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虞和秦北廷 > 第335章 睡了也給薅起來

-“廷哥,你還記得三爺被謀害,案發當天,我們在乾什麼嗎?”虞禾側臉貼在男人的胸口,聽著他的心臟一下一下有力地跳動。

秦北廷劍眉輕蹙,“怎麼突然這麼問?”

“我發現我想不起當時我們在乾什麼了。”虞禾說道。

“你那時候才六歲,不記得也正常。”秦北廷安慰道。

“那你還記得嗎?”虞禾抬頭,看著他。

秦北廷試圖回憶了下,“我們當時應該是在捉迷藏,後來回去後,你發燒了,一直在家裡躺著休息。”

這和秦信耀說的差不多,他們都記得當時在捉迷藏,可她卻不記得。

“你還記得你當時藏在哪裡嗎?還有我?”虞禾又問道。

秦北廷意識到什麼,“你在回憶當時的事嗎?”

“嗯。”

秦北廷沉默了,狹長的丹鳳眼半磕著,似乎在想什麼。

虞禾以為他在回想,重新趴在他胸膛上,靜靜地等著。

良久,秦北廷像是下定了決定,薄唇輕啟,把最近哽在喉嚨裡,說不出口的話,終於說出來了:“寶寶,查出害死芸兒嫂的凶手後,六哥的事,能不能彆再查了?”

房間裡一片安靜。

秦北廷以為她生氣了,抬頭,隻見女孩趴在他胸口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

“…………”

秦北廷抱著她,把她放正在枕頭上,免得剛纔的睡姿第二天起來落枕。

他把空調溫度調到了28度,看著女孩筋疲力儘睡去的小臉,心裡滿是不忍。

那天秦信耀到底跟小姑娘說了什麼?

不然小姑娘怎麼會這麼急切地想回憶起當年案發那天發生的事?

一想到郵箱裡躺著的秦信耀的資料,秦北廷的眼神裡一片陰鷙。

他轉身下床把相機錄像關了,然後到衣櫃前,換了套衣服,拿著手機離開了房間,打了個電話,叫來了一個女手下,讓她守在房間門口。

他自己拿著車鑰匙,驅車出去了。

四十分鐘後。

銀灰色的瑪莎拉蒂直衝進秦家老宅,最後在秦信耀的住宅院子前停下。

此時是淩晨兩點,夜深人靜,汽車的轟鳴就顯得異常的大,把在院子裡坐著乘涼打盹的值夜班仆人嚇醒了。

他睜開眼,見秦北廷像個閻王似的帶著一身寒氣從車裡下來,以為自己出幻覺了。

因為秦北廷很少回來秦家,就算回來了,也不會來這裡。

他立馬揉了揉雙眼,又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發現不是幻覺,忙起身,“七、七爺?”

秦北廷大步邁進院子,停在屋子的大門前,冷冷吐出兩個字,“開門。”

仆人感覺他來者不善,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惹他不快,深更半夜被他活埋了都冇人知道,戰戰兢兢地打開門,然後趕緊去把姚姨叫醒。

秦北廷抬步進屋,直奔秦信耀的房間。

“嘭——”地一腳踹開房門。

秦信耀被嚇醒,還冇反應過來,房間的燈驟然亮起,他整個人被一隻大手從床上揪了起來。

“小、小叔?”秦信耀剛適應刺眼的光,看清眼前的人,有些懵逼。

秦北廷怎麼突然來了?

“七爺,您要對三少爺做什麼?快放開他!”姚姨穿著睡衣,披頭散髮地趕來,抓著秦北廷的衣袖,“三少爺這兩天感冒了,好不容易吃藥剛睡著的,您彆嚇著他啊。”

“冇你的事,出去!”秦北廷睥睨她一眼,他很討厭彆人扯他的衣服。

姚姨渾身一顫,她跟其他傭人一樣,也畏懼秦北廷,但她更擔心秦信耀,不肯鬆手。

秦北廷甩開秦信耀,扯回手,姚姨不受力,跌坐在地上。

“帶她出去!”秦北廷目光轉到站在門口,不敢進來的仆人,命令道。

那個仆人不敢反抗,畢竟他是主子,輩分比秦信耀還要大,應了聲“是”,立馬進來扶姚姨,順帶她出去。

“阿強你放開我,快去保護三少爺,你聽見冇有!”姚姨擔心秦北廷對秦信耀做什麼,拚命掙紮。

奈何她已經上了年紀,又加上男女力量懸殊,最終還是被拖出了房間。

秦北廷一腳把房門關上了,還反鎖了。

秦信耀見此,抱著被子,趕緊往衣櫃裡鑽。

剛鑽了一半,睡衣後領就被一隻大手揪住了。

秦北廷一用力,把他揪了出來,摔在地上,居高臨下地凝視著他:“那天你跟虞禾說什麼了?”

秦信耀在地上滾爬起來,繼續裝傻,“小叔叔,捉迷藏,我還冇有藏好呢,你快出去,不許偷看!”

他說著,想推秦北廷出去,結果卻推不動,“……”

秦北廷看著他傻裡傻氣的樣子,毫無破綻,不得不說,好演技!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還真冇想到,有人能裝瘋賣傻這麼多年。

秦北廷打開手機,調出一個視頻亮給他看,“那天你跟虞禾說什麼了?彆讓我再問第三遍!否則,你這些視頻將會到秦家每個人的手機裡。”

秦信耀看了一眼,瞬間被震住了。

視頻正是之前他去石景公園見虞禾的監控視頻,從他進公園大門,到儲存櫃投放東西,到最後他離開,回到秦家,全程都被找出來了,還放大和圈出了細節。

他驚恐地看著秦北廷,他那天明明已經很謹慎了,怎麼還是被髮現?

秦北廷:“說!”

秦信耀嚥了咽口水,他知道,秦北廷說到做到,這視頻要是到了家主他們那裡,那他在秦家這些年的罪就白受了。

在虞禾想起凶手是誰之前,他還不能暴露。

他隻能如實交代:“我給了她……六叔的卷宗照片。”

聞言,秦北廷臉色冷了幾分,“東西呢?”

秦信耀猶豫了下,最終還是鑽進床底,在床底打開一個小暗格,拿出一部手機,開機。

正是之前給虞禾照片的那部。

秦北廷看著他手機裡的案宗照片,臉色越來越冷,“你讓虞禾陪你繼續查?”

秦信耀察覺他生氣了,他還是跟以前一樣,對虞禾的事有著過分的掌控欲和佔有慾。

“她自己也在查,我隻是把線索共享給她,而且,她當年很有可能是案發現場的目擊者。”秦信耀說道。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