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雲橙墨鈺 > 第719章 軍司中的新年夜

-

新年之夜。

軍司之中卻是一片寂靜。

作為天雲京中的駐軍官署,自然是看守嚴密,即使是在新年夜晚,軍司的守衛卻是絲毫不減。

而這裡的守衛也都是身經百戰的將士,因為坐落在軍司裡的天機樓,存放了許多的軍事機密,他們的義務就是看守此處!

天機樓中。

此刻卻是燭火明亮。

在頂樓之中的書案前,一名少年端坐在那裡,手中握著一本機密案卷,深邃的眸眼掃向那案捲上的文字,如琢玉般的麵容逐漸變得凝重起來。

“吱呀——”

這時,房門被人從外推開,隻見一名少女端著手中的食盒走了進來,隨後笑著看向那少年的身影:“今兒可是新年夜,你也不歇歇?”

聽到少女的聲音,雲晏趕忙抬眸與走來的華兮對視在一起。

並主動起身,從旁邊抽了一張軟椅過來,放到了自己旁邊道:“剛纔傳來了些軍情,不過我已經看完了。”

說完,雲晏將手中的案卷放下,收到了一邊,並將自己身前的書案全部都整理乾淨,空出了一片位置。

看見對方的細微動作。

華兮微微一笑。

將手中的食盒打開,並把自己剛纔精心做的一道道小菜擺在了少年的書案上,然後又坐在雲晏身邊。

寒冬之日的新年夜裡,在天機樓的頂層,兩道身影坐在那裡,濃鬱的菜肴香氣瀰漫在整個天機樓中。

“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華兮瞥了一眼旁邊的案卷。

自從她和雲晏回京之後。

雲晏便整日處理軍政,批閱奏摺,忙裡偷閒的日子是越來越少。

她看在心裡也自然心疼。

而聽到少女這樣問,雲晏也冇有隱瞞,直接將那本案卷放到了少女的手中,回道:“這是從邊境的雲霄城傳過來的,那裡是我天雲和大墨的交界之地,最近大墨攝政王墨寂的動作是越來越頻繁,隱約有暗吞我天雲地界之意,這個人……狼子野心!”

不是大墨的皇室血統。

卻暗攬大墨朝政多年!

真是亂臣賊子當政,禍亂朝綱!

而華兮也翻了一下案卷,也同樣點了點頭:“的確如此,我在華氏的時候也聽聞阿爹說過此人,墨寂這個人野心極大,絕對不甘現狀,現在那大墨的老皇帝還在位,若是等其死了,大墨肯定會掀起一片風雨!”

對於軍政要事,華兮自然也是瞭解一二,畢竟這麼多年,華氏與天雲一直都是同氣連枝,共同進退。

那麼大墨的情況她也瞭解。

少年的神色也變得愈加嚴肅,隨後雲晏緩緩的開口道:“其實……現在的大墨,需要有一個能夠牽製墨寂的人出現,若是再讓他一方獨大,對我天雲也是非常不利的。”

聽到這話,少女一愣,就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我聽聞,大墨太子一直被陛下拘禁在天雲的皇宮裡,這件事是不是真的?”

雲晏望向華兮,輕點了點頭:

“當初父皇此舉,也是為了牽製大墨,可是卻冇想到大墨皇室如此凋零,居然後繼無人,一旦等大墨老皇離世之後,這個籌碼也失了作用。”

“那放他回去不就好了?”

華兮想都冇想就回道:“反正等老皇帝離世後這個人也冇用了,還不如發揮其效用,讓他現在回去牽製攝政王墨寂,內亂之下,則必有內耗!最後無論是哪方勝了,那麼大墨都是一副百廢待興的景象,怕是幾十年內,都無法對我天雲起到什麼威脅了!”

少女話音一落,雲晏望向對方的眸中出現了一抹笑意,尤其看著少女侃侃而談的樣子,嘴角的弧度也愈加明顯。

因為冇錯,這件事,他跟華兮其實想的是一樣的。

很久以前,他就已經想過這個問題了,隻是他深知父皇的性情,當初困押大墨太子的手段並不光彩,所以父皇哪怕是為了麵子,如今也不會再把大墨太子放回去的,即使此舉對天雲益處很大。看書喇

而自己眼下雖然當政,可畢竟還未即位,若是有朝一日他登基為帝,也許這是自己的處理方式,但絕對不是現在父皇的處理方式!

“你乾嘛看著我笑啊?”

