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虞和秦北廷 > 第496章 如意算盤被打碎了

-“他現在沉溺在美色裡,無心管理財團,所以我才讓你去。”秦健說道。

秦信暉想起剛剛從機場回來的路上看到的關於秦北廷和虞禾結婚的新聞,心裡不由對秦北廷與虞禾的感情感到一抹噁心,他們明明從小一起長大,竟然會有這樣的感情,簡直比同性戀還要噁心,但同時心裡還泛起了一抹餘悸。

見他猶豫不決,不說話,還有些畏怯的樣子,秦健繼續說道:“暉少爺,你想想當年他們是怎麼對你的?怎麼對四爺和四夫人的?

“四夫人被亂石砸死,她風光了一世,結果卻被這麼羞辱而死,她能死的瞑目嗎?

“還有四爺和二老夫人,他們一把年紀,本來是可以安享晚年的,現在卻被囚禁在監獄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甘心嗎?”

秦信暉不是不記得這些,而是被深埋在心裡,不敢再去觸碰,因為他真的怕了秦北廷,但現在被一一的提起,心底下那股仇恨感噴湧而出,臉色陰沉,拳頭緊握。

秦健見此,忙向一旁的錢妹使眼色。

錢妹原本一直跟著二老夫人,是二老夫人的忠心仆人,因為二老夫人,她在秦家老宅裡狗仗人勢,風光過很長一段時間。但自從五年前,二老夫人被調查後,她在老宅的地位也跟著一落千丈。

曾經,就連黃氏都要給她三分薄麵,後院裡那幫傭人都紛紛好吃好喝的供著她,巴結她;現在,那些傭人翻臉不認人,甚至就連新來的傭人,都敢倒踩她一腳,把最臟最累的活丟給她做。

這種差彆對待,讓錢妹心裡說冇有落差感是不可能的,尤其她已經習慣了幾十年來仗著二老夫人私下收賄賂的習慣。

她靠著這些外快把兩個兒子送去國外讀書,回來又給他們買房買車,娶妻生子,兩個兒子的家庭都靠她養著,兒媳婦、孫子們都很愛戴她。

但自從二老夫人出事後,她收不到賄賂,資金斷了之後,兩個兒子都怨她,甚至兒媳婦們因為她冇法幫兒子們還賭債,而鬨離婚,孫子也不跟她親。

所以她恨虞禾,因為虞禾,她才淪落到這樣的地步!

“是啊,少爺,二老夫人一生心血都用在了四爺身上,就是為了能讓他當上家主,結果全被七爺和虞禾給毀了!

“你現在是四房唯一的希望,但這些年來,你被七爺折磨成什麼樣子?你真的甘心就這麼任由他們欺壓下去嗎?要是二老夫人冇有被關起來,她肯定會想辦法幫你重新振作起來,替四爺爭奪家主之位的。”

錢妹繼續說道:“而且,集團裡,還有四爺的人,隻要你想,趁著七爺這段時間無心管理財團,你跟他們聯絡上,相信很快能在財團裡重新站穩腳步!”

秦信暉想到自己這五年裡過的半瘋半清醒,要靠精神藥物和精神醫生維持的生活,心裡的那股怨念和憤怒越來越濃。

一怒之下,他點頭答應了,“好!”

秦健和錢妹見他答應了,兩人很欣喜,立馬安排車,送秦信暉去財團。

以他們個人的力量,他們冇法跟秦北廷他們對抗,但他們可以通過支援秦信暉,籠絡秦永豪、黃氏和二老夫人以前的人脈,讓秦信暉在秦家的地位重新振作起來,再去推翻秦北廷。

古代的奪嫡不正就是這樣的嗎?

兩人在心裡把算盤打得劈啪響,以為很快能藉著秦信暉重回當年的輝煌,結果兩人安排送秦信暉去財團的車還冇有開出秦家老宅,就被突然闖進來的一群穿著黑衣製服的保鏢們給攔截下來了。

“你們……”秦健想問你們是誰,膽敢硬闖秦宅,但看著他們臂章上繡的是星闕的應龍紋標誌,到嘴邊的話就變了,“你們是有什麼事嗎?”

“星闕有請。”領頭的保鏢冰冷的吐出四個字,一揮手,後麵的人立馬把兩輛車包圍住了。

秦健聽這四個字,完全不敢反抗,因為有傳聞,冇有邀請函被被星闕請去的人,不配合的都不會有好下場。

他在腦子裡快速地回想一遍,這幾年來,他一直潛在秦家旁氏裡忍辱負重,並未得罪過星闕的人,能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四爺在星闕那邊的人關注到他們的動態了,想要支援他們?

秦信暉一見黑衣保鏢,本能的開始恐懼,渾身發抖,當年把他抓去蹂躪的就是黑衣保鏢,他見不得這樣的人,身邊的保鏢都不讓穿黑衣。

“少爺,彆怕,應該是四爺在星闕那邊認識的長老請我們過去。”錢妹安慰道。

二老夫人說過,秦四爺認識星闕的長老,有交情,一定是那邊的長老要幫助他們!

秦健聽錢妹這麼說,更加肯定了心裡的想法,他也一起安撫秦信暉,“少爺,他們是四爺的人,是來幫我們的,冇事的,一起過去看看。”

說著笑眯眯地帶著秦信暉跟著他們走了。

領頭的保鏢在星闕乾了十幾年,每次出來抓人,嫌犯都是抗拒的,第一次見這麼傻的人,上趕著跟著走的。

三個小時後。

秦健三人看著迎接他們的不是星闕大門,而是一間間小黑屋,纔開始意識到情況不對勁,想反抗,但已經來不及了。

三人分彆被推薦小黑屋裡,小黑屋裡坐著一個帶著牛頭麵具的審判官。

錢妹看著那像來自地府的牛頭馬麵,咽咽口水問道:“什、什麼意思?”

審判官把桌麵上的平板點開,丟在她麵前,“這是你?”

錢妹看了一眼,瞬間嚇出了一身冷汗,後背脊梁骨一陣陣發冷。

隻見視頻裡正是五年前,她提現金去銀行給弟弟存款的監控,萬萬冇想到會被查出來了。

她掐了把大腿,用痛感提醒自己不要慌,然後試探性地問道:“是;是有什麼問題嗎?”

“錢存給誰?用途做什麼?”審判官問道。

錢妹:“給我弟存的,他要在鄉下蓋房子,做姐姐的給資助一些,很正常吧?”

審判官抬手按了下桌麵上的一個按鈕,在他後麵的黑色簾子自動拉開,露出一牆麵的刑具。

“我建議你想了好再回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