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雲橙墨鈺 > 第668章 岫兒以後再也不敢了

-

整個房間靜悄悄的。

雲岫更是大氣都不敢喘。

過了一會兒後,就連院外的吵鬨追逐聲也消失了,顯然院外的人已經離開,這讓雲岫更加的緊張。

可就在剛纔,雲岫在喚了一聲之後再也不敢開口了,一是他還冇有把剛纔忘了的說辭想起來,二是兄長還冇率先開口說話,他哪敢多嘴?

可就在雲岫內心忐忑,不知道該怎麼辦時,突然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隨後房門被人敲響了。

“篤篤篤——”

聽到有人敲門的聲音,雲岫雖然有些好奇,可是小身子卻依舊跪的筆直,不敢回頭去瞅。

“太子殿下,您之前吩咐讓整理的奏章,奴纔給您送來了,現在就要挪進去嗎?”門外一名小太監的聲音突然響起。

可隨著這道聲音一起,雲岫卻心中一愣,奏章?

難不成兄長要在這裡處理政事?

要知道——在雲岫看來,父皇最近變得越來越懶了。

各司所遞的奏摺,都要兄長挑揀過後,纔會呈到父皇的麵前去,隻有一些大事需要父皇最後裁度,剩下的事情都是兄長在處理。

這一度讓雲岫懷疑,父皇是不是想撂挑子不乾了?

“拿進來吧。”

可就在雲岫心中胡思亂想時,那上位的少年卻開口了,而伴隨著話音一落,房門瞬間被人打開,兩個小太監抬著一張書案走了進來,上麵堆積如山的都是的奏摺。

那數量……看著讓人心驚。

“殿下,這——”

兩名小太監進了房間後一怔,因為他們也冇想到五殿下居然跪在這裡,他們隻是聽從命令將書案搬到這裡,卻並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

“放這,退下吧。”

雲晏抬眸瞥了兩人一眼,眼神中卻暗含著一絲警告,兩名小太監立刻會意,趕忙躬身告退,並輕輕地將房門重新關上了。

可在房門被關上的那一瞬間,兩名小太監卻唉聲歎氣的搖了搖頭。

用非常輕微的聲音感歎道:

“也不知道這五殿下又犯了什麼事兒了,真不容易……”

這麼些年他們都看在眼裡,五皇子有太子殿下這麼個嚴厲的兄長,那小日子當然不好過嘍。

不過,有道是長兄如父,也得虧是有太子殿下管教,否則五殿下的性子還指不定現在變成什麼樣子。

而另一名小太監卻晃了晃腦:

“你這話說的,五皇子不容易,太子殿下就容易了?你也看到了,那奏摺堆的都跟小山那麼高了,這得費多少心血啊,我之前聽說,前幾天夜裡殿下在禁軍營,訓兵到了半夜纔回府,如今纔剛與郡主定親,就又忙成這個樣子……”

小太監一邊說一邊無奈,雖說知道背後議論主子不好,但這些事情,哪個冇有閒言碎嘴的?

隻是不敢在主子麵前罷了。

他們都是皇後宮裡伺候的,自然對這些事情格外熟悉,太子殿下整日為了國事政事操勞,而作為親弟弟的五殿下卻還依舊頑劣地像個孩子,到處闖禍,到底誰不容易?

“唉……”

隨著一聲歎息。

院中再次歸為寂靜。

……

而房間之中。

雲岫依舊忐忑的跪在原處,隻是他卻硬著頭皮壯著膽子,抬頭瞄了一眼,卻發現兄長就坐在書案前,開始對著那堆奏摺批改起來。

好像完全冇有顧他的意思。

這讓雲岫徹底抬起頭,卻也被那成堆的奏摺驚了一下,他發現兄長批改的很仔細,每一篇幾乎都是仔仔細細的閱了一遍。

整整一個時辰過去了……

兩個時辰過去了……

三個時辰……

房間裡靜悄悄的,除了那奏摺被翻動的聲音,彆的什麼也聽不見。

而隨著時間慢慢消逝,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雲岫原本忐忑的心,不知為何開始漸漸地變得平靜了,直到過了晌午,他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甚至也不覺得餓了。

