,如同瀑布傾斜而下。

之前從他店裡不在意客流量的情況和他的衣料材質,她猜到他多半是位不差錢的主兒,現在他的真實情況,又超出了她此前的猜測。

停在黑色的鐵質窄門前,歐鷗回頭望他:“哥哥,你家怎麼這麼像鬼屋?”

男人似乎還冇有接受她當真大著膽子要進一個陌生人家裡的事實,目光在她臉上逡巡了兩三秒,他微微一笑:“常年冇人住,附近也冇鄰居。”

“哥哥,你再故意嚇我也冇用。”歐鷗嬌嬌弱弱地揉著自己的太陽穴,“我好難受啊,回我家要很遠的路,還冇到,我可能就要死在路上。謝謝哥哥帶我來你家。”

說罷,歐鷗握住銅製的門把手,嘗試推門。

男人在同一時刻伸出手,捉住她的腕子上,製止她入內的行為。

盛夏的夜晚,風也並不清爽,黏黏糊糊的燥熱拂麵,送來瀰漫於空氣中的淡淡薔薇花香。像蘋果,香甜之中稍微有點酸。

歐鷗覺得這味道莫名地熟悉。

不過眼下更吸引她注意力的,是自己腕間的皮膚。他的手指帶來的涼意令她不自覺反扣住他的手,笑嘻嘻道:“哥哥,早說你能幫我降溫。”

男人抽回手,說:“你的體溫太燙了,其他人對你全是涼的。”

這樣嗎?歐鷗下意識地將手掌覆上自己的額頭。

男人則不僅冇再製止她入內,反倒主動幫她開門:“進來吧。”

歐鷗跟在他的身後。

燈光隨著他的身影一路亮起。

莊重的帶柱門廊,半圓形的前廳和花園,高聳的壁爐煙囪,精美的拱形鋼窗和蠟地。

因為最近在考慮報誌願,建築專業在歐鷗的備選之中,所以她已經在以半個建築人的目光進行品鑒。

但……她根本品鑒不出什麼高級的專業詞彙。

千言萬語隻化作一句讚美:“哥哥,你家簡直是我的夢中情房。”

連家居都是她喜歡的海派腔調。

歐鷗非常自便地在玄關脫掉鞋子,趿上一雙男士的家居拖鞋,噔噔噔踩著地板便穿行到意大立頭層牛皮沙發椅裡落座。

手肘支在沙發椅扶手上,她手背托腮,兩隻眼睛四處瞟來瞟去。

懶漫中暗藏一絲防備的審視。

——“暗藏”,僅僅對她個人而言。

外人看來,完全是一覽無遺。

男人不動聲色地淡淡一笑,留下她一人,徑自上樓。

歐鷗這才趁機點開自己的手機,從手機地圖上定位她目前的所在地。

冇有無線網,自帶網絡的信號特彆差。

男人重新下樓來時,歐鷗剛剛定位成功。

“哥哥,你家不開空調的嗎?”從下車開始到現在,她感覺得到自己一直在出汗,皮膚充滿了悶和熱。

她想說她快要在他家中暑了。

從手機螢幕上掀起眼皮,和他的視線在半空中碰撞的刹那,歐鷗的話一時之間卡在喉嚨裡。

他臉上的那副細邊金絲框眼鏡摘掉了,眼角眉梢間的鋒利感失去了遮擋,少了諸多清雋與清孑,神情幾分肅然,一閃而過不近人情的冷意。

隔著兩三米的距離,他從她的麵前掠過,歐鷗看清楚他的一隻手抓著手機,貼在耳朵上,無疑是正在和人講電話。

但歐鷗冇聽見他出聲。

他走出去玄關,走出了歐鷗的視野範圍。

她的耳朵捕捉到開門的動靜,塑料袋細微摩擦的動靜,繼而是關門的動靜。

很快他重新進入她的視野,而他已經冇和人通電話了。

解開袋子,他從裡頭取出體溫槍。

在她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他就將體溫槍懸於她的額頭上方,滴地一聲。

暖黃的燈光落在他挽著衣袖的襯衣上,與背景裡的複古家居一同映襯出幾分舊,歐鷗都覺得他整個人的輪廓變得昏朦而不真切。

他報了個數,應該是她現在的體溫,可歐鷗的耳朵彷彿被隔了層厚實的膜,隻聽得見他在跟她講話,聽不清具體內容。

饒是如此,也不妨礙歐鷗迴應他:“哥哥,我好睏,你家借個房間給我睡覺吧。我明天付你房費。”

早在她等待信號極差的網絡緩慢幫她定位的過程中,她就忍不住將沉沉的並且有些疼的腦袋枕在沙發椅扶手上。

男人又跟她講了什麼,歐鷗還是聽不清楚,她隻是伸手揪住他挽高在小臂上衣袖:“哥哥,你是好人,對吧……”-

醒來的時候,歐鷗覺得喉嚨裡好像鋪了一層薄荷糖,涼涼膩膩地癢。

摸著脖子,她嘗試清了清嗓子,怎麼都清不掉。

撥開亂糟糟散在她臉上的頭髮絲,瞥見床頭櫃上擱著帶蓋的一隻杯子,她爬起來,揭開杯蓋,嗅了嗅氣味,確認是涼白開,她咕嚕咕嚕灌進肚子裡。

喝完之後,歐鷗癱回床上,擦了擦額頭的汗,踢開腳邊的被子,翻身抱住枕頭,要繼續睡。

聒噪的蟬鳴聲聲入耳,煩擾著她的腦神經。

十秒鐘後,她睜開眼,重新坐起來,環顧整個房間。

墨綠的門牆,拱形的鋼窗,壓花的玻璃,一切是陌生的。

眨了眨眼睛,歐鷗又低頭看自己。

她還穿著昨天的牛仔短裙和橫條吊帶衫,不過裙子在她睡覺的過程中往上縮到她的腰間,露在外麵的是她的打底褲。

歐鷗從床上下地,捋好牛仔裙,又把吊帶衫裡露出來的內衣肩帶整理清楚,最後從床頭櫃上拿起自己的手機,點亮螢幕。

電量不足,僅餘最後的百分之十,時間顯示是新一天的上午10:34,冇有任何未接來電或者未讀訊息。

熄滅螢幕,歐鷗帶著手機打開房門走出去。

她所在的這間臥室在過道的最儘頭。

沿著過道,她朝前邁步。

厚實的地毯消弭了她腳步聲。

經過第一個房間時,歐鷗駐足,通過半敞的門縫,看到男人**的後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