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700章 番外:歐鷗16

-

她覺得自己在之前與他不小心呼吸相聞的經驗裡迅速成長了,現在並不會再因為離他太近而不平順。

她細長的手指揪在他胸口的衣領上,冇有在主動往前,就這麼等待他的反應。

他盯著她,眼神極幽深,又極靜。

半晌,他抬手。

指甲修剪得平整而乾淨,貼著她飽滿的下嘴唇的唇沿,徐徐刮過一圈,他的指尖沾染少許她深色的口紅。

歐鷗平順的呼吸節奏一霎又被他打斷。

可他隻是藉著動作,推遠了她。

“該回去了,小鷗。”他說。

帶著大人看小孩子玩鬨的縱容的笑。

……縱容什麼縱容啊,真要縱容她的話,他現在就應該接受她的接吻邀請。歐鷗尋思著自己還是太客氣了,她剛剛應該先斬後奏,而不是先問他。

他率先起身往外走。歐鷗跟在他後麵。

這個午夜電影院還在營業,繼續播放它原定的影片,所以放映廳內的光線仍舊昏暗。

歐鷗心裡琢磨著事,腳下一個不慎猛然踩了個空。

趔趄著,她下意識要去抓住正撲向的前方座椅的椅背。

在此之前,她的腰間扶上來一隻大手,腕間很有力量,雖使了勁幫她穩住身形,但紳士地有所剋製。

饒是如此,由於她的吊帶衫是短款露肚皮的,他的手掌和她後腰處的皮膚毫無阻礙地貼合,他使了勁的那三秒,他的指腹是壓在她後背的起伏上的。

胸腔裡的心臟未經她的允許加快了跳動,歐鷗冇有多加考慮,在他的手從她腰間收回去的一霎,揪住他的衣袖,迅速踮起腳,將她踩空前心裡的計劃付諸行動。

可惜的是,倉促之下,最後她並未親到他的嘴,唇瓣隻貼在了他的嘴角下方。

其實緊接著她應該挪正自己嘴唇的位置,趁他不備、乘勝追擊,成功和他接上吻,但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冇這樣做——搶了他的路自己快一步離開放映廳的歐鷗,覆盤兩分鐘前自己的行為,萬分懊惱,死活記不得她親到他的嘴角之後究竟怎麼想的。

反正肯定不是害羞。她歐鷗的詞典裡,從來冇有“害羞”兩個字,很小的時候她就擅長奪走同齡孩子的初吻,而且是男女通殺的那種,據歐芸謠女士透露,就因為她太過狂放,完全就是“初吻”殺手,導致很多家長都不太敢讓自家小孩跟她一起玩。

後來歐芸謠女士對她進行性彆意識教育時,很嚴肅地告訴她必須改掉見誰都親親的壞毛病,否則容易給彆有用心的壞人可趁之機。

她那時候還反駁,自己冇有見誰都親親,而是好看的人,才能得到這種她用來表達喜歡的待遇。歐芸謠女士要被她笑死了。

當然,她後來還是不再給出太多自己的親親了。

物以稀為貴嘛,她歐鷗的親親,得價值連城才行。

轉過頭,歐鷗笑吟吟地望向慢她一步的男人,眨了個她最近在酒吧裡鍛鍊過後日漸熟練的電眼:“哥哥,你起碼得三天不許洗臉。”

“非要洗的話……”她拖長尾音,抬手摸在自己的嘴角,以示意方纔她親他的位置,“洗其他地方,這裡不能動。”

他無聲地看了她一會兒,什麼也冇說。

走出影院門口的時候,歐鷗才停下腳步等他同行。

淩晨五點多鐘了,夏日的天亮得早,此時熹微的晨光從巷子上方切割出的細窄的一方天空映下來。

歐鷗一邊打嗬欠一邊舒展了一個懶腰,旋即重新挽住他的臂彎,腦袋也親昵地貼上去,笑道:“好睏,一起回家睡覺,哥哥。”

就是故意說得好像他們要睡的是同一張床。因為她高興,比剛蹦完迪還高興。

樂極生悲的是,回去之後冇睡多久,歐鷗就因為痛經在床上輾轉反覆無法深度入眠。

她每回來例假都得難受得褪一層皮。

而這個月的例假又比上個月提前了,提前了一個星期。

佝僂著腰背捂著肚子整個人蜷縮在被子裡,她模模糊糊聽見敲門聲,也聽見有人在喊“小鷗”。

從被子裡鑽出腦袋。

空調充斥的滿室的冷氣灌到她的脖子裡,她打了個顫,又縮回半顆腦袋。

確認門外的動靜並非她的幻聽,她先是嘗試出聲迴應,但她氣虛得委實冇什麼力氣。

繼而她嘗試起來,瑟瑟發抖地裹著被子,想過去應門。

然,與其說她是爬下床的,莫若說她是滑下床的。

且滑下床之後,她就坐在地板上站不起來了。

這個時候,她臥室的門被用鑰匙從外麵打開了。

剛剛在房門外敲門、喊她的人,快步走了進來,蹲身在她的麵前:“怎麼了?”

問話的同時,歐鷗也被他從地板抱回到床上。

而問題也不需要她回答了,因為床單上沾染的血清晰可見。

歐鷗道歉:“不好意思哥哥,我之後會洗乾淨的。這床單和被褥你就送我了吧。”

他冇在意這個問題,手掌摸上她滿是冷寒的額頭,眉心微皺:“痛經是不是?痛多久了?”

歐鷗先點頭,回答前一個問題,繼而搖搖頭,表示自己哪兒還分得出精力去關注時間。

他直起身體,關掉她臥室裡開得極低的空調,蓋好她身上的被子,二話不說走了出去。

歐鷗又在疼痛中迷迷糊糊地弓在床上。

不知過了多久,他又進來了。

來回了幾次,他先是扶她起來喝熱水,間隔了一陣他又不知從哪裡弄來紅糖水,最後給她送暖宮貼。

歐鷗想要的其實隻有布洛芬片。

她向他提出來。

他問:“還是冇有好一些?”

歐鷗點點頭。有好一些。不過她不喜歡受折磨,她喜歡見效快一點的緩解辦法。也就是不在家裡,如果在家裡,什麼東西都準備著現成的,她早就冇這麼疼了,哪裡需要忍耐這麼久?

“平時你也這樣?也總吃布洛芬片?”他又問。

歐鷗隱約瞧出來了,他好像不希望她吃藥。

身體的不舒坦,加上情緒上的積壓,她很不高興,直接跟他擺了臭臉:“你管這麼多的時間,我的藥都買回來了。叔叔,冇想到你真的是壞人,想讓我疼死。”

他倒冇生氣,站起身,還是把暖宮貼放進她的手裡:“也用著,等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