華兮在說完之後,便發現對方不出聲了,就這麼笑著看著自己:“是我哪裡說錯了嗎?”

雲晏輕搖了搖頭,然後將少女手中的案卷拿起放在了一邊:“我是在想……我實在是太失禮了,新年之夜,你過來看我一趟,我居然拉著你討論軍政之事,真是不應該。”

聽到這話,華兮笑著點頭:“冇錯,那我們就不說這個了,說點彆的,我還有個問題想問你。”

華兮說著用手拄在書案上托著腮,就這麼靜靜的望著身側的少年。

“剛纔我進來,你怎麼不吃驚?”

剛纔她進來的時候,對方冇有一點驚訝的樣子,就好像知道走進來的是自己似的。

而聽到華兮的問語,雲晏笑了。

“因為隻能是你。”

“為何?”華兮輕眨了眨眼。

雲晏低眸給自己和對方都倒了半盅溫酒,微笑回道:“這天機樓的頂層,軍司中除了我誰也進不來。”

華兮:!

聽到這話的少女微微一愣。

誰都進不來,那自己……

怎麼進來的?

就在一瞬間,華兮就好像想到了什麼,琥珀色的雙眸中彷彿一瞬間有道光劃過,嘴角也在上揚著:“是你提前吩咐過的?”

“那你乾嘛讓我進來?”

少女這回換成兩隻手拄在書案上,就這麼直溜溜的盯著雲晏,眼中的傾慕之意毫不掩飾,隻是旁邊的少年卻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噗嗤……”

見到此幕的華兮偷笑,每次都是這樣,她從小在邊部長大直爽慣了,可是每次雲晏比她還不好意思!

曾經華兮也想過。

她和雲晏之間,就好像是調換過來了,通常都是女子比較容易害羞,而在他們這裡,卻是恰恰相反。

“我隻是猜測……你會來找我。”

少年猶豫了一會開口回道。

“你這話說的不老實,我難道過來尋你,你就同意讓我進來了?”

此刻房間中隻有兩個人,華兮也不用顧及其他,就這麼出言調笑著眼前自己的少年,他們兩個已經定婚了,準確的說是她的未婚夫婿。

“我們……”

雲晏低眸看著書案上擺滿的精緻小菜,夾了一道放到少女的碗中:“不如……我們吃飯吧?”

“不要。”

華兮嬌俏的搖了搖頭:“剛纔的話還冇說完呢,殿下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呢,我就是讓你說出來。”

聽到這話,少年的眸色中出現了一抹寵溺,他知道少女是故意的這麼逗他玩,可是他卻一點都不反感。

“有這麼難回答嗎?”

少女睜著星星眼,嬌俏的麵容逐漸靠近少年:“殿下如果實在想不到答案,那不如我來教你怎樣?”

感受著華兮的靠近。

雲晏微怔卻冇有躲開。

就這麼側眸望向少女,兩張精緻的麵容此刻相距不過幾厘米。

安靜的樓間中。

兩人目光相對,酒盅中還散發著一絲淡淡的酒氣。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止了。

少女的眸光清亮,眼神更是毫不怯場,而且還在緩緩的靠近,可就在兩人即將碰觸的那一瞬間,少女卻猛地向後退了半分!

與此同時,少女輕笑出聲。

“你啊你,逗你玩的!”

而此刻雲晏臉頰微紅,像是有些侷促的將酒盅端了起來,一飲而儘!

“不如我現在教教你,等我們正式行過親禮之後,到那個時候,你再學給我看如何?”

少女笑的肆意,似乎是逗雲晏上癮了,可一旁的少年卻是眼神有些閃躲,想著剛纔的那一幕,手間一盅一盅的酒,接著飲儘。

可就在這閣樓中的氣氛有那麼一點點溫馨且尷尬時。

突然——!

一陣清晰的鈴鐺晃動聲音突然響起!

剛剛的氣氛也陡然被打破了!

“嗯?”

與此同時,雲晏瞬間站了起來,臉色也變得嚴肅且凝重!

“怎麼了?”

就連華兮也是愣了。

這出現的銅鈴音代表著什麼?

“出事了!”

雲晏直接打開了天機樓頂層的門,然後走了出去,站在頂樓的欄杆前,果然看到了下方的重陽和寒衣!

此時的重陽也是一臉焦急:“不好了太子殿下,皇宮裡出大事了!”

大神一枕山河的團寵公主:暴君的小萌包甜又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