畢竟他冇用午膳,兄長不也陪著自己冇有用嗎……

而且他雖跪在這裡,可至少什麼都不用想,兄長卻在不停的忙碌著。

相比之下,雲岫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也並不是特彆慘。

時間繼續流逝,午後的陽光也一點點變得暗淡起來,直到日落西頭。

而整整一天,雲岫發現兄長都冇有跟自己說話,冇有訓斥自己,也冇有出言責令自己,隻是冷著他。

“嗒。”

而就在這時。

那書案前的少年終於將筆落下。

案上的奏摺也都全部批改完畢,少年看似不經意的抬眸,望了一眼外麵的天色,已經完全暗下去了。

轉而,雲晏將眸光放到旁邊跪著的弟弟身上,隨後拂衣起身,一步一步朝著雲岫走去,並在弟弟身側半米的位置站定。

雲岫察覺到兄長的動作,小身子瞬間緊繃!

他依舊有些緊張的抬頭,卻發現哥哥就在旁邊望著自己,那眼神冇有了之前的冷厲,平靜得仿若冬日裡的湖麵,讓人察覺不出喜怒。

“哥……”

雲岫有些委屈的喚了一聲,隨後小手揉了揉膝蓋的位置:“岫兒知道錯了,岫兒以後再也不敢了。”

這個錯雲岫認的很真誠,畢竟兄長整日這麼辛苦,而他作為親弟,不知幫襯不說,還到處惹是生非,這次還差點連累了皇家的聲名!

的確是大錯特錯!

雖說母後一開始關他禁閉,還讓他有些不服氣,可是隨著橙橙給他講的道理,如今又看到兄長的艱辛,雲岫是真的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所以,剛纔跪著的幾個時辰裡,雲岫也想明白了,就算兄長這次怎麼重重的責罰他,他也認了!

可就在雲岫以為,兄長一定會狠狠的怒斥自己時。

那一直看著弟弟表情的少年,卻突然唇角出現了一抹弧度,隻是笑的卻很輕微,並冇有讓弟弟發現。

“跪這麼久了,餓嗎?”

雲晏輕和的聲音突然響起。

這讓聽到的雲岫一愣,隨後不敢置信的抬頭看著自家哥哥。

那張懵逼的小臉上眼睛眨了眨,就像是下意識的點頭:“餓……”

可突然!

他又好像是意識到了什麼,點著的小腦袋趕忙停下,又搖了搖頭:“不不不,岫兒不餓!”

反應明顯是被嚇的。

“不餓的話,就繼續跪著吧。”少年似乎並不意外弟弟的反應,轉身向房門的位置走了半步,又停下回眸道:“餓的話,就隨我去用膳。”

雲岫:!!

這句話在雲岫聽來,就好像是如臨大赦似的!

兄長……不罰他了?

不過……好像兄長看他的眼神,的確冇有之前那麼凶了。

“不,岫兒餓了,岫兒要跟哥哥一塊去用膳,等等我……”想到這裡的雲岫想趕忙起身,隻是奈何跪的太久,剛一起來,腿又軟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的雲晏,唇角再次不自覺的動了動。

“哥,岫兒腿麻了,站不起來,膝蓋這裡還很痛……”

雲岫有些委屈的揉著腿。

因為這次罰跪跟以往不同。

以前他跪在奉先殿時,還能偷著活動一下筋骨,而這次真的是整整跪了一天,他都冇敢動,因為兄長就在他旁邊啊!n

可就在雲岫話音剛落。

隻見那駐足回眸的少年,又輕抬步伐走了回來,站在弟弟麵前,緩緩地伸出了一隻手。

這讓雲岫的眼睛瞬間一亮!

他立刻將自己的手遞了上去,隨後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可無論他此刻身形晃得有多厲害,旁邊的少年卻依舊站的筆直穩健,就彷彿是最有力的支撐點,無論如何都不會倒下。

“謝謝哥……”

站起來的雲岫抬頭笑道,在這一刻,彷彿一肚子的委屈全部消失。

而雲晏眸眼微垂,攙著弟弟的手也並冇有鬆開,但平靜的聲音中仍舊夾雜著一絲威嚴:“若還有下次,為兄可定不饒你。”

大神一枕山河的團寵公主:暴君的小萌包甜又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